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安雪棠墨雲景
安雪棠墨雲景 連載中

安雪棠墨雲景

來源:外網 作者:全能醫妃俏王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全能醫妃俏王爺 都市言情

21世紀的暗夜組織有個全能型殺手叫安雪棠,但她穿越了。 穿越第一天就被賣給了一個殘障人士當妻子,傳聞那人不僅雙腿殘疾還兇殘暴戾。 可作為聲控顏控的安雪棠一進門就被那人的聲音和俊美的容貌蠱惑住了。 雙腿殘疾?沒事,我能治。 中毒活不過半年?沒事,我能解。 需要養個小包子?沒事,我養的起。 想要當攝政王?沒事,我助你一臂之力。 想要生個小包子?呃…那…那也不是不行。展開

《安雪棠墨雲景》章節試讀:

此時的安雪棠既震驚又莫名有些感動,沒想到她那個便宜老公人還挺好的嘛,居然還想到要放了她。

『偷聽』着墨雲景和雲六的對話,安雪棠也總算明白了為何雲六非要給一個活不久的人找妻子,原來只是單純的想買個肚子來生娃罷了。

不過她也能理解雲六,雖然這樣想對原主…哦也就是現在的她不公平,但云六到底是為了自家的主子好。

安雪棠猶豫了片刻,隨即下定決心似的點頭。

先不說她捨不得看那麼俊俏的郎君就這樣離世,就光靠這便宜老公對她散發的那一點善意也值得她治一治。

安雪棠現在最好奇的就是她那『異能』,她在心裏默念了一句不想聽了,隨即神奇的事情又出現了。

她還真的就聽不見兩人的討論。

安雪棠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這樣一來她也不用擔心會吵到自己。

飯菜盛出來後,安雪棠就去叫兩人。

兩人見她一進門就停止了話題,緊接着兩人眸光閃過驚喜,因為他們都聞到了濃郁的香味。

「飯菜好了,吃飯嗎?」

雲六看向墨雲景,墨雲景點了點頭,雲六立馬把輪椅推過來,墨雲景雙手撐着坐了上去。

安雪棠率先出去,將飯菜擺在院里的木桌上。

雲六看着聞着香味,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吃食咽口水,他已經好久好久沒聞到這麼香的食物了,也不知道吃起來口感如何。

墨雲景還算淡定,表情如舊,只是他微微滑動的喉結還是暴露了。

安雪棠正在盛飯所以不知道兩人的狀態,這會兒見兩人不動,她看過來,「怎麼了?」

墨雲景淡定開口,「吃吧。」

安雪棠將筷子遞給兩人,她還沒反應過來,兩人嘴裏已經塞滿了。

「……」就三人吃飯,有必要搶食么?

安雪棠有心讓兩人慢點吃,可是見盛着雞肉的盤子快要見底,她顧不上矜持,趕緊夾了兩筷子放進自己碗里。

雲六吃的雙眸發亮,「好吃,真好吃,嫂子你做的飯真好吃。」

他這一聲嫂子第一次叫的那麼自然且心甘情願。

墨雲景嘴角微勾,雖然沒說話,但他的表情無一不在說著,的確很好吃。

他優雅的端起碗喝雞湯,略燙的雞湯入嘴鮮美而不油膩,不得不承認,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吃過的最美味飯食。

飯後,墨雲景簡單洗漱後就被雲六送回了房間。

之後,雲六主動來幫安雪棠洗碗。

洗好後,安雪棠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她心裏嘆了口氣,開口道,「雲六,你想說什麼便說什麼。」

雲六臉色一紅,隨即快速道,「嫂子,今天是你和大哥的洞房花燭夜,你…你要好好伺候大哥。」

說著,雲六就轉身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安雪棠:「……」

這小破孩,還不忘了讓她給那便宜老公留種的事呢。

安雪棠頭痛的揉了揉額頭,隨即洗漱後走回房間。

此時太陽已落山,房裡有點暗,但墨雲景還在看着他的書。

安雪棠替他點上油燈,但油燈的光還是很微弱,於是她道,「你這樣看書對眼睛不好,晚上最好歇歇。」

墨雲景漆黑的深邃瞳眸微微眯起,幽幽將書收了起來。

安雪棠站在原地猶豫片刻,她最終還是爬上了床。

房間里只有這一張木床,總不能讓她睡地上吧?

墨雲景眸色漸深。

安雪棠上床後,實在是感到尷尬,想了想她還是開了口,「那個……我白天睡多了,要不我給你按摩按摩雙腿?」

「左右都是廢了,沒必要浪費這力氣。」

聽他這自暴自棄的話語,安雪棠心中不是滋味,她突然伸出手,也不管他樂不樂意,反正就捏了上去。

她也不是單純的給他按摩,最主要還是想看看他這雙腿到底怎麼回事,還有沒有救。

「你這腿傷很久了?」,安雪棠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說著話,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不想讓他看出來她是在給他看腿。

「三月有餘。」

「哦。」,安雪棠越摸眸色越冷,他這腿是硬生生被打斷筋了啊,當時一定疼壞了吧。

不過也不是不能治,但得開刀,然而眼下她並沒有這個條件。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姓名。」

說著安雪棠抬眸看他,卻冷不防撞進他幽深的眼眸里,嚇得她心一顫。

他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

不過下一秒他又低下頭,溫潤如玉的嗓音道,「雲景。」

「挺好聽的名字,我以後就叫你啊景好了。」

墨雲景沒再說話,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安雪棠給他捏了會兒腿後就抓過他的手,「我也給你捏捏手臂好了,反正都順便。」

她需要確定他中毒的程度,所以只能借口按摩,然後給他把脈。

探了脈,安雪棠蹙眉。

好烈的毒性,給他下毒的人心腸得有多歹毒,竟要這麼折磨他?

不過他的命還是挺硬的,都這樣了還沒掛。

墨雲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手放的位置,不過也沒出聲拆穿她。

弄清楚他中毒的程度後,安雪棠鬆了手,故作輕鬆的開口,「對了,你還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吧?我叫安雪棠,乳名糖糖,你要不以後叫我糖糖?」

「好。」

安雪棠盯着他這張臉,漬漬兩聲,心裏暗想真是可惜了啊,長的那麼帥,卻要受那麼多折磨。

「怎麼?」

「沒事沒事。」,安雪棠趕緊擺擺手,「啊景,我們睡吧。」

「嗯。」

安雪棠心裏裝着事,她沒有看到墨雲景那幽深的眸子,只是去吹了油燈,在黑夜中脫了外衣,躺回床上。

黑暗中,她眼睛雖閉上卻一點困意也沒有,只是在心裏盤算着要怎麼給便宜老公解毒。

他體內有兩種烈性毒,其中一種在他體內至少得有十個年頭,最新那種毒是三個月前下的。

三個月前中了劇毒,雙腿被生生打斷,到底是什麼樣的仇人才這樣對付他,他又是什麼人?

安雪棠自認醫術還可以,但要她解這兩種毒,至少也得花三個月的時間。

他的腿需要做手術,她還得想辦法打造手術所需要的器械。

她對這個年代了解的還不夠深,現代的那些藥材藥草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他體內的毒她還真不敢保證自己能解。

《安雪棠墨雲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