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起源遊戲:無限
起源遊戲:無限 連載中

起源遊戲:無限

來源:google 作者:雙重否定表示肯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雙重否定表示肯定 江澄 遊戲動漫

你還在為新手期單調地刷怪而感到無聊嗎?你還在為副本裏面地砍砍砍而覺得單調嗎?那麼,歡迎來到《起源》世界上首款隨機副本,隨機職業的虛擬遊戲開服當天,江澄收到多年未見的好友「空」的邀請,於是開始了他未曾設想的道路別人的煉丹師,踏踏實實煉丹,輔助隊友江澄的煉丹師,盾斗術,爆破才是煉丹師正確打開方式展開

《起源遊戲:無限》章節試讀:

通往中心古墓的洞天石扉訇然中開,一時塵灰浩蕩,激起層層灰黃色的雲。

但這並不能阻擋一幫情緒激昂的玩家,宛若發情的野馬般不顧一切向前衝去,爭奪交配權啊不是,爭奪最後的機緣。

混在人群中,江澄的視線穿過起伏的腦袋,看清了門後的景象。空中漂浮着數塊氣到牛頓揭棺而起的板塊,時而左右漂移,時而上下起伏,飄忽不定,玩得不亦樂乎,卻苦了一眾傻眼的玩家。

「這也沒有正經的道路啊,不會要從這些板塊上走吧?」有玩家喃喃自語。玩家們一時躊躇不前。

不過系統顯然不打算留給玩家退路,玩家身後的大門突然合上,墓室上方岩石崩塌,大小石塊如同雨滴下墜。

不知誰喊了一句快跑,玩家們爭先恐後向那些板塊奔去。不是沒有防禦系玩家自認功力了得,抬手撐起大盾跟這些落石扛上,欸,我就是不走。甚至不忘給同行的女孩拋去一個犀利的眼神。

翻譯一下:哥來為你遮風擋雨,快來投奔哥的懷抱。

於是下一秒,這位犀利哥就被厚厚的岩礫蓋得嚴嚴實實。不錯,防是防住了,卻被活埋了。

那女孩僵硬了一瞬,字正腔圓地吐出一句「傻逼。」,轉身奪路而逃。

有了這位犀利哥的榜樣,剩下的玩家早早收起作死的心,更何況,那墓室上方掉下來的,可不只是岩礫啊。

起初並沒有人發現那些微小的蟲子,哪怕被咬了,也僅僅只是掉了1點血量,不用說那些肉盾職業每秒3點的平均回血量,要知道光是脆皮職業每秒也能平均回復2點血量,這點傷害,不痛不癢。

直到一名不幸的玩家被鋪天蓋地的蟲潮直接融化。

愣着幹嘛,快跑啊!

於是,為了逃脫成為蟲子粑粑的命運,努力活下去的玩家們展開了墓室第一屆競速大賽。

哦u回頭看看幾節課技能

系統的提示恰在此刻響起:抵達的16名玩家視為通關。通關者可以獲得一件道具。

此言一出,玩家們眼神中多了一絲熱切,與幾分警惕,畢竟16個名額,可不多啊。

江澄小心翼翼踏上第一塊平板,見無事發生,默默鬆了一口氣,腳步向前移動到第二塊平板。整料整塊平板飛速旋轉,眨眼間江澄就被甩在地上

江澄站起身抖抖灰,暗自咋舌,這旋轉速度,正常人根本不可能通過吧。

好在在座這些玩家也並非常人,只見一名玩家緩步走出人群,猛地吐出一口冰霧,旋轉的平板表層頓時出現冰霜。冰霧凍結住機關,勉強創造出一條小徑。那人淡定自如地走上這條冰霜小徑,一時頗有仙人之姿。眼神不經意間瞥過江澄,露出一絲蔑視。

於是,5秒過後,這位有仙人之姿的兄弟被破冰而出的平板摔到地上,姿態不雅,與江澄做伴。

江澄澈扶起這位兄台,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江澄爬上平台。

身後的蟲潮不斷靠近,留給玩家的時間並不多。不斷有玩家前進嘗試闖關,也不斷有玩家摔落。不覺間,蟲潮鋪滿了地面,在一名玩家不慎摔落,掉入蟲潮瞬間融化後,玩家們的行動愈發謹慎。

