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洛綻跟在少女身後,純黑和服上用深褐色勾勒着朵朵盛開的彼岸花,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衣衫下擺,棉白短襪包裹纖纖玉足,洛綻這才發現,原來她的左腿也是木質機關做的。

少女絲毫不在意裸露在外的齒輪關節,女孩子天生愛美的本性彷彿在她身上蕩然無存,與其說她是個人,是條生命,倒不如說更接近某種冰冷的造物。

那具衣褥下緊貼包覆的美好身體,又剩下多少是血肉之軀呢?

洛綻不想去探究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他的注意力停留在少女背後造型誇張的長刀上。

細長的刀身通體質感猶如白玉,在霓虹燈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像是件完美的藝術品。

刀的樣式形似中州古代的斬馬刀,那是勢大力沉的戰場武器,在衝殺軍陣時,一刀就能砍翻飛揚的戰馬。

不過比起斬馬刀,這柄刀明顯太過纖細,洛綻熱衷於冷兵器,對和式刀劍同樣略有研究,按照和島的說法,貌似叫做,野太刀?

搞不懂和島人怎麼想的,刀越長,對於發力點的要求就越高,使用者很難進行有效的揮砍,如果不是天生神力,實戰中作用可能還不如一把小匕首。

再加上瘦弱的刀身,洛綻已經能想像到激烈碰撞中長刀折斷毀壞的畫面了。

然而,這種常識放到超凡世界顯然是不成立的。

眾所周知,遊戲動漫里越帥的武器往往越牛逼。

反之,武器越怪,死得越快。

洛綻就覺得這刀挺符合他的審美。

歌舞伎町的妖魔鬼怪們全部站立道路兩側,像是犯了錯準備接受班主任批評的小學生。

二人走過,他們立馬畢恭畢敬地鞠躬行禮。

不愧是躬匠精神,連妖魔也不例外,斯國一。

洛綻側頭看向殘垣斷壁,只有近距離觀察,你才能深刻體會到剛才那肉眼無法捕捉的極限一刀是如何驚艷。

牆體的斷口平滑如熱刀切割黃油。

想要辦到這種程度,少女的臂力少說在百噸以上,出刀速度輕易突破音障,一瞬間爆發的威力摧枯拉朽,足可斷金裂石。

反觀少女輕鬆寫意,明顯餘力未盡。

「你家主人是誰?」洛綻朝前方問道。

女孩步伐停頓了一下,沒有回答。

「你叫什麼名字?」

「你是人是鬼?」

「你男的女的?」

洛綻一連拋出幾個問題,少女都沒作答,只是腳步莫名更快了。

洛綻撓撓頭追了上去。

這場面像極了半夜獨自回家的女孩在路上遇到變態跟蹤狂,拼了命加快腳步想要逃跑。

洛綻正是那個窮追不捨的變態!

不對啊?不是你讓我跟你走的嗎?

少女突然站定,洛綻一個沒留神差點撞上去,一股木槿花混合梅竹的清冽香味撲面而來。

洛綻的鼻尖蹭到女孩白皙的脖頸。

冰涼溫潤的觸感讓他意識到,眼前的人兒絕不是所謂的機器或造物這麼簡單。

寬大的斗笠顫了顫。

洛綻面無表情,尷尬與我形同陌路。

抬起頭,金光璀璨的巨型牌匾懸浮在夜空中,雕刻着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琉璃宮。

看來這裡就是目的地了。

說是宮殿,其實不過是一樁大點兒的宅子罷了。

古樸莊嚴的大門自動打開,陣陣天籟仙樂與瀰漫醉人香氣的濃霧從門內飄來。

五色的琉璃呈現迷幻的光暈,典雅的古風大宅像是神鬼誌異中勾人心魄的魔窟,一步步引人沉迷墮落。

洛綻低笑,凈整些花里胡哨。

他倒是不害怕,少女的主人顯然是知道他的存在的,甚至可能從他進入歌舞伎町開始就一直關注着他。

既然邀請他來了,那就說明對他另有所圖,又或者有求於他。

不然大可讓少女一刀砍了他,反正他抵抗不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人家想吃口新鮮的。

那就沒辦法了,洛綻自認倒霉。

不過想吃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怎麼也得讓你崩碎顆牙才行啊。

「主人等候多時了。」

少女低頭迎客。

洛綻怡然不懼,大方地走進宅子。

耳邊響起尺八,太鼓,弦琴交織的神秘音樂,粉色的霧氣從腳邊流竄,地板是完全透亮的水晶玻璃,硃紅色的懸廊在頭頂旋轉。

衣着暴露的侍女手持各色樂器,在懸廊上忘情演奏,她們的臉上塗抹華貴的金粉,裸露的修長大腿踩着不斷張開閉合的門扉翩翩起舞。

櫻花瓣和閃亮的金箔零零落落地下起小雨。

如此奢靡的景象,恐怕也只有古代昏庸暴君的酒池肉林可以相近媲美吧?

