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曹公能聽我心聲
曹公能聽我心聲 連載中

曹公能聽我心聲

來源:google 作者:宋雲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宋雲逸 曹清河

宋雲逸穿越回到三國,本想好好當個鹹魚,奈何自己的心聲居然能被曹公聽到!【也不知道這人腦子怎麼想的,居然想要納鄒夫人為姬妾,連個已婚婦女都不放過】【結果氣得張綉直接反水,害死了曹昂和典韋!】【還得趕緊帶清河私奔才是正經的】曹公聽後大怒:是那個混賬!居然敢罵我!展開

《曹公能聽我心聲》章節試讀:

許昌城內,丞相府。
一眾謀臣聚集在大廳內吵的不可開交,看着下方爭吵不休的眾人,曹操也有些頭大。
當年十八鎮諸侯討董卓時,他對劉關張三兄弟是非常欣賞的,特別是當華雄在城外連斬三員大將叫囂時,關羽那句「斬一區區華雄,何須借酒」,那份自信和洒脫,每每想起,曹操都倍覺心神激蕩。
所以,當得知劉備走投無路時,曹操第一個念頭就是示好,儘管他並不認為這樣的人會甘心待在他的麾下,但還是希望能夠跟這兄弟三人結交一番。
不過宋雲逸那小子心裏叨咕的話讓他很是在意,這才回到許昌後立刻召集了眾人商討劉備的去留問題。
曹操沒有想到的是,關於劉備的去留問題,帳下的人分成了兩派,竟有誰也不能說服誰的架勢。
「劉備素有仁義之名,此番戰敗前來投靠主公,主公不幫也就罷了,怎麼可以傷他性命,若是這樣,豈非殺一人而寒天下人之心?」
聽着荀攸這番慷慨激昂的說辭,曹操扶着額頭,這正是他為難的地方,自從頒佈求賢令以來,雖然也有一些人前來效力,不過大部分士族和寒門目前都在選擇觀望。
倘若依照郭嘉的說法,殺了劉備,讓天下讀書人怎麼看他?
【劉備以仁義之名立身,殺是肯定不行的。】
【殺一人而失天下不可取。】
【但是用他來做公關,俘獲天下人的心還是可以的。】
公關?
曹操猛地一抬頭,雖然不明白公關是什麼意思,不過意思他是理解的。
劉備殺不得。
不僅不能殺,而且要給予極高的禮遇。至於以後劉備是否成為心腹大患,這不是現在考慮的事情。
或者說,目前許昌的情況,尚未有這樣的條件讓他考慮這些事情。
最重要的是,天下士族的人心向背。
想明白這裡,曹操頗有深意地朝一直躲在人堆里閉着眼睛假寐的宋雲逸看了一眼,這小子有此等不凡的見地,卻一直裝死充楞。
着實可惡!
罷了,以後有的是辦法讓他慢慢露出本性。
想到這裡,曹操站起身止住眾人的爭吵,沉聲說道:「劉備雖有梟雄之志,卻無梟雄之實,仁義之名給他帶來名望,也會束縛其身。當初陶謙將徐州託付給他,看重的是他的仁義之名,如今他被呂布奪走徐州,也是被仁義之名所累。」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猶如醍醐灌頂,就連一直假寐的宋雲逸也不禁睜開眼睛,有些詫異地看着曹操。
【尼瑪,這是曹老闆說出來的話?】
宋雲逸的記憶中,歷史上無論是曹操還是袁紹,哪怕是做人沒啥下限的袁術,對於劉備都很頭疼,都不知道該怎麼對待他。
劉備這種人,除非是有秦皇宋祖那樣的地位,也不在意身後名,對於後世史官怎麼寫自己也不在意。否則對這種人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殺他,成全了他的仁義之名,還要被天下人罵。
不殺他,天天得提防着他。
但是,曹操剛剛的話切中了要害,也就是這種人最大的軟肋,甚至是切中了後來整個蜀漢集團的軟肋。
成也大義,敗也大義。
劉備這種人在亂世三國的崛起屬於是偶然事件,只有在這樣特定的環境下,才能成就了他的崛起。換到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劉備即便能有成就,也很有限。
所以,商討劉備的去留問題,根本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
