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喬念喬嗔喬為民
喬念喬嗔喬為民 連載中

喬念喬嗔喬為民

來源:外網 作者: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喬念在喬家生活了18年,親生父母找上門來,一時之間,繞城豪門都知道喬家出了個假千金!真千金多才多藝,溫柔善良。假千金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趕出豪門後,回到山溝溝過得有多慘!喬念也以為自己..展開

《喬念喬嗔喬為民》章節試讀:

他眼底多少有些不忍,硬是把卡塞進喬念的手裡讓她拿着,望向喬念白皙的臉龐,輕聲問:「東西拿完了嗎?你10歲生日我給你買的那條項鏈你可以帶上,那是我買給你的禮物,送你就是你的了!帶上也沒關係。」

何玉娟聞言立刻皺起眉心,不悅地睨了眼站在那裡的喬念,礙於身份,最終沒好意思為了條abc 塊錢的項鏈開口。

喬嗔乖巧的站在她旁邊,柔柔的附和喬為民的話:「是啊姐,爸送你了,你就帶上吧。以後…以後也許用得上…」

後面的話她沒明說,喬念聽得出她話外的意思,撩起眼皮,冷漠地往她那邊望了眼,野性難馴!

喬嗔回給她一個驕矜的微笑,那高高在上的施捨表情和喬家在場的所有人一個模子刻出來。

喬念將單肩包一抬,把卡還給喬為民,淡淡的說:「那條項鏈我放在房間的抽屜里,你們不放心可以去找。除了我自己買的筆記本,喬家的東西我一樣沒拿。」

她這話一出,在場的喬家人面子都有點掛不住了。

特別是何玉娟和剛才自持身份連話都懶得說的喬母,紛紛變了臉色。

這個喬念永遠不懂得乖巧,總是讓人下不來台。

喬嗔瞥了眼喬念背着的背包,眸子閃了閃,划過一絲不以為意的輕蔑,狀似不經意般開口道:「姐,爸媽和奶奶沒這個意思,你太敏感了。我們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就算你找到了親生父母,你也是我姐。我們都希望你過得好。你不要項鏈,爸給你的那一萬塊你還是拿着吧,漯河縣和繞城不一樣,要用錢的地方還多。」

喬為民回過神來,臉色不好看勉強跟着說:「是啊,錢你拿着。」

「不用了。」錢,她有點。

喬念沒收他的卡,也不打算和喬家再扯上任何關係,正好手機響了,她把喬為民重新硬塞給她的薄銀行卡放回桌上,垂眸看了眼來電顯示,跟喬家人道:「我家裡人到了,我先走了。」

何玉娟看到那道筆挺走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對着空氣冷哼一聲,嘲諷道,「哼,果然是只養不熟的白眼狼!你們白養了她十幾年,臨走了人家連喊都沒喊你們聲。」

「奶奶,姐她可能太想見到親生父母了。」喬嗔的聲音輕飄飄的鑽進耳朵。

可惜喬念的親生父母是個連別墅區門都進不來的窮酸,真是好笑!

「姐姐剛說她只帶了筆記本走,我看她背包鼓鼓的,不像是只裝了筆記本…」

喬父搖搖頭,虛偽的嘆氣,「算了,我們好歹養了她十幾年,她想帶走就帶走吧,反正我們家不缺那點錢。」

何玉娟撐着拐杖,望着拿到遠去的背影,語氣輕蔑的說,「她走了也好,本來就不是我們喬家的種。」

「嗔嗔,你以後別叫她姐了,那種人不配當你姐!快去和換衣服吧,一會兒到了水榭軒吃飯,你要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喬家在繞城雖然算不錯了,可比起江家,唐家等家族來,還是差了點底蘊。

後面的話喬念聽不清楚了,只依稀聽到喬嗔掩不住喜氣的應答還有喬家一派其樂融融的聲音。

日頭正熱,外面的太陽跟火燒一樣,馬路上滾起一陣又一陣熱浪,除了樹蔭下面偶爾有幾個納涼的老年人外,路上幾乎沒人。

玫瑰園外,一輛黑色輝騰靜靜地停在馬路邊。

江離抬起腕錶望了眼時間,分針已經轉了小半圈,還沒見別墅區有人出來。

他不耐地搖下車窗往外面望了望。

外面的熱氣立刻湧進來,車內冷氣被熱風灌進來,后座立刻傳出男人低啞的命令:「關窗!」

聲音很淺,壓着血意,卻有種不可忽視的魄力。

江離聽到車后座的人聲,焦慮地回過頭,手上聽話的麻利把車窗升上去,嘴上忍不住念叨。

「我說妄爺,感情不是你妹妹你不着急!本來我前天就該到了,你非要我去霖市接你,硬是耽誤到今天才來!剛我家老頭子打電話過來問罪了,跟我下了死命令,晚上還不能把人帶回去,就讓我以後也別回去了,他自己來接人…」

葉妄川三天沒睡覺了,頭痛又煩,耳邊嘰喳的人聲彷彿電鑽般在他耳朵嗡嗡鑽,他壓下眼底翻滾的嗜血,往後靠了靠,撩起眼皮,沒什麼情緒的睨了眼前面的年輕男人,聲線沙啞:「也是我未婚妻。」

也是我未婚妻,簡短几個字就讓車內安靜下來。

往上追個三代,江家也算不錯。

可和葉家比起來還是有雲泥的差別,他和葉妄川從小一起長大,都在那一片大院,這些年他卻逐漸明白,葉妄川和他是不一樣的,葉家也是不一樣的。

這一代里,葉家那位最疼的就是坐在他車上這位京市圈子裡談之色變的公子哥。

要不是他家老頭子和那位有過過命的交情,那位覺得欠了他們一條人命,葉妄川的未婚妻的好事怎麼也輪不到他們家來…

他眼底不由得浮起一絲擔憂。

他家這個小堂妹走丟了十多年,他查過,各方面平平無奇,和妄爺只怕是不般配。

……

「出來了!」

江離正在擔憂眼角餘光忽然瞄到車窗外,別墅區的柏油馬路上,一道人影慢吞吞的走出來。

「好像是我妹,我下去看看。」

江離飛快跟後面交代了聲,解開身上安全帶,拉開車門就往外走。

日光下,那道纖細的身影越走越近。

先印入他眼帘的是一雙細白的腿,勻稱筆直。

好白。

江離平時在外面浪蕩慣了,娛樂圈的美女見過不少,也不由得看愣住。

走過來的少女不過十五六歲年紀,皮膚白的不像話,在陽光下幾乎能看到她皮膚下的紫紅色毛細血管。瓷白的面龐,漆黑的眸子,睫羽長的跟小刷子似的,三分冷寂三分純還有一絲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野性難馴。

哪怕他見過無數美女,這一刻也忍不住叫一聲,絕!

《喬念喬嗔喬為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