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公元189年,漢靈帝死,漢少帝劉辯繼位,外戚何進輔政。

洛陽內部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各種勢力互相傾軋,全國各地都可以看到黃巾起義軍的影子。

襄陽南漳,一個七歲柔弱的小孩兒坐在馬車上,向城東山樑處緩緩而去。

這個小男孩兒就是穿越到這個世界的周明,他可不是魂穿,而是實打實出生的。

他也沒想明白,最後也就放棄了,反正他也是孤身一人。來就來唄,反正死了就繼續重新開始唄。

可當他出生後,竟然有穿越者必備品——系統。

他這個系統跟別的系統有點兒不一樣,必須要輔佐一名三國霸主,並且擴大他的領土,才能得到獎勵。

有時還時不時的觸發支線任務,比如幫助小孩兒回家,幫助老奶奶買菜,小狗交⋯⋯

咳咳咳,反正一堆亂七八糟的支線任務。不過,獎勵確實可以,就比如上次幫忙抓小偷,自己都被獎勵了兩千銖。

可現在馬上到董卓霸佔京城的時候了,到時候這貨直接廢除了原來的五銖錢,錢幣價格直接大幅度縮水。

所以周明果斷的在襄陽買房,買地。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周明自己的家族在襄陽只是普通百姓。

而且他的父母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而他也被鄰居收養。

三年守孝的時間已到,他就直奔水鏡先生而來,不為別的,就為了拜師而已。在三國時期,你要想出名,只有名人效應和舉孝廉以及家族的推薦。當然還有一種,那就是月旦評了。

自己現在要什麼沒什麼,就剩下了錢。所以一合計,找人拜師吧。而自己剛好在襄陽,那就直接來找當世最有推薦權的水鏡先生了。

「呼,可算到了。」

周明看着面前的草廬,還真別說,這老頭挺會享受,依山傍水的。至於旁邊駕車的,名叫傅肜(róng)。

他可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按照以後得發展,他可是三國蜀漢名將。劉備攻伐吳國時,傅肜為別督。後劉備被陸遜擊敗,傅肜率部斷後,奮戰至死。

他現在也才十八歲而已,因為全國各地黃巾暴亂,他就成了流民。後來被周明碰到,就讓他做自己的保鏢。

「傅哥,你先回去吧。我今天可能待的時間久,如果你餓了,就去城裡的酒樓吃飯。」

周明扔給了傅肜一袋錢後,就向那個草廬走去。

傅肜把錢收起來後,也沒有離開,依然站在原地等周明。

周明上前敲了敲門,大喊道:「有人嗎?」

門被打開了一道縫隙,探出了一頭小腦袋。看着周明無奈的打開了門,說道,「老爺今天回來了。」

周明來找水鏡先生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多數來都沒在,之前過來就是跟這位當世大能學點兒東西。

還別說,這個年代,紙是不要想了。全是竹子,而且字體都是繁體字,所以周明一有時間就來找水鏡先生學習。

要是不會認識繁體字,以後怎麼跟那些大佬們交流寫信,怎麼在時代勾搭……咳咳咳,怎麼跟別的姑娘探討。

「水鏡先生,我又來了。」

周明邊往裏面走,邊喊到。旁邊帶路的童子趕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老爺在睡覺。」

「都幾點了,還睡?都太陽曬屁股了。」周明無所謂的向裏面的客廳走去。

旁邊的童子無語極了,誰見了水鏡先生不是畢恭畢敬的?唯獨他,聽老爺說,不管他教給周明什麼,直接當場就學會。還誇他是神童呢,有時候還能說出一些經典的話,讓老爺都品味半天。

周明走到客廳,自顧自的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就喝了一口。

「可是周小友來了?」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客廳後面的屏風處傳來。

緊接着就是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的男人,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司馬大叔,你這也才三十來歲,不好好鍛煉,天天的呆在房間里,越來越老了。」

周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時代,人們普遍的年齡都不高。上了三十歲就已經算是老人了。而像他,再有個五年就可以結婚了。這要是放在現代,分分鐘獎勵你一副銀手鐲。

「老夫可不是你們年輕人了,已經老了。」,司馬徽笑了笑說道。

司馬徽盤膝跪坐在周明對面,周明也只好學他跪坐了。畢竟一個三十多歲的人跪坐在你面前,你能受得了?