沒想到曹操竟然能有如此高明的政治目光,宋雲逸幾乎有些懷疑,不僅是演義在編排曹老闆,有沒有可能連陳壽都在刻意的抹黑他。
要知道,曹老闆真正的終極形態進化是在官渡之後,滅掉了袁紹,整個人無論是氣質和見識都有了質的飛躍。
現在的曹操能夠說出這番猶如站在上帝視角的言論,宋雲逸心中的驚駭程度,不亞於自己剛剛重生時帶來的震撼。
曹操始終沒有在腦海中聽到宋雲逸的回應,以為自己是不是理解錯了,不禁有些發怵。
剛要想着是不是要把先前的那番話收回來時,腦海里傳來了來自靈魂深處的吶喊。
【曹老闆牛逼!】
我去!合著你剛剛是愣住了?
曹操暗暗罵了一聲,這些天里老是聽着宋雲逸冒出來的新鮮詞彙,他也快被帶跑偏了。
聽到來自宋雲逸心底的肯定,曹操臉上露出無比自信的神情,侃侃說道:「既然劉備如今前來投靠,便該以禮待之。」
【以禮待之是不夠的。】
【要做的讓人挑不出刺來。等到以後他要在扯着除賊扶漢的大旗時,別人也會說,曹老闆哪怕負天下人,至少沒負你劉備。這叫私德有虧,以仁義立身者,必被仁義所累。】
【這才叫公關處理。】
妙啊!曹操心中大喜,原來對付這種人,還可以這樣做。當下,曹操心中便有了決定,就用這樣的方法。
郭嘉見劉備的去留問題已經有了定論,雖然不認同,卻也沒有繼續反對,問道:「既然如此,主公不如上表天子,封劉備做豫州牧。」
郭嘉的建議得到眾人的肯定,豫州牧這種空銜給劉備,不僅沒有什麼損失,反而可以讓劉備掣肘一些地方士族。
曹操也贊同地點了點頭,說道:「奉孝此計甚妙。」
【妙你奶奶個腿兒!】
【你丫知道劉備後期咋起來的嗎,就是因為你們總是給這些看起來沒啥損失的空銜。】
又錯了?
曹操愣住了,本來是覺得郭嘉的建議既沒有給劉備一兵一卒,又能讓他進入風口浪尖,怎麼看也是百利無一害的。
難道這些空銜,還能有別的用處?
不過身為歷史當局者,沒有後世上帝視角,曹操怎麼也無法理解這些空銜到底會給劉備帶來什麼。
猶豫不定時,曹操只好硬着頭皮,問道:「中郎將對此有什麼高見?」
正在假寐的宋雲逸連忙睜開眼睛,有些驚詫地看着眾人投來的目光。
【你們聊你們的,cue我幹嘛?】
【能不能讓我好好當個鹹魚?】
讓你裝死!
看到宋雲逸一臉慌張的樣子,曹操有種奸計得逞的快感。
看到郭嘉一臉欣然中帶着好奇的樣子,宋雲逸有些無奈,你丫能不能有點脾氣?曹老闆這明顯給咱兩上眼藥,你還一臉求知若渴的樣子?
宋雲逸也理解不了這些東漢末年的名士風流,明明人家眼藥都懟臉上了,他倒好,一點脾氣沒有。
「在下才疏學淺,東聽東有理,西聽西有理,覺得都很有道理,也沒有什麼高見。」
要是放到平時,光是看着這副虔誠的樣子,曹操都真的會相信這是個才學平庸的人。可是,當聽到他的心聲後,曹操此刻當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他。
「沒事,高見沒有,低見也行。」
眾人:???
宋雲逸一臉的黑線,曹老闆這是從哪學來的俏皮話?
看到曹操一臉自若的樣子,顯然他要是不說點啥,是決計不會放過他的。
【當個鹹魚就這麼難么?】
宋雲逸無奈的走上前,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隨便糊弄兩句。「在下以為,劉備此人素有大志,絕非甘於人下之輩,奉孝此計若用在其他人身上,恐怕難以成立,若是用在劉備身上,劉備既以仁義立命,便是知道這是陽謀,也會依計行事……」
洋洋洒洒一番廢話後,眾人聽得眼皮都快打架了。
漸漸的,就連郭嘉臉上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本以為主公此時推他出來,此人必有高論。沒想到儘是些不着邊際的話。
庸才!
郭嘉和在場眾人一樣,在心裏對宋雲逸已經貼上了不堪大用的標籤。
唯獨有一人,聽着他這番廢話中的廢話時,露出滿臉的興奮,那就是典韋。看到典韋投來鼓勵的目光,宋雲逸尷尬的能用腳指頭在地上摳出個丞相府來。
典大哥,你該不會是真傻吧?

《曹公能聽我心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