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騎士日落
騎士日落 連載中

騎士日落

來源:google 作者:依舊鹹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亞瑟 依舊鹹魚 奇幻玄幻

平靜的鄉村生活被打破,19歲的亞瑟被捲入陰謀之中,無奈背井離鄉,踏上前往騎士學院的道路,一步步接近陰謀的真相展開

《騎士日落》章節試讀:

還不到八點,我就已經出現在了騎士學院,現場還是人山人海,烏壓壓的。「今年的炮灰真多。」清冷的聲音從我的耳畔傳來。我轉頭望去,一個俊美的藍發少年正站在我的身側,環手而立。他感知到了我投來的視線,微微轉頭掃了我一眼,又迅速把頭撇了回去。我注意到他的衣服通體藍色,做工考究,與他的身材十分熨帖,袖子的邊緣有着華麗的金色刺繡,應該是由純金編織而成,佩戴在胸前的徽章上鑲着一顆如海般湛藍的寶石,徽章上刻有「L S T」的字樣。據我所知,這應該是王國里朗仕樂家族的裝扮,那麼根據名字上的縮寫,他應該就是龍都里赫赫有名,號稱朗仕樂家族百年不遇的天才蘭斯洛特!他鶴立雞群,心無眾人。

昨天的那個絡腮鬍子又突然出現在二樓的看台上,台下的眾人也逐漸注意到了他,現場變得肅靜。等到八點整,他莊嚴宣布:「現在,關閉騎士學院的大門,考核正式開始!」就在他話音剛落的瞬間,一道龐大的威壓自上空而來,空中,雪白的長袍微微飄動,一個留着山羊鬍須,面目清癯的老人自半空緩緩落下。他的腳一觸到地面,柳葉般的雙眼就微眯起來,彷彿在打量着我們。全場鴉雀無聲,老人自顧自地眯着眼,就在眾人略微有些不耐煩之際,狂暴的颶風自平地而起,洶湧的風將我們拖起帶到了田徑場,在離地兩米的空中,狂風驟然消失,我迅速調整好身形,雙腳穩穩落地,結實的肌肉將巨大的衝擊力卸去,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被摔的七葷八素,平穩落地者不過寥寥十數人,蘭斯洛特就降落在我的旁邊,依舊保持着貴族的優雅,傲然挺立着。令我驚訝的是,安然立於地上的人中竟然還有一位黑髮美少女。我不禁細細打量起她來:健康的小麥色肌膚,六塊線條清晰的腹肌將她身穿的紫色緊身衣撐起,傲人的渾圓胸脯反將勒人的緊身衣壓出兩條完美的紫色圓弧,飽滿的蜜桃臀,標準的瓜子臉,眼若桃花,鼻骨挺立,小巧的紅唇如櫻桃般誘人,柔順發亮的髮絲浸在緩緩流淌的微風中,不斷揚起又垂下。不同於我所遇見過的少女,她有着別樣的風情。應是不滿我盯的太久,她標緻的雙眉陡然皺起,不帶感情的褐色瞳孔向我轉來,裏面射出冷漠的光。我感覺我的耳朵微微發燙,趕忙埋下頭去。

看到不斷有人站起,那個面目清癯的老者此時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我是各位的主考官,我叫布瑞協斯,騎士考核的第一關,20公里跑,要求平均每公里3分04秒,現在開始。」聽完這句話,一些原本站起的人又癱坐回地面,那些還沒有站起來的人乾脆直接放棄掙扎,只有蘭斯洛特一馬當先,衝進了跑道。我們也緊隨其後,一同跑了起來。清晨的風略微有些寒冷,每次跑進彎道時,勁風就迎面吹來,狠狠地給我們灌上幾口。我縮在第二集團裏面,依靠前面的人給我破風。而第一集團只有蘭斯洛特一個人,他獨自跑着,好像完全沉浸在強風迎面吹拂而來的快感中,甩了我們大約有200米。

太陽緩緩向正南方移動,第三集團以及更後面的人已經全部棄權退出了操場,只剩蘭斯洛特和我們第二集團。我越跑越興奮,肌肉已經化作求勝之火的養料,熊熊燃燒,迎面而來的強風,也只是我美味的食物。我只要向外邁出一步,人形暴龍便會出現在操場上。可最終我還是選擇把手放到肋下,拇指食指用力一掐,些許痛感傳來,終於讓我有所清醒。我把手抬起,維持着原先的步調,龜縮在第二集團中。保存更多體力來應對下一場考核才是最明智的,沒必要逞一時之勇。其他人應該也同我這麼想,沒有人想出去與蘭斯洛特一決勝負,都始終將配速保持在3分鐘左右。最終,只有18個人按要求完成,據成績單顯示,蘭斯洛特的配速是2分52秒,而我是2分58秒。我的視線接着下移,終於看到了一個叫梅根的名字,這是18個名字裏面唯一一個屬於女性的名字,也就是說,那個黑髮少女名叫梅根。

