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傻子王妃不好惹
傻子王妃不好惹 連載中

傻子王妃不好惹

來源:外網 作者:江晚寧謝辰瑾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江晚寧謝辰瑾 都市言情

二十一世紀醫學博士江晚寧因故身亡,醒來卻發現自己變成了相府痴傻嫡女,還被偽善的後娘妹妹打暈替嫁,就在江晚寧絕望之際,發現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將上輩子所用過的醫藥用品實體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傳說中病入膏肓的王爺似乎並沒有生病……展開

《傻子王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疼!好疼!

劇烈的疼痛感讓江晚寧忍不住叫喊出聲,她剛張開嘴巴一大股水嗆進肺里,讓她的胸腔從內至外的刺痛,痛的她無法呼吸。

她怎麼掉進水裡了?!

江晚寧努力睜開雙眼,眼前水濛濛一片,她試着揮動着雙手,四周水的阻力讓她的行動極為艱難。

她不是飛機失事了嗎,怎麼會在水裡?

在求生欲的推動下,江晚寧憑藉著良好的水性,迅速從游到岸邊爬了上去。

抬眼環顧四周,灌木叢,花圃,涼亭,池塘……

入眼一切皆是電視里出現的古代建築,這裡是哪兒?

江晚寧抬手擦了一把臉,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完全變了樣,似乎是古代的服飾,所以她這是穿越了?

呵,她一個二十一世界的醫學博士,每個國家都爭搶着的外科聖手,居然穿越了?!

一陣風吹過,江晚寧裹着濕衣打了個冷噤,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自腦海里湧出,她還沒來得及捋清楚,一個女子的哭喊聲從不遠處的廂房裡傳來。

江晚寧不由自主地循着聲音走了過去。

「娘,我不嫁,我死都不嫁,嗚嗚嗚……」

古香古色的廂房裡,江晚歌撲在江夫人懷裡哭的梨花帶雨,上氣不接下氣,巴掌大的漂亮小臉上寫滿絕望。

她做夢都沒想到,身為相府嫡女她有一天會被皇帝指婚嫁給當朝睿王!

首先江晚歌得承認,四年前參加宮宴看到睿王謝辰瑾的第一眼她就心動了,當時她遠遠的看着那個丰神俊朗的男人,心如小鹿亂撞,當即羞紅了臉。

當時的謝辰瑾是大涼最年輕的戰神,挺鼻劍眉,風姿出塵,是大涼每個貴女心中的男神!

但,那是曾經!

現在的謝辰瑾卻是一個整日坐在輪椅上,大病小病不斷,連出恭都需要下人背,下人在一旁扶着才不會摔倒的殘廢病秧子!

雖然他是睿王,雖然他曾是最驚才絕艷的戰神,哪又如何,不過是過往雲煙罷了。

兩年前大涼與鄰國後晉開戰,謝辰瑾在戰場上中了埋伏被敵軍圍困,死裡逃生後落下了殘疾,身體狀況也從曾經的硬朗健碩變成了一個病秧子。

聽說性情也隨之大變,陰狠暴戾,喜怒無常,古怪乖張,最近還有睿王日日飲血的傳聞!

他的模樣還是那般俊朗非凡,但那又有什麼用?

她才不要嫁給一個殘廢將軍,一個隨時都會死的病秧子!那會一輩子都成為別人的笑柄!

「乖女兒,別哭了,看見你哭娘的心都碎了,為娘絕對不會讓你嫁給一個無用殘廢的。

」江夫人劉丹梅摟着江晚歌輕聲安慰着,眼睛狠狠地瞪着站在一旁的江浩文。

這件事都怪他,陛下提議親事時他沒有當場回絕,這才讓陛下有了賜婚之舉。

就算睿王是名副其實的皇家血統,上了皇家玉牒的親王,但讓自己從小嬌養着的乖女兒嫁給一個殘廢,劉丹梅絕不會同意!

「晚歌絕不能嫁給睿王!老爺,您不能為了自己的仕途把她往火坑裡推!誰知道那個睿王還能活幾天啊,您這是推着晚歌過去當寡-婦!」劉丹梅抹着眼淚哭訴。

江浩文環顧四周,緊張道:「夫人吶,你怎麼能這樣說睿王,好歹他是陛下親封的戰神,是陛下疼愛的胞弟……」

劉丹梅揚起了聲音:「我在自己府里還不能說句實話了?整個大涼誰不知道睿王的真實情況?估計宮裡連這位爺的棺木都備好了!我不管,我的晚歌絕對不能嫁給他!」

江晚歌聽到這裡拉高聲音哭得更厲害了:「爹爹,您怎麼這麼狠心,這是女兒一輩子的事兒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答應了……」

江浩文長嘆一聲,無奈道:「夫人,不是我着眼於自己的仕途,而是陛下和太后許諾的聘禮讓人無法拒絕,陛下說只要我們相府願意讓嫡女嫁入睿王府,就會封嫡女為縣主,整個相府男眷皆官升一級,連夫人你也會被封為一品誥命夫人……」

江浩文的話還沒說完,劉丹梅猛地抬起頭晃了晃沉浸着悲傷中的女兒,二人眼裡露出精明貪婪的光!

