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驚天狂醫
驚天狂醫 連載中

驚天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秦洛楚輕語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秦洛楚輕語

左手驚天醫術,右手至強武功! 狂醫歸來,重回都市。 這一次,定要縱橫無敵,執掌一切,登臨蒼穹之巔。展開

《驚天狂醫》章節試讀:

賀知章看着秦洛的背影,眉頭微微皺起,他明明看到秦詩詩生機斷絕,為什麼秦洛一口咬定秦詩詩沒死。

而且,在秦洛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感覺秦洛身上帶着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

難道這個年輕人,真的有辦法不成?

當秦洛快要走出大門,他終於忍不住的說道:「等等,陳武,把銀針取下來給他,另外準備一處靜室。」

「師父……。」

年輕醫生臉色一變。

「讓你去就去,你當初學醫的時候,我教過你什麼,醫者仁心,你忘了嗎?」

「是,師父。」

年輕醫生聽到這話,臉色一陣難看,惡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他將所有的過錯都推到了秦洛的身上。

很快,銀針就取了下來。

賀知章接過銀針,遞給秦洛:「年輕人,銀針給你,靜室在後面,你隨我來。」

秦洛深吸一口氣,說道:「多謝。」

秦洛抱着秦詩詩,跟在賀知章的身後,來到了後面的靜室。

靜室的擺設非常的簡單,沒有太多繁瑣的東西,一張床還有一些醫療器械。

秦洛小心翼翼的將秦詩詩放在病床上,隨後將銀針放在旁邊,他緩緩了閉上了眼睛,似乎在調整自己心態。

「哼,裝腔作勢,不知死活。」

年輕醫生心頭一陣不屑。

賀知章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皺眉,看着秦洛。

他師承杏林十大聖手之一張素元,習的『素元十八針』,能克各種疑難雜症,但面對秦詩詩,他哪怕施展出素元十八針,也是無能為力。

這個年輕人能做到嗎?

突然,秦洛陡然睜眼,手指一動,一根銀針捏在指尖。

嗖……!!

銀針一甩,精準無誤的刺入秦詩詩眉心。

虛空運針,氣若遊絲!

賀知章瞪大了眼睛,滿臉見鬼之色。

這兩種方法,是杏林當中極為高深的運針方式,哪怕是他師父張素元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秦洛,一個不過二十多歲年紀的年輕人,居然能做到這一點,難以置信。

「哼,一看就是亂來,以為隨便扎兩針,就能救人嗎?可笑至極。」

年輕醫生在旁邊冷笑出聲。

賀知章眉頭一皺,直接呵斥一聲:「你給我怕閉嘴,出去……。」

他也知曉秦洛不可能救活秦詩詩,但在別人出手之時,出言嘲諷,這是大忌。

」師父,我……。「

年輕醫生一愣,最後還是悻悻的離開了。

「嗖嗖嗖……。」

秦洛手指不斷彈動,一根根銀針被他甩出去,毫無偏差,入肌三分,不多不少。

奇經八脈,盡數被封。

秦洛緩緩吐出一口氣,手指在秦詩詩的眉心之處,輕輕一點。

「嗡!」

一圈圈靈紋震蕩開來,十八根銀針末端,緩緩的流淌出來一絲絲的黑血。

秦詩詩原本蒼白的臉蛋,也漸漸變得有了一絲血色,呼吸變得平緩起來。

「這……這是……。」

賀知章看到這一幕,身軀控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臉上透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來:「彈指叩針!!!這是彈指叩針!!!這門手法不是傳說中『太虛十八針』的運針手段嗎?」

「它不是早就已經失傳了嗎?今天居然出現了?」

太虛十八針!

上古流傳下來的一門針灸之法,也是《黃帝內經》當中的精髓,誰能習得,醫死人,肉白骨,不在乎下。

但在數千年前,太虛十八針就已經失傳了,只出現在古籍當中。

甚至現在,無數醫者認為,太虛十八針就是一個傳說!

但賀知章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今天居然有幸見到早已失傳的太虛十八針。

他已經顧不上思索這些,努力的回憶着剛剛秦洛施針的方法,奈何,卻遲遲回憶不起來。

無奈,只能放棄。

「收!」

良久,秦洛突然一聲輕喝。

十八根銀針盡數回歸,落入秦洛手中,他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秦詩詩的生機終於穩定住了,短時間內不會出事了,只要再查清楚秦詩詩為什麼會生機缺失,配置藥方,就可以痊癒了。

「小友,請……請問你剛才施展的是……是『太虛十八針』嗎?」

賀知章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絲忐忑,一絲尊敬之色。

醫者,達者為師。

他現在沒有半點輕視秦洛,只有尊敬。

同時,他的心中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將秦洛趕出去,否則,整個德仁堂的名聲都臭了。

秦洛看了一眼賀知章,點了點頭道:「不錯,就是太虛十八針。」

「轟隆!」

賀知章聽到這話,整個身軀都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滿是皺紋的臉上更是流下了一滴眼淚。、

幾秒過後,賀知章完全不不顧形象的形象的叫了起來:「沒想到,我沒想到我賀知章在知天命的年紀,還能見到早已失傳的太虛十八針,上天待我不薄啊!!!」

太虛十八針,這可是無數醫者心目中的神術,不知道有多少針灸之法,是脫胎於太虛十八針,連他修行的素元十八針,也是以太虛十八針的殘篇演化而來的。

無論是他,亦或者是他師父,都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見到真正的太虛十八針,如今,這個願望他終於實現了。

由於太過激動,賀知章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了起來,險些暈厥。

下一秒,賀知章突然做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動作,他對着秦洛拱手:「這位小友,剛才老朽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之處,還請小友見諒。」

「無妨!」

秦洛擺了擺手,他還不至於因為這點輕視而生氣。

況且,要不是賀知章,他想要救秦詩詩,還需要浪費不少的時間。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喧嘩:「楚總,你的妹妹就在這裡,我告訴你,那個傢伙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他居然說要給你妹妹針灸,你趕緊去阻止,不然,要是遲了,你妹妹說不定有生命危險……。」

煽風點火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

很快,房門被人推開。

之前被趕出去的那個年輕醫生帶着一個容貌絕美,面帶焦急的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秦洛在第一時間就將目光落在了這個女人的身上,拳頭一下子握緊了。

雖然時隔五年沒見,他依舊認了出來,眼前這個女人,正是當年他的未婚妻,楚輕語。

時隔五年,再次見到楚輕語時,秦洛的內心依舊難以釋懷。

畢竟這是他當年唯一深愛過的女人。

可現在這個女人,卻傷他最深。

一想到自己妹妹之前苦苦哀求對方不要打自己的卑微模樣,他的內心就忍不住湧現出滔天怒火來。

自己妹妹被人欺負成那樣,都快要死了,眼前這個女人居然還有心思和別的男人去喝咖啡。

現在卻又跑過來,什麼意思,當他秦洛是一個蠢貨,任由她來戲耍,玩弄嗎?

《驚天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