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時空之間的我們
時空之間的我們 連載中

時空之間的我們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的花兒落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許言 露露西

本書講了在各個時空生活着的神的後裔,人的悲哀,不幸的死亡後在天國遇到使者,懇求有再次重生的機會,再生的他們又是否能擺脫悲哀,得到幸福展開

《時空之間的我們》章節試讀:

我會化作一捧塵灰,流連於他的指尖。在他溫柔而深邃的眸光中,散作星辰,逝於長風。

我們都喜歡光,儘管稍縱即逝。但你還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顫的名字。風掠起他挑染的碎發,掀起如浪般的繾綣情思。一如他與你初見。

你如天外來客闖入他的生命中,又如來時那般悄然離去。在他長河般的歲月里灑下一縷微光。儘管它稍縱即逝,仍留下了心頭縈繞的溫熱。

他說他最喜歡的花是勿忘我,花語是永恆的愛。但那藍色的雋永並不適合他,他生於焰火,但一生熱烈。但他嚮往那山野間雲霧般的藍色花海,其實那只是為了提醒自己,勿忘你。

你說,如果可以存有一點私心,我希望我能在你的身上留下什麼紀念的東西。所以他在你深情吻過的眼尾描上一抹緋紅棲於其上,彷彿是你的化身。從此他的餘光,皆為你。

溫柔得讓人難以置信他是個惡魔。

他行走於四百年的匆匆歲月里,

溫柔得不着邊際,又強大得令人心顫。

他的生命漫無邊際,足夠他覽盡這世間的滄海桑田,足夠他與萬千個靈魂相遇,直至他們湮滅。

他留下的足跡或許會風蝕於歲月,但那些溫暖永不褪色。

「生命只有一次,而我將它獻給惡魔。」

你曾對他許諾於他亦然,你的逝去彷彿就在昨天。

他扣緊你皺縮的手,歲月在你臉上烙印下無情的痕迹,而他光艷如舊。

彼時韶光微醺,他眼底濕潤,如一汪深潭,此刻卻為你漾起漣漪。

他見證過太多的生離死別,但從未像現在這般不舍。在那一刻,他似乎理解了人類的情感,又似乎沒有。

他第一次體會到眷戀與別離的滋味,但他還不能完全理解牽掛與思念的含義。

只是直覺告訴他,從今以後,不會再有如你一般使他甘願為之駐足百年的人了。

這就是……所謂的悵然若失吧。

風掠起他挑染的碎發,掀起如浪般的繾綣情思。

一如他與你初見。

你知道惡魔不會落淚,你也不忍他落淚。所以你自始至終都是微笑着的,因為有他在,死亡不足以帶來絲毫恐懼。

你顫巍巍地啟口,對他訴盡最後的留言:

I will be always along with you.

(我的主人,請一路遠行。

我時而藏在你的影子里,

時而化作親吻你腳尖的細浪,

我將長伴你左右,從未遠去。)

他又想起這段話時,彷彿原野盡頭有誰在呼喊他,

會是你嗎?

只有曠野清風回答他。

一如這百年孤獨。

觥籌交錯竟彷徨,笙歌落盡故人散。

聲色犬馬尤如是,黃粱百年夢闌珊。

風吹動了他羽織上的彼岸花,攪亂了他幾乎不再泛起漣漪的深眸。

萬里清風應猶在,知是故人來。

阮尾

浪漫不能有預謀,因為你不知道,路什麼時候到頭。花因何而腐朽,而他又與誰談論你不曾聽聞的憂愁。

「Im back,darling ~ ”

他對着空無一人的家大聲喊道。

他接着又自顧自地說些日常瑣碎的話,好像有個人和他聊天一樣。

他打開書房塵封許久的門,散落一地寫了又扔,扔了又寫的手稿多到連落腳地都沒有。

自你走後,他一個字都寫不下去。

因為一落筆,就會習慣去寫你的名字。

還要這樣自欺欺人下去多久呢?

他不知道,他只想逃避這個現實,越久越好。

至於別人說什麼性子孤僻,精神有問題,又有什麼可在乎。

「她真的很堅強,在只依靠藥物治療的情況下竟然比預期時間延長了三個月生命。」

那個醫生說的話如夢魘般縈繞在耳畔。

如冰河嘩啦一聲傾瀉在他的心坎上。

為什麼…為什麼要一個人面對這些,明明我可以陪你一起的,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你清楚自己還有多少日子,還白白浪費在陪我寫小說上,你說過想要去埃及看金字塔,去北歐看極光….

在我以為能和你長相廝守的時候撒手,還每天對我露出那麼溫柔的笑容,誰能想像你竟然在忍受着癌症的煎熬之中。

我想你想到發狂,可我無能為力。

我幾乎快要恨上你,可我忘不了你的笑顏啊。

兩頰紅潤的酒窩,彎彎的眉眼,如一枝春意初綻,一經入眸,便永生難忘。

同你共度的美好回憶,如初夏白瓷梅子酒,初嘗只覺爽口,回味卻覺牙酸。

他關上書房的門,去卧室拿出一袋子密封的衣物。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件抱着,蓋在泫然欲泣的紅腫眼眶上。他怕你的氣息消失,珍重地把你所有留下的衣物都收進密封的袋子里。如果有一天連你存在的最後一點痕迹都不在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騙自己了…..

