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季安寧楚辰免費閱讀
季安寧楚辰免費閱讀 連載中

季安寧楚辰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季安寧楚辰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季安寧楚辰

「靖安將軍看起來很閑,哀家設宴都不能得將軍賞臉,在你眼中,可還有君臣之別?」楚辰眸光幽深,將乾草擲在地上,漫不經心的掏出帕子擦拭手掌。「臣豈敢。」...展開

《季安寧楚辰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季安寧楚辰》本文講述了季安寧楚辰兩人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季安寧眼底情緒翻湧:「靖安將軍看起來很閑,哀家設宴都不能得將軍賞臉,在你眼中,可還有君臣之別?」楚辰眸光幽深,將乾草擲在地上,漫不經心的掏出帕子擦拭手掌。「臣豈敢。」... 王宮,玉明殿。 季安寧斜斜躺在貴妃榻上,縱使頭上布滿金針,仍不忘處理宮務。 侍衛夙夜蹙眉:「太后,太醫還在為您施針。」 季安寧置若未聞:「靖安將軍何時回京?接風宴需提前備好。」 「應是後日。」夙夜黯然垂眸,「太后安心養病,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說罷,他端來銅盆,輕柔地伺候季安寧沃面。 水面上倒映着女人絕美的面容,可眼角眉梢卻盡顯病態。 太醫將金針悉數取下,嗓音有些沉重:「太后,您的身子……只怕油盡燈枯……」 「還能活多久?」 「至多五年。」 兩日後,宮宴。 主賓遲遲未到,季安寧神色越發沉冷。 座下大臣們眼觀鼻鼻觀心,噤若寒蟬。 季安寧靜默良久,緩緩開口:「靖安將軍有事耽擱,都散了吧。」 出宮路上,官員們交頭接耳。 「靖安將軍竟連太后都不放在眼裡!」 「別忘了將軍也姓楚,若不是他自己拒絕了王位……唉,小陛下的皇位,怕是岌岌可危。」 「你們哪,話別說的太早,太后和將軍十年前可是未婚夫妻,如今先帝前腳殯天,將軍後腳便急急趕了回來,嘖嘖……」 「噓,此乃王宮內院,腦袋不想要了?」 此時,季安寧乘攆途徑上駟院,抬眼一掃,視線忽然頓住。 她淡淡道:「停下。」 季安寧孤身走進上駟院,矜貴挺拔的男子正握着把乾草喂馬。 他身着五趾蟒袍,似龍非龍。 聽得季安寧腳步聲近了,楚辰抬眸勾唇,笑意未達眼底:「宮宴結束了?」 他嗓音清冷磁性,說不出的好聽。 季安寧眼底情緒翻湧:「靖安將軍看起來很閑,哀家設宴都不能得將軍賞臉,在你眼中,可還有君臣之別?」 楚辰眸光幽深,將乾草擲在地上,漫不經心的掏出帕子擦拭手掌。 「臣豈敢。」 楚辰唇角勾起一抹嘲諷:「只是,比起今日宴會,臣還有更在意的,望太后諒解。」 他話音剛落,一道身影越過季安寧,徑直撲進楚辰懷中:「阿辰!」 虞音賴在楚辰懷裡撒嬌:「我想登最高的占星閣俯瞰雍京,可是守將不讓我上去呢。」 楚辰溫柔抬手,將她的鬢髮挽到耳後:「無妨,我帶你去。」 季安寧怔怔看着。 心酸的想要發笑,原來擅長弄權的靖安將軍,也有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一面。 「呀,太后也在。」虞音好似才反應過來,「臣妾給太后請安。」 她笑得很甜,可季安寧心裏門清,虞音那張人畜無害的面容下是怎樣一副心腸。 季安寧視若無睹,向楚辰頷首示意:「不叨擾了。」 夙夜小心翼翼的攙着季安寧上攆。 楚辰凝視着這一幕,眼中滿是陰霾。 雍京的冬日,即便下雪也能寒到骨子裡。 季安寧坐在御攆上。 突然想起十年前。 她也曾在這樣的冬日與他同用一個手爐…… 只是後來,她被虞音陷害,不得已入宮求生。 而楚辰,卻愛上了害她一生的女人…… 猛地吸了口寒氣,季安寧喉頭一陣腥甜,咳出了點點殷紅。 翌日早朝。 季安寧端坐在幼帝楚瀛身後,楚辰則位於群臣之首,與其遙遙相望。 今日的朝堂,氣氛波詭雲譎。 當是楚辰的歸來,令懷有異心之人蠢蠢欲動。 楚瀛板著臉,極力顯示威嚴:「眾卿有事請奏。」 話音剛落。 一個御史大步走上殿前:「臣有事啟奏!」 「民間盛傳太后在玉明殿豢養面首!此等玷污皇室之舉,臣請陛下廢除太后理政之權!」 此言一出,滿堂嘩然。 季安寧出聲怒斥,威儀迫人:「放肆!朝堂重地天子跟前,豈容你一派胡言!」 朝臣們一個個噤若寒蟬。 楚辰卻絲毫不懼。 他帶着一絲譏諷道:「太后,空穴不來風,貼身伺候太后的夙夜並非宮中內侍,面首之說有跡可循。」 「那便拿出證據來!」 見楚辰抿唇不語,季安寧冷笑連連。 「先是空口白牙污衊哀家,接下來怕是要散播幼帝並非先帝血脈了吧,莫非御史與將軍早已有了謀逆之心?!」 「先帝才去,便有人急着站隊,欺幼帝與哀家孤兒寡母!」 季安寧眼神凌厲,拍案而起:「御史帶頭起事已有反心,哀家是萬萬留不得你了,將這逆賊滿門抄斬!」 那御史驚惶的被壓了下去。 季安寧憤而起身,攜楚瀛離去,百官皆大氣都不敢出。 玉明殿。 季安寧躺在貴妃榻上皺眉小憩。 宮婢前來通傳。 「太后,靖安將軍來送禮了。」 「打開。」 宮婢緩緩打開手中的盒子,望着那串冰糖葫蘆,季安寧心頭一震。 沉穩的腳步聲忽的由遠及近,季安寧緩緩抬頭,正對上楚辰深邃的眸子。 她冷聲道:「將軍這是何意?」 楚辰挑眉:「臣記得太后曾經最愛吃糖葫蘆。」 他走到榻前,挺拔的身軀極具壓迫感:「臣還記得,太后那次和臣共度良宵後,最想吃的好像就是這個。」 季安寧臉色紅白交加,心劇烈跳動起來。 然而再抬眸之時,她眼底一片清明,威嚴不容侵犯。 「將軍,慎言!」 楚辰戲謔一笑:「臣哪裡說錯了?臣還想問,皇兄可曾知曉,太后在臣面前時是怎樣的風情?」 他總是知道如何羞辱她才能讓她最痛。

《季安寧楚辰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