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連載中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來源:google 作者:熱情的亞楠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樂心 蘇皓 都市小說

G市醫科大實習中醫師蘇皓無意間進入一間名為振中堂的醫館實習誤打誤撞中捲入一場籠罩G市的陰謀風暴,這場紛爭中有異獸,有人心最終蘇皓能否全身而退?展開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試讀:

「阿皓,你聽到他們說的了嗎」

「聽到了。我覺得他們說得對,對於我們醫學生來說實習這一年至關重要,我大三開始就關注來學校招聘的醫院了。咱們G市醫科大作為G市最一流的醫科大學,許多名醫都是畢業於此,其中王牌專業中醫專業更是誕生了不少仁心仁術的業界領軍人物。

所以每年來招聘的單位牌面都不會太差,其中最好的莫過於學校的附屬醫院,其次也是省第一人民醫院,市第二醫院,市中醫專科院等三甲醫院,就算偶爾有民營醫院來招聘,也必然是待遇很高的單位,第一次聽說有醫館這種類似診所的單位來學校招聘實習醫師。

也不知道今年就業辦的老師們怎麼想的」蘇皓無奈地搖了搖頭

丁蕊接着蘇皓的話頭說了下去「嗯嗯,雖然我不如你知道得多。但是我也有所耳聞。我聽我們寢室學中醫的二姐說了,今年除了往年固定的幾個單位之外,多了一個叫「振中館」的中醫館來招聘實習醫師,只要一個人,而且給出來的待遇和附屬醫院的差不多,但是相應的要求也沒低多少。大家都很好奇這個醫館是什麼樣的醫館,能給出這麼高的待遇,二姐說了他們班有個同學正好住在附近。說那個醫館看起來雖然乾淨,但是破破爛爛的。他讀中學肚子疼的時候去看過病,就收了十多塊錢。看病不給藥方子。而且葯必須在店裡買包好的。

雖然規矩古怪,但是真的是藥到病除,當天晚上喝了葯兩小時就好得差不多了。那個醫館那麼多年就兩個人,一個老頭和一個小姑娘。就是一個社區門診一樣的袖珍醫館。那個同學看到自己家的社區門診來咱們學校招聘醫師,還給這麼高待遇也覺得不可思議。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騙子,哎,果然人心不古啊。」

蘇皓滿頭黑線的心想女人的八卦能力真的強,居然連人家生意好不好都搞到情報了。

「行醫者,醫者仁心,救死扶傷,振中館確實是個小醫館不錯。但是比起大醫院必須先交費後入院,李醫師開辦振中館以來,N街所有街坊鄰居大病小病均由李醫師醫治,且窮困潦倒者均可賒付診金甚至義診,創館至今各種疑難雜症李醫師均妙手回春。至於二位所說的我館開出的條件及待遇,我館行事一向說到做到,二位大可放心,我館既然開得出這個待遇必不會食言,只怕來者皆是庸才。話說回來,對於不知道的事情各種道聽途說,反而才非君子所為吧?果真是人,心,不,古呢」不知何時,二人桌旁站着一個女人。或者說女孩。

這名女子黑色長髮及腰,耳朵點綴着紅豆耳飾,身着黑色旗袍,旗袍上用淺一點的黑色絲線刺繡點綴着鳶尾花。光腿腳踩黑色的素雅高跟鞋。一手還懷抱着兩份塑封皮的簡歷,看來應該是剛才未通過面試的同學的。雖然穿着老派,但是這女子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的模樣。此刻正面無表情地看着二人。

正值六月天,即使店裡有空調,但是人的汗毛上不免有絲絲汗珠。但是這女子全身竟然感覺不到一絲暑意,反而讓人覺得有些寒冷。加上此刻蘇皓丁蕊二人背後戳人脊梁骨被人當場撞破的尷尬境地,蘇皓感覺度過了人生最漫長的10秒。這10秒時間彷彿凝固的都滴水了一般。

