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江梓沫顧御成
江梓沫顧御成 連載中

江梓沫顧御成

來源:google 作者:江梓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梓沫 現代言情 顧御成

三百萬的包,說扔就扔!顧御成是不是腦子有病?她把包撿起來,里里外外翻看了一番,好在除了有點灰,並沒有什麼損壞她就這麼撿回去,合適嗎?可是這是顧御成丟的呀,應該沒關係吧?展開

《江梓沫顧御成》章節試讀:

「開車。」
林書有心相勸,「顧總,這片還在改造,路上監控都不齊,太太一個人也太不安全了,要不……」顧御成打斷他,聲音極冷,「開車!
別再讓我重複!」
林書只好閉上嘴。
江梓沫走了百十米,聽見身後傳來車子引擎啟動的聲音,隨後「砰」地一聲,什麼東西砸到了地上,接着顧御成的車就從身旁穿過,很快消失在視野中。
她扭頭一看,剛剛車上顧御成塞給她的包,此刻被連盒丟在了馬路上,包從裏面摔出來,彈出去好遠。
她動作頓了頓,繼續朝前走,但是沒超過十米,又咬牙退了回來。
三百萬的包,說扔就扔!
顧御成是不是腦子有病?
她把包撿起來,里里外外翻看了一番,好在除了有點灰,並沒有什麼損壞。
她就這麼撿回去,合適嗎?
可是這是顧御成丟的呀,應該沒關係吧?
客戶送他的也算是他們婚後財產吧?
那也該有她一半的,她撿走那也很合乎情理吧,大不了賣了錢分顧御成一半。
想到這兒,頓時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理有據,於是心安理得地抱走了。
————「啊啊啊——」唐笑笑一聲尖叫,差點把江梓沫手裡的電風吹嚇掉。
「卧槽卧槽卧槽!
二百八十多萬!」
唐笑笑抖着手指着那個包,「瘋了吧,就這麼個玩意兒?
三百萬?
我配跟它待在一個屋檐下嗎?」
江梓沫關掉電風吹,梳着半乾的長發,調侃道,「你當年不該學什麼編劇,表演才是最適合你的。」
唐笑笑小心翼翼的摸着那個包,咬牙道,「今晚我跟它睡,我要做個富婆夢!」
「您隨意,不過睡之前幫我給它拍幾張好看的照片。」
唐笑笑扭頭,「拍照片幹嘛?
發朋友圈啊?
你是要氣死那些闊太太們嗎?」
「不是,」江梓沫坐下來,「我想把它掛售了。」
「啊?」
「明天我就要跟顧御成辦手續了,我想等離婚後買套房子,最好離南山醫院近一點,精裝修,拎包入住那種,方便照看我媽,我之前去看過那附近的房子,符合我要求的,價格都挺高,我手裡那點錢,買完房基本就不剩什麼了,再加上《封神》那邊今天通知我,我的試音沒有通過,所以離婚後,我會很缺錢,這個包對我來說不如換成現金來得實在。」
「試音沒過?」
唐笑笑難以置信,「當初他們不是已經敲定了,只是合同沒製作好,讓你過兩天來簽合同,現在這算什麼?」
「我也問過,為什麼又突然說不合適,那邊給的回復是,他們有個老闆不太喜歡我的聲音,可能音色太成熟了吧。」
「屁!
肯定哪個王八蛋走後門了!
不然說好的事情怎麼會臨時變卦?
知道他們簽的是誰嗎?
看我不噴死那個傢伙!」
「算了,本來合同就沒簽,口頭約定也沒有錄音,就當我運氣不好吧。」
唐笑笑還是憤憤不平,罵完「走後門」的,又罵顧御成,「你就是心太軟,要我就去找他出軌的證據,就算不能讓他凈身出戶,也要扒他一層皮!」
「隨便怎麼分吧,」江梓沫垂着眼,「我已經不在意了。」
顧御成今天那番話,以及把她扔在路上的操作,已經讓她徹底認清現實,她現在只想趕快離婚,徹底結束這段關係。
唐笑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最後用力抱了抱她,「我手裡長得帥又有錢的帥哥資源可多了,姐妹兒一定給你挑個最好的,氣死顧御成那個王八蛋!」
江梓沫哭笑不得,「先賺錢吧,等賺了錢,我去挑我喜歡的,我再也不要被別人選擇。」
第二天早上,江梓沫起得很晚,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淋了雨的緣故,早上起來頭有點昏昏沉沉。
她對着鏡子看了半天,才想起來今天是要離婚的日子,於是開始精心打扮起來。
當年跟顧御成領證的時候,十分匆忙。
她記得那是她畢業答辯的前一周,熬了一夜修改論文,天亮才躺床上,結果只睡了兩個小時就被顧御成的電話驚醒。
那一天之前,顧御成只見過她三次,他的電話來得猝不及防,甚至讓她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在室友半夢半醒的抱怨聲中,她跑去洗手間接了電話。
「有空嗎?」
其實顧御成的聲音非常冷淡,但是那時候,她大概是花痴上頭,就覺得那個聲音怎麼那麼好聽,於是小聲回道,「有。」
「那我去接你。」
她心臟跳得飛快,結結巴巴道,「去,去哪兒?」
顧御成似乎在開車,她聽見了引擎聲,然後聽見他說,「領證。」
那一整天,她其實都是暈暈乎乎,乖乖按照他說的穿了白襯衣,怕他等着急反悔,甚至連妝都顧不得化,就跟着他去把證領了。
證領的隨便,照也拍的隨便,結婚證上顧御成甚至笑都沒笑,只有她開心得像個傻子。
隨隨便便的開始,不能再隨隨便便的結束。
她對着鏡子抿了一下唇,唇上的朱紅襯得她明艷動人。
體體面面離開,也算給自己這段無疾而終的愛戀,畫上一個句號。
下午兩點半,江梓沫出發去民政局的路上,突然接到了南山醫院打來的電話——她母親心臟驟停!
江梓沫心口一窒,立馬掉頭開去了南山醫院。
到的時候,她母親還在急救室搶救,醫護人員遞給她病危書,她抖着手簽上了名字。
這些年,她已經簽了不知道多少份病危書。
每次簽完,她都像溺水的人,喘不上氣,不知道哪一次就是最後一次簽。
簽完字,她昏昏沉沉,半天才想起給喬旭升打電話。
「爸,我媽情況不太好,你來下醫院。」
她語氣很冷靜,但是聲音卻在發顫。
喬旭升那邊有些嘈雜,「我這邊有個很重要的會議,暫時走不開。」
江梓沫攥緊手,「醫生說很有可能搶救不過來,也許這是最後一面。」
「這話醫生從六年前就開始說了,是你一直不肯放棄!
她那個樣子,你覺得她算活着嗎?」
江梓沫眼圈發紅,「所以您是什麼意思。」
喬旭升敷衍道,「等我忙完給你回電話。」
說罷,不等江梓沫回,直接掛了電話。
她蹲坐在地上,突然覺得心灰意冷,扭頭看着手術室,眼淚毫無徵兆的往下掉。

《江梓沫顧御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