洛綻心無雜念,面前勾畫生命大和諧壁畫的推拉門自動打開。

門後面依舊是門,門後面仍然是門,層層疊疊,洛綻每跨越一道門,就感覺是在邁進十八層地獄。

終於,在一處富麗堂皇的雄偉空間,他見到了主人。

少女默默退至一旁跪坐。

「知道我是誰嗎?」

緋紅色的圓形大床邊上鋪滿了金子、鑽石、紅寶石,以及各色珠寶,舒展慵懶姿態的主人側卧在紗簾幕後。

鬢雲亂灑,酥胸半掩。

洛綻目不斜視,「玉面大天尊?」

「呵呵,真是沒禮貌的孩子,就算是名震東京的大妖,見了妾身也該加上『大人』二字。」

主人手持一桿漢白玉的煙斗,呼出一口煙氣。

洛綻咧嘴,「不好意思,中州沒這習慣。」

「妾身就喜歡你這般無知無畏的樣子,」主人咯咯笑道,媚態百生,「要不是你身上沒有半點妖氣、鬼氣,人家還以為你是哪位大神的私生子呢。」

洛綻盤地而坐,「所以呢,你知道我是人類?想吃我的肝,還是我的心?」

玉面大天尊抖了抖煙斗,「妾身確實對你垂涎三尺……你是不是以為妾身要說但是?沒錯,但是……」

…這個天尊有點皮。

「但是,你活着比死了價值更高,我需要你為我做一件事情。」

果然。

洛綻表情平淡,「請放。」

「?你們這個世界的說話方式是這樣的嗎?」玉面大天尊懵逼。

洛綻目光坦蕩,心中思緒紛涌。

她知道【異界侵入】的事?

倒不是不可能。

霍長豐說過,同化區是異位面碰撞導致的,而同化區內的生物則是來自異位面的投影,是真實存在的。

「妾身想讓你摧毀這片降臨區域。」

降臨區域?同化區的別稱嗎?

「妾身不像其他那些老傢伙,自己這一畝三分地都沒琢磨明白,成天想着征戰他界,偏偏這次的降臨區域落在咱的一番街,真是令人苦惱。」

「若是再過幾個時辰,降臨區域固化,妾身就得永遠留在你的世界了。」

「到時候會變成人類也說不定哦!」

大天尊換了個姿勢,趴在床鋪上,兩條弱骨纖形的小腿調皮地上下擺動。

洛綻恍然大悟,世界與世界的碰撞,就如同力與力的相互作用。

本世界的事物會因為侵蝕而被同化,那反過來,異位面的事物是否也會被本世界同化?

如此一來就能解釋很多問題了,比方說為什麼這些明顯是和島風格的妖魔怪談,卻講着一嘴流利的中州話,按理來說不同的世界語言差異應該挺大的才對。

又不是小說,哪有全宇宙都在說中州話的好事?

這大概,也是同化的一種表現吧。

「我該怎麼做?」洛綻凝視簾幕。

「呵呵,妾身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嘖,我不答應就狗帶,你說我答不答應?

「出歌舞伎町,朝東南方向走,那裡有一位妾身的老友,他是這片降臨區域的核心,你去殺了他,降臨自會潰散,妾身也能如願回歸自己的世界。」

「為什麼是我?你的手下比我強很多。」洛綻疑惑,瞥了眼角落裡偷偷玩手指的少女。

少女察覺到視線立刻正襟危坐。

「喑確實是好用的工具。但很可惜,一番街是妾身的領域,由於降臨的原因,現在的一番街是殘缺的,在同步率達到一定程度前,你們的世界拒絕吾等級別的存在進入。」

「相應的,處在妾身領域內的所有生物同樣無法去往外界,包括妾身自己。」

「你不一樣,你是此界的原住民,隨時可以離去。相信你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家園被異域侵略吧?」

其實無所謂,洛綻心說。

轉念一想,要是不解除同化區,他家的房子豈不是就沒了?

那我以後住哪!

「我去殺他。」洛綻頷首。

「這麼草率?」大天尊的語氣透着意外,「能被妾身稱為友人的傢伙可不是泛泛之輩,你雖身手不凡,畢竟是肉體凡胎,就不怕自己有去無回?」

「怕呀,人都是怕死的。」

洛綻笑得肆無忌憚,「但我還沒跟厲害的妖魔打過架,現在手癢難耐得很吶!」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