「恭喜各位完成了第一關的測試,請各位稍作休息,準備好迎接第二關。」不需布瑞協斯提醒,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包括蘭斯洛特。約摸過了五分鐘左右,布瑞協斯操控着風元素,將我們帶到了騎士學院的競技場。所謂的競技場,不過是一個正方形的花崗岩石台,石台的四個側面都配有石梯。在我們來到之前,已經有一批人在等候着我們了。這批人的數量明顯多於我們,我猜測,這批人應該是騎士學院一二年級的學員,他們與我們一同參加騎士考核。

這批人的領隊是個藍發的中年男子,從五官以及衣服的制式上看,明顯同蘭斯洛特是一個家族的人。布瑞協斯向該男子點點頭,說道:「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一共是18個人,你們開始抽籤吧。」一團巨大的光球懸於他們的頭頂,轉瞬破裂開來,變成18道光柱,隨機地降在那群人中。光柱只持續了一會便消失了,布瑞協斯眼疾手快,操控風元素將那18人拖了出來。「剩下沒被選中的人自動晉級下一輪。」那個藍發中年男子宣佈道。又是兩輪光球匯聚在上空,各隨機爆發出了一道光柱降落在我們兩團人中間,第一個抽中的人竟然是蘭斯洛特,對面則是一個兩米多的彪型光頭壯漢,他的上衣似乎就快要遮掩不住那發達的胸肌,即將爆裂。

他們兩個都是一躍而上,平靜的外表難以掩蓋他們對戰鬥的狂熱。布瑞協斯飄至擂台中間,陳述了一下規則:「本場比賽不得刻意致人死亡,不許使用魔法,可以認輸,全身離開擂台邊緣視作失敗。」說完,他的身體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向後飛去。蘭斯洛特與光頭大漢不約而同地互相前沖,「嘭」的一聲重響,他們在空中對拼一拳後,巨大的反作用力使得他們向後退去。兩人都立馬踩到地上穩住身形,一拳對拼過後,看起來較為瘦弱的蘭斯洛特神色如常,彷彿剛剛什麼也沒發生。光頭大漢雖然也平安無事,但是他的眼神變得極為嚴肅,身體擺開了架子。蘭斯洛特一點也不在意對方的變化,還是一股腦地直衝而去,光頭大喝一聲,手臂與胸前的肌肉直接膨脹起來,終於撐爆了上衫。蘭斯洛特一拳刺出,壯漢也暴起一小步,以拳回應。想像中的拳拳對沖沒有發生,蘭斯洛特的刺拳不過是一個幌子,他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將拳化掌,搭在壯漢的手腕上,另一隻手壓在壯漢手臂關節處,迅速背身,單肩扛在壯漢腋下,雙腳踩實,全身發力,向上一頂,壯漢在空中旋轉一圈後,四腳朝天,悶哼了一聲。現在光頭在下,蘭斯洛特在上,蘭斯洛特用自己絕對的實力迅速掌控了局面。密集的攻勢如磅礴的大雨籠罩住了光頭的腦門,蘭斯洛特進攻方式多變,拳、掌、爪、手刀靈活應用,光頭疲於應付,可也苦苦支撐着。似是嫌時間拖得太久,蘭斯洛特突然抓住了壯漢雙手手腕,雙腳內翻,用腳掌狠狠一夾,夾到光頭腦門上,一聲悶響傳來,光頭也知道再這樣下去必敗無疑,不顧身體的疼痛,一個鯉魚打挺,如岩石雕刻而成的雙腿帶着排山倒海之勢砸向蘭斯洛特的腦門,蘭斯洛特終於閃身躲避,光頭沒有浪費這個機會,挺身而起的同時迅速後撤幾步。局面好像僵持住了,蘭斯洛特這回沒有再莽上去,而是一步步地走近壯漢。幾滴汗珠出現在了光頭的腦門上,蘭斯洛特的壓迫感實在是太強了。

