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連載中

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來源:外網 作者:雪未央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雪未央

app2(); 在他的精神世界裏,做人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可,前提是別人不犯他。 否則,但凡是犯上他的人,他從來不會象喻色那樣手軟,也堅決不會放過。 放過其實就是縱虎歸山,早早晚晚還會回來找自己麻煩的。 「墨靖堯,我原本是想我最近太倒楣了,所以才一定要去,不過現在,我覺得我挺幸福的,其實也沒有很倒楣。」 「嗯,不倒楣。」 「墨靖堯,那個製造你車禍的主謀,你抓到了嗎?」 車廂里一陣沉默,墨靖堯沒有回答喻色。 喻色展開

《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章節試讀:

看到女子扶着腰的動作,喻色笑了,「都拉水了,真不容易。」

這女子剛從洗手間出來,沒有聽到之前眾人的對話,這一聽到喻色這話,便氣憤的道:「還不是這店裡的食物有問題,不然我怎麼會拉水?太氣人了,我要告你們店裡的衛生不合格,指不定專門往菜里撒病毒,哎喲喂,疼死我了。」說著,又捂上了肚子,轉身又往洗手間跑去,那樣子,真不象是裝的,是真的拉肚子是真的肚子疼。

喻色似乎是站累了,隨意的拉了把椅子坐下,「剛剛那位女士從小到大最多也就得過感冒發燒之類的病症,沒想到今天栽在陳記了。」

「可不是嘛,要不是陳記這菜色有問題,我姐姐很少生病生成這個樣子的。」

「對,她身體底子不錯,一年到頭幾乎吃不上一次葯,倒是你們兩個一個是腎積水這不能吃那不能吃,一個是脾胃不好吃飯總沒胃口,不過難得的是今天的胃口不錯,這麼大份的六個菜,你們三個人居然差不多都吃光了,跟男人的食量差不多,呵呵。」

聽到喻色說出自己的病症,女子臉色微白,直接懟向喻色,「你……你亂說什麼,我們兩個的身體比我干姐姐的好多了。」

「你確定?我醫院系統正好有朋友,要不要調一下醫院的系統查一下你們三個人的過往病歷史記錄?我保證不出十分鐘,就能查到是我說的對,還是你們撒謊不承認?」正好服務生端過來一杯牛奶,喻色拿過杯子,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笑着說到。

此一刻,她雖然是坐着,迎面的兩個女人是站着的,可是兩個人居然一點也沒有居高臨下的優越感,看着喻色,一時間竟是半天也沒有回應一句話。

眼看着眾人的視線都射了過來,再不開口好象質疑的越來越多了,其中一個女人才硬着頭皮開口,「你胡說八道什麼,空口白牙的,難不成你還比我們兩個更了解我們自己的身體?我們沒病。」

「這個,不是你們自己說你們兩個身體好就真的好的,嗯,我現在就請醫院證明一下你們身體到底是什麼情況。」喻色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先是發了一張照片,隨即就撥給了莫明真。

莫明真幾乎是秒接,「小祖宗,剛發的照片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她們兩個叫什麼名字,只有這兩個人的照片,幫我查一下t市的醫療系統,我想確定一下個子稍高一點的那位女士是不是有腎積水住院經歷,稍矮一點瘦一點的是不是脾胃不好經常去醫院開一些醫治脾胃的葯,嗯,限你十分鐘內查出來把結果發送到我手機上。」

莫明真那邊聽完,立碼一個『好』字,隨即就掛斷了。

要查兩個人的身體健康情況這很容易,他只要給醫療系統的人打一個電話就解決了。

但是這沒有名字只有照片的人的身體情況,可就不好查了。

要先把兩個人的照片放到大數據里先查出名字,然後才能篩查出來這兩個人的醫院診療情況。

這是需要時間的,十分鐘實在是太少了,這要從戶藉科跨度到醫療系統,實在是一個大工程。

但是小祖宗要結果,他就必須要辦到,所以,半個字也不敢多說的生怕浪費時間,趕緊去辦了。

喻色吩咐完了,就掛斷了電話。

此時一直跑洗手間的女人又出來了。

衝著王經理道:「我都拉脫水了,我要你們登報向我賠理道歉,還要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和馬上要去醫院看病的費用。」

王經理擦了擦汗,不過卻是不卑不亢的道:「你這拉肚子的病況應該不是吃我們這裡的食物引起的。」

「不可能,我進來的時候好好的,一吃了你們的菜就出了問題,在座的人要是不相信,可以調監控,查看一下我進來的時候是不是好好的,我明明好好的人,結果一吃了你們的菜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們想不承認,那可不行,事實擺在眼前,我人就在這裡,你們想賴帳是不可以的。」女人手扶着餐桌,有些虛弱,但是一點也不示弱的就是吵架的樣子。

王經理的汗意更濃,正不知道要怎麼接話過去的時候,喻色特別適時的開口了,「呵,人呢,說話可不能太滿了,說慌話是要被打臉的。」

「你才說慌,你才被打臉。」聽到喻色這一句,再加上同伴衝著她朝喻色直努嘴的表情,拉脫水的女人這才反應過來喻色不是來幫襯她們的顧客,而是來拆她們台的,不由得吼向了喻色。

「誰說謊誰自己清楚,自己吃了什麼,哪怕是拉了水跑了一百次洗手間都拉凈了,但只要到醫院一檢查,吃了什麼立碼就現原形了。」

「我能吃了什麼,我就是吃了這陳記里的飯菜罷了,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你是不是這家店裡的托?你就是想幫襯着陳記來打壓我們顧客,你太過份了。」見說不過喻色,另一個女人直接說喻色是陳記的託了。

比起幾個女人的惱羞成怒,喻色則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呃,我不瞞大家,我呢,是啟美一中剛畢業的高中生,我在啟美一中讀了三年高中,最喜歡吃陳記的飯菜,所以呢,我是這裡的忠實顧客,我之所以出面,是因為我知道這位女士是怎麼拉肚子的。」

喻色這一句說完,現場的人全都看向了她。

「小姑娘,她不是吃這裡的菜吃出問題的?」

「剛才她們三個人進來的時候看起來都健康的很,結果吃着吃着,這女人就開始跑廁所,這不象是假的,是真的吧,小姑娘,你說話要有證據。」

「丫頭,你真能看出來她是怎麼拉肚子的?」

現場的人這個時候都湊了過來,全都好奇的看向喻色,只為,喻色淡定沉穩的坐在那裡,有着與她年齡不相符的成熟穩重,讓人莫名的就想要相信她說的話,但同時又覺得她一個小姑娘,根本不可能看一眼就能看出來人家為什麼拉肚子吧,那未免太神了。

《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