縣主!一品誥命夫人!

哪一個拎出來都是莫大的榮耀!

「娘!」江晚歌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搖了搖劉丹梅的胳膊撒嬌,「娘親,我想當縣主……」

在大涼只有皇室血脈的女子才能被封為郡主縣主,若她能被封為縣主那定能在功勛貴族的小姐圈裡被追捧!

劉丹梅心裏也對『一品誥命夫人』的頭銜垂涎不已,但她總不好為了自己的私利葬送女兒一輩子的幸福,她猶豫道:「晚歌,以你的才情當個太子妃完全沒問題,你不要因為……」

「爹爹娘親,你們忘了嗎,咱們相府還有一位嫡女呢。

」江晚歌坐直身子漂亮的眼睛上閃過一絲狡黠,「誰規定一定是我這位嫡女嫁給睿王呢,江晚寧不也是相府名副其實的嫡女嗎。

劉丹梅像是想起什麼一般,高興地拍了拍手,點頭附和道:「對對,江晚寧也是相府嫡女,老爺你可不能偏心,把那個傻子藏起來,把晚歌給推出去!」

「我們可以把江晚寧嫁過去,她是睿王妃,我是縣主,母親是誥命夫人!太完美了!」江晚歌興沖沖地盤算着。

江晚寧?這不是在說自己這原身嗎?

蹲在門口的江晚寧將裏面三個人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同時也對自己這具身體有了些許了解。

誠如江晚歌所言,江府確實有兩位嫡女,原主江晚寧與自己同名同姓,是江浩文的原配夫人李氏所生。

這江晚寧出生後不久,府中突發大火,李氏葬身火海,江晚寧雖說撿了一條命,但容貌受損,左臉頰有一大塊燒傷。

李氏去世兩個月後江浩文將貴妾劉丹梅扶正,沒過多久二小姐江晚歌出生。

因着劉丹梅是續弦正室,江晚歌出生後便頂着正統的相府嫡女名頭,自幼嬌生慣養,才情俱佳,膚白貌美,還未及笄便被坊間傳為大涼第一美人。

而江晚寧沒了母親傷了容貌,長到兩三歲時被人發現是個腦子不清楚,口齒不伶俐的傻子,江浩文覺得丟人,便隨意找了個閑置院子把江晚寧丟進去,讓她自生自滅。

這些年江府上下,只知二小姐江晚歌,不知大小姐江晚寧,連帶着對江晚歌的稱呼都是獨一無二的『嫡小姐』。

江浩文犯了怵:「不行,這可是欺君大罪,被發現了還得了?」

「老爺,這哪裡是欺君了?江晚寧是上了相府族譜的,正兒八經的嫡女,不過是這些年身子弱,沒有出去見人罷了,哪怕禮部來查咱們拿着族譜出去,誰都挑不出錯!」劉丹梅一掃面上的喪氣,拉着江晚歌的手道,「難道老爺真想把我們晚歌嫁給毫無用途的睿王?她往後是能做太子妃的!」

江浩文抬眼看了看江晚歌,這個女兒年方十六,是大涼有名的才女,更有大涼第一美人之稱,將來確有機會入駐東宮,成為他仕途的一大助力。

見他猶豫,劉丹梅煽風點火:「老爺,江晚寧是個傻子,養在府里這些年不知道浪費了多少糧食,往後也沒機會嫁人,這次她能嫁給睿王成為睿王妃是她的福氣。

江晚歌眨着眼:「爹爹,用江晚寧一個傻子換個親王女婿,這買賣只賺不賠的,更何況睿王是殘廢加病秧子,江晚寧是醜女加傻子,他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老爺您就應了罷……」

就在劉丹梅和江晚歌輪番給江浩文洗腦時,江晚寧一身泥濘躲在門口,靜靜聽着他們爭吵。

她低垂着頭,凌亂披散的頭髮蓋住大半張臉,讓人看不清她臉上猙獰的傷疤。

就算有過往僕人發現她在這裡,也不會有人發現此時的江晚寧星眸微閃,眉眼彎彎,嘴角上揚出一個好看的弧度,露出一絲嘲諷!

根本沒有半分傻子的樣子!

《傻子王妃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