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完本小說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完本小說 連載中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完本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溫爾晚慕言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溫爾晚慕言深 玄幻魔法

「滾出去。」慕言深毫不留情的一把推開她,眉眼間都是厭惡。溫爾晚默默的從地上爬起來離開,沒想到更慘的是,她剛出辦公室,就見范嘉說道:「太太,慕總說保潔部缺人......」「范助理,我明白的,我現在過去。」對她來說,當清潔工也比留在慕言深身邊好。范嘉看着溫爾晚遠去的身影,搖頭嘆了口氣。他還以為慕總是遇見了真愛,所以才火速閃婚的,沒想到,這太太的地位這麼低賤。「慕總,」范嘉彙報完今日工作,補充道,「關於太太母親轉院一事......」「安排最好的頂級醫生,為她治療。」范嘉愣了愣。「聾了?」...展開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完本小說》章節試讀:

第4章

唐靜如氣沖沖的走進慕氏集團。

張荷阿姨轉發了一條新聞給她,她才知道言深哥哥宣布結婚了!

她倒要來看看,那個狐狸精是誰。

她一定要劃爛那張臉!狠狠扯掉頭髮扒光衣服丟到大街上!

唐靜如踩着高跟鞋走得飛快,沒想到剛剛拖了地,水還沒幹透,她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啊!!」唐靜如尖叫道,「哪個不長眼的想害我!」

慕氏集團的員工都認識唐靜如,知道她刁蠻不好惹,紛紛躲遠了。

只有溫爾晚毫不知情,依然幹着活。

唐靜如四處看了看,很快發現了她:「那個清潔工,是你拖的地吧!給我過來!」

溫爾晚抬起頭:「在叫我嗎?」

ps://m.vp.

「對!跪下,把地上擦乾!」

溫爾晚皺了皺眉。

見她沒動,唐靜如更氣了:「聽不懂人話嗎!剛才我要是摔了,一定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溫爾晚看着她:「首先你得說的是人話,我才能聽懂。」

「你!!」

「還有,這裡明明放着『正在清潔,小心地滑』的提示牌。」溫爾晚說,「你是看不懂漢字嗎?」

唐靜如沒想到,區區一個清潔工都敢跟自己叫板!

「你居然指責我?信不信我現在就開除你!」

溫爾晚反問道:「你開除我?你哪位?」

唐靜如驕傲的回答:「我是言深哥哥的未婚妻,唐靜如!」

我還是慕言深的妻子呢。

不過這句話,溫爾晚只在心裏說。

唐靜如這架勢,分明就是來撕逼的!

溫爾晚現在要是自爆身份,唐靜如肯定會手撕了她。

她得罪不起這位千金小姐。

「喂!」唐靜如吼道,「清潔工,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啞巴了?」

「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早慕總公開婚訊,新娘好像不是唐小姐呢。」溫爾晚微微一笑,「所以你現在什麼都不是。」

這完全戳到唐靜如的痛處。

「新聞是假的,言深哥哥不可能娶別人!我們的婚約,是慕叔叔生前就訂下的!」

原來如此。

難怪唐靜如這麼有底氣。

「加油,」溫爾晚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希望你早日奪回屬於你的位置。我看好你。」

慕太太這個位置,她坐着還嫌燙。

要是唐靜如能上位,她開心還來不及!

「啊?」唐靜如被她的反應搞懵了,一臉奇怪的看着她,「你支持我?」

「我非常極其以及特別的」

溫爾晚的話還沒說完,唐靜如欣喜的沖她身後揮揮手:「言深哥哥!」

慕言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

溫爾晚渾身一僵,慢慢轉過頭去。

她有些心虛,更多的是害怕。

剛才她的話慕言深應該聽到了,惹他不高興的下場很慘的。

慕言深往那一站,都是不容忽視的矜貴氣質,臉色難看至極。

「言深哥哥,這個清潔工差點害我摔跤,還跟我頂嘴,你得幫我教訓教訓她!」

溫爾晚垂下眼,緊張的咬住下唇。

「你想怎麼教訓?」

「讓她跪着,把我的鞋和地上的水都擦乾淨。」

慕言深看向溫爾晚:「聽到沒有?」

「聽到沒有,快!」唐靜如狐假虎威的。

在慕言深面前,她沒有說「不」的資格。

溫爾晚應着:「好。」

她拿來乾淨的抹布,跪在地上仔細的擦着唐靜如的鞋子,大理石地磚倒映出她狼狽的模樣。

唐靜如得意的笑了。

看着溫爾晚弓着的後背,慕言深冷哼一聲,心頭蓄着滿滿的怒火。

多少人想成為慕太太,她倒好!嫁給他很委屈嗎?

就算她覺得委屈,那也只能受着!

慕言深從她面前走過,皮鞋還故意踩住她的抹布,碾壓着她的指尖。

溫爾晚沒有縮回手,任由他踩着,希望這樣能讓他消氣。

「言深哥哥,你真的結婚了嗎?」唐靜如像個跟屁蟲似的追過去,「可是,你答應過慕叔叔娶我的」

這門婚事,是張荷唆使父親為他定下的,因為張荷和唐靜如的關係很好。

昨晚張荷就是想讓唐靜如爬上他的床,沒得逞!

慕言深對她根本沒有感情。

「是,我答應過爸,」慕言深懶得搭理她,「你可以去找他理論。」

唐靜如:「」

這不就是讓她去死么!

「還有,你沒資格對我的員工指手畫腳。」

唐靜如氣得跺腳,在言深哥哥心裏,她還不如剛剛那個清潔工!

總裁專用電梯合上,將唐靜如擋在外面。

下班時間。

外面下起傾盆大雨,加重了溫爾晚的工作量。

她搞完衛生,累得腰都直不起來。

而慕言深排場十足,范嘉給他撐傘,司機為他開車門。

他和她,從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他看了溫爾晚一眼,對范嘉低聲說了句什麼。

「太太,慕總他」范嘉走過來,咳了咳,「讓您走路回家。」

開車都要半個小時,下這麼大雨,溫爾晚又沒帶傘,就這麼走回去的話會感冒發燒的。

「好的。」她點點頭。

面對溫爾晚的淡然,范嘉忍不住說道:「其實我覺得,太太您可以適當的示弱,跟慕總求求情。」

她只是笑笑。

一味的低姿態,也換不來慕言深的一絲絲憐憫,他只想看她越慘越好。

溫爾晚把帆布包往頭上一頂,衝進了雨幕里。

帝景園。

慕言深站在陽台,望着在大雨中的溫爾晚。

她的衣服打濕了,勾勒出姣好的身材曲線,玲瓏有致,隱約可見裏面的內衣。

他眸光一暗,這女人是故意的嗎!

越看越火大,慕言深抓起外套下樓。

別墅門口。

溫爾晚剛衝進屋檐下,恰好張荷從裏面走出來,兩個人迎面撞上。

「哎喲喂,我這把老骨頭差點散架,」張荷瞪了她一眼,「新來的吧!這麼冒失!」

「不好意思。」

道了歉,溫爾晚準備離開,張荷卻攔住了她,上下打量着。

「管家,你找這麼年輕貌美的狐狸精待在帝景園,是想做什麼?還是慕言深讓你這麼乾的?」

「張夫人,這是我們太太。」管家提醒道,「帝景園的女主人。」

張荷的表情立刻變了:「是你?原來那晚就是你撿了漏!」

她費盡心思才找到機會,在慕言深的水裡下了料,想讓唐靜如爬上他的床,結果全部都給眼前這個女人鋪路了!

溫爾晚沒聽懂:「撿漏?」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完本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