好在這時,江澄也觀察出一些門道來。

一,每塊平板可供玩家停留時間有限,時間一到,平板就會移動或者翻轉。

二,平板翻轉必定掉落。

三,平板移動會把玩家帶到一回家秦志輝下一塊平板前。

四,通過技能?可以使平板短暫延遲,但由於技能消耗問題,沒有特殊道具,沒有角色可以藉助技能走完全程。

那麼也就是說,分清平板是翻轉還是移動才是關鍵。江澄皺起眉頭喃喃道:「可惡,總不能一個個嘗試吧,一定有什麼線索。」

一旁的顧月穎似乎看出江澄的煩惱,問道:「怎麼了?」

江澄向她說出自己的猜測,顧月穎蹙眉一想:「打一下。」

「什麼?」江澄沒有聽清。

「打一下平板,讓它移動。」顧月穎重複一遍,笑了笑,「只是猜測,作為一個遊戲宅女的猜測。」言罷,顧月穎一劍向周圍的平板劈去。驟然,那些平板猶如沸水中的群魚,或翻轉或移動,打破水面的平靜。

顧月穎回過頭,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笑着比了個耶,洋洋得意:「快誇我快誇我。」

江澄哭笑不得。

既然破解了通關方法,那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江澄一行人步步向前,雖不至於步履維艱,但也是事倍功半,等平板移動耗費時間可不少。但目前,江澄這一行人還算是排在前16位里。如果不出意外,他們必定能順利通關,獲得道具。

然而,如果只是如果,小說里的不出意外,那麼就是必出意外。一個巨大的雪球如馳雷襲來,目標赫然是人群中的顧月穎。

秦志輝怒喝一聲,雙手一翻,一對大刀闊斧驟然出現,雙手架住,眼瞅着就要把雪球抵住。大刀闊斧,進可攻,退可守,攻防兼備。

但是,就在雪球與大刀闊斧相碰一刻,雪球乍然崩裂,散出無數雪礫,猶如仙女散花的美麗之下卻暗藏殺機。

每粒雪礫反借衝擊力,繞過秦志輝的大刀闊斧,以千鈞之勢奔向他身後的顧月穎。恰在這危急時刻,江澄伸手一拉,將顧月穎護在自己胸前,用後背的煉丹爐抵擋雪礫。

細小的雪礫力量之大,出乎江澄意料,雪礫與煉丹爐碰撞,發出金鐵錚鳴的聲音。殊不知此刻那偷襲者也是微微驚詫,驚嘆那平平無奇的鐵鍋竟能扛下雪礫一擊。

煉丹爐能夠扛下雪礫攻擊,不代表江澄也能扛住。強烈的衝擊力順着煉丹爐傳導震動,使鐵鍋向江澄撞去。江澄正欲聚力抵抗,卻反倒被撞得全身發麻,提不起力氣,頓時失去重心,跌跌撞撞摔下平台。

「江澄!」顧月穎焦急地喊道,雙手急忙去抓住那個掉落的身影,卻抓了個空。

隊伍里眾人心頭一沉,隨即轉頭怒視那偷襲者,竟是那口吐冰霧,摔下平板的玩家。那玩家一臉歉意,開口說道:「抱歉,但16個名額有限,我們不會讓給你們的。所以,請你們出局吧。」

他的隊伍中,一名道士咂吧咂吧嘴:「沒想到你們隊伍里竟然有兩名防禦型職業,只幹掉一個。」

顧月穎面色鐵青,手中靈光一閃,廣寒劍出現在手中,遙遙一劍劈去,碩大的劍氣憑空出現,眨眼功夫就來到偷襲者隊伍面前。

對方神色一下變得凝重,不曾想踢到了鐵板。一名背負大盾的玩家舉起盾牌,頓時亮起一層光屏,將自己和隊友籠罩。

只可惜,終究是螳臂擋車,那玩家的盾牌被劍氣硬生生砍爆,連同那玩家一同掀飛,遠遠落入蟲潮,瞬間融化。

不待他們反應,顧月穎第二劍已經襲來,那道士咬咬牙,摸出一張符籙,默念法訣,一道巨大的法身驀然出現,手持雙戟,與劍氣戰至一起,同歸於盡。

顧月穎臉色蒼白,拄劍而立。道士也不好受,口中溢出鮮血。兩方遙遙對峙,大戰一觸即發。

卻見一道狼狽的身影爬上一旁的平板,毫無形象地躺着,喘着粗氣。

這不是江澄又是誰。

江澄口不能言,表情嘲諷。

傻了吧,爺會飛。

《起源遊戲:無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