眼看蘭斯洛特就快要走近光頭攻擊範圍之內,光頭竟然自己又後退了幾步,看來應付蘭斯洛特,他心裏實在是沒底。蘭斯洛特還是不疾不緩地走去,這次光頭不再後退,擺起了防禦架勢。蘭斯洛特突然一腿掃出,直擊光頭腳踵,光頭沒有閃避,任由鞭腿結結實實地掃到了他的腳上,他全身青筋暴起,放棄了防禦,趁着蘭斯洛特將底盤放低之時,虎撲而去。蘭斯洛特早有準備,一記雙風貫耳,光頭先被擊中,但隨後蘭斯洛特也被光頭碾壓在地,光頭就像是一個熊蠻子,皮糙肉厚,越是吃痛越要跟你拚命。換作尋常人,隨便挨蘭斯洛特一記,就已經失去戰力了。

光頭用雙手將蘭斯洛特的手肘還有身體狠狠按在地上,一點也不鬆懈,想用巨力逼迫蘭斯洛特屈服。但同時他自己也不好過,越是用力,雙耳就越出血,鼻血也出來了,血液在臉上淌着,整個臉頰紅的像個番茄。此時,蘭斯洛特額頭上的青筋終於暴起,奮力抵抗着光頭的蠻力,雙腳向外扭動,想要調整角度,給光頭再來上那麼一下。光頭顯然也意識到了這點,左腳抬起,想先制住蘭斯洛特左腿。怎料就在光頭抬腿的那麼一瞬間,蘭斯洛特用盡全力,讓自己的上半身掙開了束縛,一個頭槌槌歪了光頭身子,光頭混亂中還是用半個腳掌死死踩住了蘭斯洛特的小腿肌肉,防止他進一步掙脫,雙方的額頭上都流出汩汩鮮血。雖然現在蘭斯洛特還在與光頭角力,但半個身子已經起來了,從傷勢上看,光頭顯然更為不妙,除了頭部,他的腳踵也已經紅腫起來,可見那一記鞭腿之狠辣。

局面僵持住了,他們就這樣角力了很久,蘭斯洛特幾次主動示弱,但光頭也不是傻子,無論蘭斯洛特怎麼裝出一副力竭的樣子,光頭也只是循序漸進,絕不再橫生枝節。咔嚓一聲,蘭斯洛特竟然自己發力將左手臂脫臼,利用關節脫臼所掙脫出來的距離,蘭斯洛特又是一個頭槌,砸在光頭面門上。光頭這回好像是徹底懵了,蘭斯洛特趁機將全身掙脫出來,邊起身邊一記勾拳,打在光頭下巴。光頭捂着臉,跪倒在地,蘭斯洛特則站起身來,將手臂自己接了回去。全場突然響起驚嘆聲,原來這光頭竟也tmd是演員,蘭斯洛特接手的時候,光頭捂住臉頰的雙手瞬間變拳,雙龍出海,臉上獰笑着,彷彿已經看到了得勝的樣子。這一幕給我幼小的心靈帶來了極大的震顫,這年頭,不想當演員的學員不是好學員?意外沒有發生,但也可以說意外發生了。沒有意外的是,壯漢的雙拳結結實實地砸中了蘭斯洛特的面門,使得這位貴族原本十分俊美的臉蛋發生了極大的形變,整個面頰都凹陷進去了,他倒飛出去,差點飛出擂台。令大家意外的是,遭受如此重擊,蘭斯洛特竟然還能從地上站起,他揉了揉自己的面頰,鼓鼓腮幫子,極力使自己的臉頰恢復原狀,啐出一大口血水,冷冰冰地道:「這是你最後一次傷害我的機會了。」說完,他的雙腳高頻踏步,化為一道道殘影,身體猶如鬼魅一般,蛇形前進。全速前進的蘭斯洛特雖然還可用肉眼捕捉,可眼睛跟的上,光頭身體的其他部位就跟不上了。誠如蘭斯洛特所說,那是光頭最後一次機會了。在蘭斯洛特保持高速移動的狀態下,光頭只有被動挨打的份,最後光頭索性把身體蜷縮起來,用雙手護住腦門,期待着能耗到蘭斯洛特力竭之時。可這也奈何不得蘭斯洛特,蘭斯洛特直接把壯漢當成了練習用的木樁,一腳一腳的踢在壯漢手臂上,最終將無力反抗的壯漢踢下擂台。擂台下的壯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胸口起起伏伏,嘴巴還不時冒出鮮血。布瑞協斯直接用颶風同時將兩人送走,我想應該是送去療傷了。

《騎士日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