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南荒統帥
南荒統帥 連載中

南荒統帥

來源:google 作者:非我所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嵐 陳河圖

陳河圖當年被神秘老頭救下後,跟隨在他身邊修行多年,學成一身武藝後,竟被他放到了南展開

《南荒統帥》章節試讀:

說話的人,正是陳河圖。
他穿過擁擠的人群,走進急救室。
急救室的醫生和護士,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向了陳河圖。
「你能救她?」
「請問你是誰?是醫生么?」
陳河圖不答反問道:「請問,你們查出來她的病因了么?」
「請問,你們有能力救她么?」
「請問,她現在的狀況能堅持到半個小時後么?」
這三個問題,問的醫生和護士啞口無言。
是啊,他們查不出來病因,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案搶救,最重要的是,病人現在呼吸越來越虛弱,眼神渙散,隨時都會失去性命。
就在醫生和護士猶豫的時候,陳河圖又說道:「救死扶傷是醫生的職責,你們既然救不了,我試一試又何妨?」
說完這句話,陳河圖便走到了擔架床的旁邊。
醫生和護士們相視一眼很自覺地讓開了地方。
陳河圖低頭看了擔架床上的女人一眼,只見她嘴唇已經發紫,明顯是中毒的癥狀。
他把手搭在了女人的手腕處幫她把脈。
陳河圖眉頭越皺越緊,已然確定了病因。
這個女人應該是長期服食一種慢性毒藥,而此時就是毒性到了發作的臨界點,可以說,她現在危在旦夕。
稍有不慎,便會命喪黃泉。
下一秒,他從懷裡拿出針包,然後對着醫生和護士說道:「請你們迴避一下。」
醫生和護士這個時候也只能選擇相信陳河圖,所以很痛快的走出了急救室。
在醫生護士們走後,陳河圖看了一眼這位傾國傾城的女子。
饒是他見慣了美女,此時也不得不驚嘆一句,此女只應天上有。
陳河圖搖了搖頭,掀開了她的上衣,解開了她的褻衣。
她身材高挑,小腹平坦,手如柔夷,膚如凝脂。
身材真白,像魚肚似的。
胸衣下,山巒高挺。
晃的陳河圖,目眩神迷。
只一眼,便心跳加速。
「非禮勿視!」
他在心裏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一下,便挪開了眼睛。
然後,他手捻銀針,快速的扎在了穴位上。
病床上的女人輕哼一聲,便又沒了動靜。
陳河圖的手法很熟練,不假思索,一分鐘時間都不到,便扎了十三針。
只見擔架床上的女子,她的臉色由白轉紅,嘴唇恢復到正常顏色,眼神也逐漸清明。
下一秒,她睜開了眼睛。
正當她有些迷茫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上衣被人掀開,皮膚在外面裸露着,而且旁邊還站着一名陌生男子。
這讓她又羞又怒,急忙把衣服拉下來,然後憤怒的喊道:「流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陳河圖把針收進針包里後,平靜的說道:「剛才幫你治病了。」
「治病?」床上的女人冷哼一聲:「治療低血糖,用得着脫衣服嗎??我看你借為我治病之名,行不軌之事!!」
姜妤非常的憤怒!
剛才下班回家,她低血糖發作,整個人渾身無力,呼吸困難,她這才撥打了急救的電話,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醫院裏,她竟然被人非禮!
陳河圖沒想到會被誤解,他忍不住的解釋了一句:「你這不是低血糖,而是慢性中毒。我想大概是你在長期服用一種毒藥所導致。」
姜妤怒極反笑:「呵呵……中毒?你還能編點其他的謊話么?」
她根本不相信眼前男子所說。
她身為姜家大小姐,國色天香,傾城傾國。平時吃飯都有專人負責,怎麼可能中毒!!
混賬!
這混賬,一定是在騙自己。
姜妤想到這,臉上又羞又怒,眼淚都要擠出來了。
正當她準備拆穿陳河圖的時候,卻發現陳河圖竟然自顧自的打開急救室的門,顯然是要離開。
她急忙制止道:「事情還沒說清,你不準走!」
陳河圖聽到這句話,步伐邁的更快了!
反正等會醫生過去了,誤會自然會解除,他沒必要留下來解釋。
在陳河圖離開之後,一大群人擁進了急救室,有醫生和護士,也有匆匆趕過來的姜家人。
事情很快就查清楚了,姜妤並不是低血糖,而是中毒。
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姜老爺子勃然大怒。
「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查出來下毒之人!!」他下了一道命令。
姜家的保鏢,立馬開始着手調查。
接着,姜老爺子又派人把雲河市遠近聞名的神醫李春風請了過來。
李神醫匆匆趕來,在查看了姜妤的身體之後,確診姜妤就是中毒了,而且是一種特別霸道的毒。
同時,他也很驚訝。
按理說,以姜妤體內的毒素來看,今日毒發,她必死無疑,可現在竟然生龍活虎,表面看並不像中毒之人。
當他把這個疑惑問出來的時候,姜妤半信半疑的說道:「剛才有個人,幫我扎了幾針,難道是那幾針的作用?」
「幫你扎針?」李神醫慎重的看着姜妤說道:「你能幫我指一下,那個人都是在哪裡扎針了嗎?」
姜妤用手依次指着身體上針眼的位置。
李神醫的臉色越來越濃重,在姜妤把所有位置都指出來之後,李神醫突然像瘋了一樣,無比激動道:「這是伏羲針法!!」
「這可是伏羲針法啊!!」
「原來世界上真的還有人能用出來這種上古時期的手法!!!」
下一秒,李神醫鄭重其事的看着姜妤問道:「姜小姐,你能告訴我,剛才那個為你扎針的人是誰么???」
看着無比激動的李神醫,姜妤有些尷尬。
她並不知道剛才那人是誰……還臭罵了他全家。
她只知道……剛才……自己好像誤會他了……
・・・・・・
與此同時。
陳河圖來到了唐家。
唐家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像是在辦什麼喜事。
陳河圖徑直來到了客廳。
只見裏面擺滿了好幾桌,所有人都在慶祝着什麼。
他輕輕的掃了一眼,便看到唐瑩就在人群中。
她還跟五年前一模一樣,風情萬種。
她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梭,臉上喜氣洋洋。
不用想,今日的喜事,肯定跟唐瑩有關。
陳河圖站在客廳的門口,看着唐瑩再這裡吃香喝辣的,而自己父親還在醫院躺着,他忍不住怒喝道:「唐瑩!!」
這一聲猶如五雷轟頂。
客廳里的人都被嚇了一個激靈。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陳河圖,並沒有把他認出來。
只有唐瑩,她一眼就認出來了,來人是陳河圖。
她臉色有些不自然的問道:「你……你……怎麼回來了?」
陳河圖冷漠的看着這個狠毒的女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來跟你退婚!」
「從今日起,你我之間,只剩仇恨!!」

《南荒統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