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連載中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來源:外網 作者:沈年傅澤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沈年傅澤霖 都市言情

她是無家可歸的傻子,他是病入膏肓的將死之人,一場意外的婚姻,將兩人的命運緊緊綁在一起。 世人皆知,傅總夫人是個傻子,離開了傅總就活不下去。 卻不知,在這背後,是男人抱着那個傻子,一遍又一遍的說:「年年,沒有你我該怎麼活下去。」 沈年以為他是自己的救贖,最後才發現,原來她才是那道跌入地獄的光。展開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試讀:

沈年心虛地看着他,咬着牙,小聲說:「遠一點就下去。」
傅澤霖還想說什麼,突然瞳孔一縮,眉眼染上幾分痛苦之色,他抓着胸口,整個人都在顫抖。
助理察覺到不對勁,回頭一看傅澤霖的狀態,嚇得魂飛魄散,「少爺!」
傅澤霖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
沈年也嚇壞了,他又和昨晚一樣了,她焦急地說:「葯!吃藥!」
助理道:「沒帶葯!少爺很少出門,車裡沒有備葯,完了完了,你氣他幹什麼?少爺要是出了事你就死了定了!」
助理慌裡慌張的踩着油門,車子如同離弦之箭衝出去。
沈年看着旁邊痛苦的傅澤霖,她慌亂的不知所措,一個勁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車子一路闖紅燈到了醫院,而接到電話的醫生早已提前準備好了擔架在門口等着。
助理一個急剎車,沈年沒坐穩,額頭撞到了車窗上,磕紅了一大片。
醫生護士將傅澤霖扶到擔架上,年輕的醫生熟練的拿出葯給傅澤霖服下,而後問助理:「郭南,這怎麼回事?」
「唐醫生,先別問這些了,少爺他不會有事吧?」
很顯然這兩人是認識的。
唐醫生道:「死不了,快把人送到急救室。」
沈年下了車,看着忙碌的醫護人員進入醫院,她一時間不知是該離開,還是該跟進去。
但是兩個保鏢沒有給她選擇的機會,攔住她不讓她走。
「沈小姐,在確保少爺平安無事之前,你不能離開這裡。」
沈年害怕極了,她望着兩個保鏢,試圖解釋,「我不是故意氣他的。」
保鏢帶着墨鏡,面無表情,並不回答她的話。
沈年失落的低下頭。
保鏢帶着她來到急救室外,和保鏢一起站在門口等。
一小時後。
急救室燈熄滅,唐醫生走了出來。
郭南立馬上前問:「唐醫生,怎麼樣了?」
「沒事了,不過到底發生什麼,把他給氣成這樣?」唐醫生視線一轉,落在沈年身上,似乎才發現有這麼個人存在。
「還不是她。」郭南沒好氣地看了眼沈年,多少帶着點敵意。
沈年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唐醫生饒有興趣地打量着沈年,注意到她額頭上的紅腫,「你受傷了,我幫你處理一下吧。」
「不,不疼。」沈年往後退了一步。
唐醫生眼中有幾分微妙,很難相信是這個怯生生的女孩把傅澤霖氣進醫院。
「不疼也要處理,否則你這腦袋會腫成氣球,過來吧,很快的。」
沈年回頭看了眼郭南,請示他的意見。
郭南心裏只有傅澤霖,沒工夫管她。
沈年只好跟着唐醫生去了。
唐醫生給她額頭的傷擦了消毒液和藥膏,沈年正襟危坐,身體崩的筆直。
「你叫什麼名字?」唐醫生問。
「沈……晚。」
「哦?」唐醫生有幾分詫異,「你就是傅澤霖新娶的夫人?」
「夫人?」沈年茫然地看着唐醫生,不太理解這個詞。
唐醫生微微一怔,又笑了一笑,「沒事,傷口處理好了,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好。」
唐醫生雙手揣進大白褂兜里,走出了診室,並且關上了門。
沈年在屋裡等了好久,唐醫生也不見回來,她有些慌,因為她沒有地方可以去,也沒有人要她。
上午衝動的跑出來,她完全沒有去想,獨自一人應該怎麼生存下去。
她想着,眼淚就掉了下來。
下午五點。
唐醫生推開病房的門,裏面傳來郭南的聲音。
「少爺,算我求你了,你別拔了。」
郭南死死抱住傅澤霖的胳膊,而傅澤霖卻堅持要將輸液針頭扯下來。
「我還沒死,住什麼院?滾開!」
「少爺,就算不住院,好歹也等輸完這瓶在走吧。」
「郭南,我看你是不想幹了,你滾不滾?」
郭南欲哭無淚,扭頭看見唐醫生進來,像是看見救命稻草一般,「唐醫生,你快勸勸少爺吧。」
「一個月不見,你還是這個臭脾氣。」唐醫生緩步走過來,對郭南說,「你放開他,讓他拔,反正也沒幾天活頭了,早死晚死都一樣。」
此話一出,郭南和傅澤霖皆是一頓。
「唐醫生,你說什麼?你可別開這種玩笑。」郭南大驚失色地說。
傅澤霖則是眯縫着眼,不為所動。
唐醫生聳肩,「我可沒開玩笑,最多還有三個月,要是再沒有找到合適的骨髓,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
「啊……這可怎麼辦?」郭南表現的比傅澤霖還緊張,彷彿他才是那個病入膏肓的人。
唐醫生瞥了眼傅澤霖,後者並沒有被他的話嚇到,他淡定的拔下針頭,下床,穿上外套,只是沉默。
唐醫生皺了皺眉,在傅澤霖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開口,「喂,我找到了和你一樣的血型,要不要做個配對。」
「不用。」傅澤霖頭也不回,「你找到的還少么?」
一次次的失望,他已經受夠了。
從一開始的憤怒,到現在的接受,傅澤霖早已不再抱任何希望。
唐醫生追出去,拉住傅澤霖的胳膊,「澤霖,你再,相信我一次,最後一次,若是匹配不成功,我絕不會再勸你。」
傅澤霖一頓,側頭看着唐醫生。
良久之後,傅澤霖開口,「是誰?」
「她。」
傅澤霖順着唐醫生視線看去,走廊盡頭站着一個麻花辮的少女,牛仔背帶褲――正是沈年。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