他抱着你的襯衫逐漸安心下來,困意席捲而來。

在夢裡,他和你躺在挪威的草地上看極光暈染了整片夜空。

大夢一場,夢裡山河無恙,情人一雙,夢醒淚沾枕巾,滿目寂寥。

此生無計共白首,只余千里一人游。

瑪麗特

山間的晚風好像吹散了什麼,曾經說要一起吹晚風的卻再也沒了以後。

天災人禍從來無法預料,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上一秒和他談笑風生的你下一刻竟然就躺在慘白的病床上再難開口。

在你的心電圖只剩下「滴——」的一聲的時候,他覺得神明賜給他的所有祝福都被盡數收回,眼睛失去了高光。

世界逐漸褪色,從今起只余凜冬。

他以為你會是神賜給他生命里的光,

所有的晦暗都留給過往,從遇見你開始,凜冬散盡,星河長明。

無數次的患得患失,他總覺得自己不配得到你的偏愛,在你一次次的寬慰下才初次品嘗到安心的滋味。

他踩着碎了的十七歲,用無數次歷盡的深淵鋪路才能在晨間惺悵的夢囈中伸手觸碰你的溫度。

可惜只是轉瞬之間,命運就將光明從他身邊奪走。

他的世界失去了陽光,萬物凋零,再無生機。

難道神明啊,連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你都不肯施捨給我嗎?

你曾教過他如何面對生活中的種種挫折:

「When clouds part,one sees the sun. ”

只有歷經瓢潑大雨,方能守得雲開霧散。

他從風雨中走來,又怎會不領會風餐露宿的困苦。

可既已經歷過夜雨般溫涼的縱容,就算肅殺的秋風相伴而生,又怎會甘心回到無情無雨的荒原。

你留下的丁香花開了,可以回來看看嗎,

你的小狐狸一直在等你回家。

金查畫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

他從未想過會以這種方式與你告別。

身為一名咒術師,他最清楚不過了,在看見你伏倒在桌前,身邊倒着一個散落一地藥片的空瓶那一刻他就知道,你去意已決,靈體隕滅。

他無一夜不責備自己的粗心,出門前竟忘記藏起這瓶葯。他也低估了你抑鬱症的嚴重性,竟然一絲留戀都沒有地離開這個世界。

是他還不夠好嗎…..

他精通這科學世界的原理,也有能力觸碰科學無法解釋的領域,可他救不回你。

他不敢運用咒術召靈,儘管萬分不甘——

但他知道,他給不了你想要的自由。

只有這點,他無能為力,且無法接受。

所以他晝夜無分,黑白顛倒,渾渾噩噩。

他忘卻不了你的一顰一笑,

你如破雲而出的一縷晨光,又似晚霞最後的回眸。

勇敢而多情,繾綣而絢爛。

可他握不住,只能看着你的背影消逝於風,

世界的色彩也隨你一同褪卻,

留給他漫漫長夜,遙夜迢迢。

I am because you are.

我因你而存在。

不告而別的騙子,我要你來生因果與我糾纏交錯,

生生世世。

丁湘

我與往日圍爐煮酒,你始終是最燙的一壺。

「砰」

一聲槍響,血肉橫飛。

他一槍打爆了那個殺了你的走狗。

當然,他把這個傢伙背後的老窩也端了,但這都難解他的心頭之恨。

觸他逆鱗者死,這是他的規矩,也是他從痛苦中解脫的唯一辦法。

他無法控制自己不去復仇。

一閉上眼,眼前就會閃現你倒在他懷裡的模樣,眼睛逐漸失去光澤,臉上褪去血色,連心跳聲都漸漸平息….

那一刻,他與以往完全不同地輕輕抱住你,如捧在手心的易碎寶物一般。強忍淚意,在你耳邊呢喃。

Good night, my love.

晚安,我的摯愛。

意識再次清醒的時候,

他紅着眼眶看見一片血色,無法控制自己的殺意。

為什麼接下那一槍的不是自己?

他悲憤得泣不成聲。

那是一頭雄獅無聲的悲怮。

他永遠只把黑手黨boss行走於黑夜的手腕和狡黠留在家門以外,而對你而言,他是一隻天天把pog掛在嘴邊的大金毛而已。

殊不知,他是一頭幹練的雄獅,只把柔軟的肚皮翻過來任你揉捏罷了。

今後獅子不會再有軟肋了,也再也沒有如你一般觸碰他柔軟肚子的人了。

他的身份只剩下殺戮和血腥,

以及在香煙的煙霧中,浮現起的你的笑顏,

和散落一地的苦澀與悔恨。

尹樹

你於萬里清風中浮現,撫過他緋紅的眼尾。只是相擁,就如同跨越了匆匆百年。

「這無盡的悠長歲月,一定是與你相遇的代價。」

阮尾

「這次…不是夢嗎?你真的回來了?

這一次要是走的話,不如帶上我一起吧….」

他緊緊抱住你,任由你怎樣掙扎都不肯放鬆。

瑪利特

他幾乎快要哭出來,抱着你的脖子不肯撒手。眼裡滿是依戀。

「這次至少….讓小狐狸走在你前面好不好…」

金查畫

他把紅線繞在你的指間,垂眸與你十指緊扣,在你被他吻得迷亂之時聽見他蠱惑的低語。

「我詛咒你….與我同生共滅,再不分離。」

丁湘

他看到你的一瞬間紫金色的眸子驟縮,隨即撲向你的懷裡,連口袋裡的左輪手槍掉在地上都渾然不知。

「You exist, therefore I am.」

我因你而完整。

《時空之間的我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