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程天源
程天源 連載中

程天源

來源:外網 作者:薛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薛凌 都市言情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凄涼悲劇下場。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自那以後,薛凌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展開

《程天源》章節試讀:

程家只有兩間土胚房,外頭是一個大院子,圍着整齊的竹籬笆。廚房和廁所都在院子里,一左一右。

考慮到新媳婦是城裡來的,住不慣村裡的破舊環境,前幾天程家特意將土胚房修整乾淨,在後面加多一個大廁所給小兩口單獨使用。

程天源的父親叫程木海,母親叫劉英,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村人。

程木海為人憨厚,小時候讀過幾年書,所以比較有見識。

年輕時在縣城一家化肥廠當工人,縣城裡的環境好,機會也多,不久後他就將妻兒一道接過去。

薛父是化肥廠的技術人員,從帝都大城市過來,因廠里宿舍太小,便帶着妻女出來租房。

湊巧的是,兩家人就住在同一個大衚衕口。

街坊鄰居,又都是化肥廠的員工,兩家人走得很近,孩子們也常常在一塊玩耍。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一天化肥廠進料的時候發生坍塌事故,程父不顧危險救出薛父,自己卻廢了一條胳膊。

勞動工人沒了一條胳膊,也喪失了勞動力。

薛父很感動,把五歲的獨生女薛凌許配給程家做兒媳婦,並承諾會一直照料程家。

不料噩耗接踵而來,化肥廠竟倒閉了。

薛父是帝都人士,只能帶着妻女回老家。

程父是農村人,拖家帶口回到鄉下後,因為廢了一條胳膊,日子一直過得緊巴巴的。

長年累月的辛苦勞作,讓程木海和劉英看起來都蒼老得很。

程木海半躺在床上,臉色很差,跟妻子低低商量着。

「結婚是大事,昨天咱沒錢請鄉里鄉親吃個宴席,今兒怎麼能連喜糖都沒有……」

劉英眼裡泛着淚,解釋:「前陣子咱借了不少錢給你看病,辦喜事還是湊出來的。喜糖我去訂了,人家不肯送來……怕咱們賒賬還不起。」

程木海長長嘆氣,問:「阿源從供銷社回來時,不是還有三四百塊嗎?」

劉英擦着淚水答:「那是他存了大半年的工資,一毛都捨不得花。還了診所的看病錢和借款後,就剩下十幾塊,都買了磚塊建廁所了。」

程木海悶聲:「嫁過來只有一竄鞭炮,連個喜糖都沒有,難怪新媳婦鬧脾氣……」

老夫老妻正躲在房裡唉聲嘆氣,聽到外頭一道玲瓏嗓音喊:「爸!媽!」

老兩口頓時愣住了!

只見薛凌走進來,笑盈盈道:「媽,廚房的熱水開了。」

劉英「哦哦」點頭,轉而呵呵笑了。

「原來是凌凌……昨晚睡得好不?怎麼這麼早起?還是去睡多一會兒吧。」

薛凌搖頭笑答:「不困了。」

兩位老人見她進來,一時都拘謹得很。

這婚事雖說訂下很多年,可路途遙遠,兩家人近些年都沒怎麼聯繫。

突然去提親,除了一點兒禮金,什麼都沒有,還讓她那麼匆忙就過門,實在委屈了她。

昨天她大吵大鬧,老兩口噤聲不敢開口,心裏都覺得對不起她。

薛凌看出來了,風風火火走了上前,給他們兩人鞠了一躬。

「爸,媽,我要為昨天的事跟你們道歉。我有些暈車,坐了好幾天的車,又困又難受,所以昨天一進門就大發牢騷。我很後悔,真不該亂髮脾氣。對不起!請你們原諒!」

薛凌自小就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丫頭,性子潑辣又耿直,對的就堅持,錯的就改正。

衚衕口的孩子敢欺負她,她就拼了勁兒欺負回去,脾氣火爆,被街坊鄰居取了一個綽號叫「虎妞」。

程父和程母都懵了!

好半晌後,程父回過神來,慈愛微笑道:「不礙事……沒關係的。」

劉英也反應過來,連忙道:「自家人!都是自家人了!沒什麼原不原諒……沒事的!」

薛凌笑了,露出兩個可愛的小虎牙。

「謝謝爸!謝謝媽!你們小時候疼我,我都記得。你們放心,我以後會和天源哥好好孝敬你們二老的!」

簡簡單單兩句話,把程父和程母哄得開懷大笑,一個勁兒贊她乖巧。

薛凌踏步上前,主動抱住程母的胳膊。

「媽,咱們提水煮飯去。一會兒聽說還得分喜糖和敬茶,咱們不能太遲了。」

程母一聽,為難眨巴眼睛,扯開笑容按了按她的手。

「是……我們先去廚房做飯吃。」

到了廚房後,程母下鍋洗米,薛凌則負責燒火。

她聞着淡淡的米香味兒,本想要程母聊聊話,卻發現她不在。

這時,院子里傳來程天源壓低的嗓音:「賒不了也沒辦法,家裡還有一些老茶,泡了敬老人就得了。」

程母為難皺眉:「可是……誰家娶個媳婦連點兒喜糖都沒有……太不喜慶了,不像話。」

程天源剛要開口,卻見薛凌快步走過來,便轉開話題。

「媽,你去幫爸敷胳膊,我去找堂叔。」

程母知道他是要去借錢,不敢當著薛凌的面講,趕緊悄悄點頭。

「去吧,快去快回。」

程天源扔下斧頭,拍掉身上的灰塵,轉身往大門走去。

「等等!」薛凌喊住他,快步追了過去:「源哥哥,你幫我一下忙!」

程天源臉色不怎麼好,沉聲:「我沒空!」

他終於娶媳婦了,爸媽歡騰高興了好些天,可惜這媳婦卻只想着要離婚。

人遲早會走掉,家裡唯一剩下的錢都打水漂,眼下還得再去借錢。

薛凌的手往屋裡指去,揚聲喊:「你幫我把最大的那個行李箱拿下來,裡頭有兩大袋喜糖!是我爸給咱們賀喜用的!」

程天源的腳步頓住了。

半個小時後,陸陸續續有鄉親上門道賀討喜糖吃。

薛凌大大方方喊人,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嬸」,不停掏喜糖送人。

村裡人多數沒出過遠門,頭一回吃到大城市來的喜糖,一個勁兒歡呼好吃。

程父和程母大大有面子,歡喜得笑不攏嘴,也暗自捏了一把汗。

幸好凌凌賢惠懂事,將親家送的糖果都分了出來,解了燃眉之急。這麼兩大袋糖果,肯定不便宜!

孩子們爭相奔走,笑嘻嘻過來討喜糖吃。

老人們吃着糖,連竄順溜說著吉祥話。

「頭一回吃到!又香又甜!沾你們城裡小媳婦的光啊!」

「那是那是!這附近好幾個村,就只有咱們天源娶了城裡人的閨女!」

「哪裡!不是普通城裡,還是大都市呢!最大的帝都,有名着呢!」

「天源家有福了!咱天源太招人羨慕啊!」

……

程天源不善交際,緊繃著臉拘謹站在角落裡,看着遊刃有餘招呼好幾十個鄉親的薛凌,心裏微微有些欽佩。
,content_num

《程天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