「你今天來找老夫,想學什麼?你都從老夫這裡學了個七八成了。像你師兄諸葛孔明和龐統兩人,也才從老夫這裡學了五成左右就下山了。」

司馬徽拿起桌子上的水壺,給周明倒了一杯水,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我今天來拜師。」,周明無所謂的說道,就那兩位師兄,也就會欺負欺負自己。自己好不容易才從系統那兒得來的東西,本來打算給水鏡先生的,以報答水鏡先生對他這些年的教導。

可要是碰到這兩個傢伙,直接給你搶了。尤其是諸葛孔明,拿了東西,還要用自己的話懟他。

什麼這東西你把握不住,讓師兄來吧之類的。這是自己當時剛跟司馬徽學習時,對司馬徽說的。自己老寫壞竹簡,就把水鏡先生的拿過來用了。

每次自己就對水鏡先生說,「司馬大叔,這東西你把握不住的,還是讓弟子幫你吧」

好傢夥,他直接好傢夥!龐統更無恥了,直接搶他東西,自己還揍不過他。

只不過後來有一次龐統去入廁,他來到後面,直接來了一塊兒石頭。

哈哈哈,龐統當時提着褲子跑的場景,讓他直接笑了三天。

司馬徽看着面前周明不停的傻笑,以為他怎麼了。趕緊起身來到周明面前查看。

「咳咳咳,司馬大叔,你這麼看着我幹嘛?」,周明抬頭看着司馬徽。

司馬徽見周明正常了,就回到座位上說道,「剛剛你一直在傻笑,我以為你得魔怔了。」

周明笑了笑說道,「剛才我想到了我那師兄提褲子在你院子里亂竄的場景了,所以就……哈哈哈」,周明直接笑出了聲。

司馬徽也笑了起來,當時他可是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他也沒說什麼,畢竟周明送給自己的東西,都不知道被這兩個臭小子截胡了多少次了。被周明整一整,還別說,比每天念叨心境要舒服的多。

周明笑了會就消停了下來,一臉認真的說道,「我要拜師,司馬大叔」

「你說真的?以你的聰明才智,這世上還有誰能教得了你?」司馬徽一臉詫異的看着周明,那會兒他還以為周明開玩笑的呢。

「你啊!不然還能有誰?不然我今天幹嘛來找你。」周明無奈的說道,這古人怎麼這麼單純呢。

司馬徽直接起身說道,「不行,咋兩也算是忘年交了,怎麼能讓你做我弟子。」

周明也起身看着高處自己半截身子的司馬徽說道,「怎麼不行了,我們亦師亦友,你做我老師,我也可以好下山輔佐賢明。早日結束這亂局啊!」

「你拜師就為了這個?」司馬徽瞪大眼睛問道。

「不然呢,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有着滿肚子墨水,也不肯出山。」周明無語的坐了下去。

司馬徽的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表情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啊,可我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現在連皇權都搖擺不定的。你讓我怎麼輔佐,呆在這裡,留待有用之身,多教出些徒弟,讓他們去報效國家啊。」

周明搖了搖頭,看着司馬徽,「我可不想跟你爭論這個,每次都是你說的有理。我現在得需要出名,我要出山。」

司馬徽看着周明直接笑了笑,「你小子是不是還沒有打聽過外面吧?」

周明有點兒錯愕,最近也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啊,自己腦海中可有着大量的三國事件的,不會不知道。

「如今你的名字,在上流層面早就傳了出去。而且你跟我亦師亦友的事,也被你兩個師兄傳了出去。

包括你寫的那兩首詩,直接驚動整個京城。很多名人和有名氣的家族都來找過我,但都被我給推走了。」司馬徽慢悠悠的說道。

「什麼?我現在這麼出名?」周明直接激動的站了起來。太好了,這樣就省去了讓司馬徽做宣傳的時間了。

「所以說啊,我才沒有讓你拜我為師。如果你拜我為師,天下文人恐怕都會把我這草廬給踏平了。」司馬徽搖了搖頭,無奈的喝着水。

「不過,你既然決定了要出山,那你可有心儀的賢主?」

司馬徽眼睛瞪的老大,看着周明。

「曹操,就是曹孟德,曹嵩的兒子。」周明喝了口水,這也太淡了,下回給這老頭帶點兒茶葉。

三國現在是有茶葉的,但喝法不同,味道也不好喝。所以司馬徽一般都不會泡茶,除非來了很重要的客人。而周明又不喜歡泡的茶水,所以就直接用的溫水。

這溫水還是自己讓司馬徽煮出來的,喝着確實比那冷冰冰的生水好多了。

「曹孟德?確實是一個有膽識的人物,平黃巾軍,又殺掉了十常侍,可現在太動亂了,董卓還有一個月就到京城了。現在你要下山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司馬徽對周明說道。

周明聳了聳肩,「無所謂,我又不爭奪所謂的權利。董卓進京,勢必會讓這天下大亂。如果曹孟德有能力,便可趁勢崛起。」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