丁蕊此刻顧不得用腳趾在地磚上把剩下的三室一廳扣完了,趕緊輕踹了蘇皓一下。以她的人情世故能力,根本無法處理這個尷尬局面。蘇皓被丁蕊一踹趕緊回過頭來賠着笑臉說到:「這位姐姐對不住,您是振中館的人事吧?我們都是學生,您也知道學生之間沒啥事就愛傳一些有的沒的,這件事是我們不對,給您賠禮道歉了,我在這給您保證,此事到此為止,我們再也不會以訛傳訛了。實在對不住」

「那就好,既然你也道歉了,我必不追究。我不是什麼人事,我也是中醫師。作為前輩我只是提醒你們,不要忘記初心,行醫者的使命乃是救死扶傷,懸壺濟世。如無此志向,在醫道上必然無建樹。」

對方依然面無表情,彷彿古寺里的一座佛像。

「還有,我今年才21歲,不是什麼姐姐。」

「呃...那麼···妹妹······?」

「你!·······」

「謝謝惠顧,歡迎您下次光臨」店裡只剩下送賓感應器冰冷沒有感情的語句。終於結束了這場尷尬到致命的意外。黑衣女孩翻了個白眼轉身離開了店裡。「我沒看錯吧?2022年了還穿旗袍的女孩子怎麼可以翻白眼?還可以翻到這個角度?」蘇皓內心無語道

「呼····阿皓多虧有你,下次我再也不嚼舌根了。我一個人絕對社死在這裡了」丁蕊終於完成了用腳趾扣出三室一廳的大工程。她的額頭上都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我錯了」

兩人打鬧中度過了一下午之後,蘇皓終於把丁蕊哄好送回宿舍回到了家裡。得先回家裡一趟。大學四年蘇皓鮮少在宿舍居住,主要是在家裡住慣了。而且表弟高中學業繁重,姨媽雖然病情穩定但是身體還是很虛弱。蘇皓每天回家也能幫助家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回來了」擠了半小時公交蘇皓回到了破舊的家裡。熱到胸口和腋下的衣服都在滴水了。可他知道還有事需要做。

「哥,你回來啦,今天辛苦啦。最近我期末考試完了家裡的活我都幹完了,你快點去洗澡吧。」弟弟鄧濤從房間探出腦袋大聲對蘇皓說道。

「好嘞,我下周有很重要的考試,這周就辛苦你了,小濤」蘇皓回應道。

高三的畢業生哪裡有什麼暑假,但是下周的考試確實是自己人生不亞於高考的重要考試,表弟的這份心意讓蘇皓覺得這三年的付出沒有白費,這個家不止他一個男人。有這樣的家人,這個家才讓人如此依戀。

「阿皓回來了?咳咳...」主卧傳出姨媽的呼喚,蘇皓趕緊來到床前。「優秀畢業生的**今天拿到了,你侄子還是一如既往地優秀,這兩萬塊你拿着,下周的化療讓小濤帶你去。我要參加G市醫科大附屬醫院的招聘筆試。」蘇皓臉上帶着爽朗的笑容將姨媽扶起來輕輕揉着肩膀。「這些年辛苦你了阿皓...」姨媽有些氣虛地說道。

自從蘇皓6歲父母意外身故之後,張琴兩口子就主動接過了蘇皓的撫養權。她暗下決心替自己姐姐把這個遺孤撫養長大。哪怕十年前老公失蹤後,也沒有動搖過張琴的決心,憑着曾經潑辣的性格硬是一個人將兩個孩子拉扯長大。

雖是姨侄,但是兩人早已情同母子。自己三年前生病之後蘇皓的一系列所作所為,更是讓張琴感動不已。

張琴定了定神稍微恢復了精神。自己坐正拉開蘇皓給自己按摩的手。「行了阿皓,快去把澡泡了,你那個死鬼姨父給你們啥也沒留,就留了個泡澡的葯浴方子。你看你跟你弟從不生病多虧了那個偏方。你趕緊去把澡泡了。不然老娘要揍你了」「小辣椒要發火了,那我可得乖乖聽話了!」蘇皓笑着趕忙連聲應和,彷彿當年那個小辣椒張琴又回來了要揍自己了。可是他心裏明白這只是姨媽為了不讓他擔心強打精神罷了。

一家人打鬧完,蘇皓終於到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熱水澡。生活真是充滿了盼頭。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