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狂人日記句式
狂人日記句式 連載中

狂人日記句式

來源:google 作者:巫娜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康有為 現代言情 魯四

《狂人日記》那種句式可不是文言到白話的痕迹……文言到白話的痕迹在於文言語法與白話詞語的磨合,而不是那種句式《狂人日記》句式的特點就是短而促,快而有力,思維不斷蛙跳式前進,像腦子好的人發癲,嗵嗵嗵蹦着展開

《狂人日記句式》章節試讀:

一夥,都是吃人的人。
可是也曉得他們心思很不一樣,一種是以為從來如此,應該吃的;一種是知道不該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別人說破他,所以聽了我的話,越發氣憤不過,可是抿着嘴冷笑。
這時候,大哥也忽然顯出兇相,高聲喝道,「都出去!
瘋子有什麼好看!」
但你看《孔乙己》,孔乙己的敘述者是一個店小二,他講故事就不是這樣的風格,而是一種悠然自得,長短有致,不緊不慢的感覺。
他的思緒是連綿不斷的。
魯鎮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當街一個曲尺形的大櫃檯,櫃裏面預備着熱水,可以隨時溫酒。
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銅錢,買一碗酒,——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現在每碗要漲到十文,——靠櫃外站着,熱熱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買一碟鹽煮筍,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幾文,那就能買一樣葷菜,但這些顧客,多是短衣幫,大抵沒有這樣闊綽。
只有穿長衫的,才踱進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而通過主人公的視線進行敘述時,就有大量的客觀描寫。
也有大量語言來側寫人物。
場景非常鮮活,恍如再現。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長衫的唯一的人。
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一部亂蓬蓬的花白的鬍子。
穿的雖然是長衫,可是又臟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
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
因為他姓孔,別人便從描紅紙上的「上大人孔乙己」這半懂不懂的話里,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孔乙己。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臉上又添上新傷疤了!」
他不回答,對櫃里說,「溫兩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便排出九文大錢。
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東西了!」
孔乙己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麼清白?
我前天親眼見你偷了何家的書,吊著打。」
孔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竊書不能算偷……竊書!
……讀書人的事,能算偷么?」
接連便是難懂...

《狂人日記句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