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史上最強雜兵
史上最強雜兵 連載中

史上最強雜兵

來源:google 作者:盧森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盧森保 魯魯修

【】sg第6章夜深人靜之時,不列顛十一區東京租界某街道的某個下水井蓋突然打開,一個黑影一點點爬了出來又一陣詭異電閃雷鳴中,黑影仰天長嘯,如同剛從肖申克監獄裏逃出來的犯人靠着這具身體還殘留的記憶,己經...展開

《史上最強雜兵》章節試讀:


第6章

夜深人靜之時,不列顛十一區東京租界某街道的某個下水井蓋突然打開,一個黑影一點點爬了出來。又一陣詭異電閃雷鳴中,黑影仰天長嘯,如同剛從肖申克監獄裏逃出來的犯人。

靠着這具身體還殘留的記憶,己經與黑夜融為一體,如喪屍一般的盧森保,終於憑着本能找到家了。原本對住房問題有些心理準備,甚至己經做好露宿街頭準備的盧森保。居然發現家是在東京租界的高級公寓區,看樣子還是個有錢人。

那他加入抵抗組織幹什麼?盧森保搞不懂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在想什麼了。參與反抗組織可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今天自已可是深切的體驗到了。都有錢有身份了,還住這裡,造反又為哪般呀。

偷偷溜了進去後,盧森保一邊看着那棟樓熟悉,一邊繼續胡思亂想着。不知不覺的走到房門口前,的盧森保突然想到什麼,一臉凝重摸摸口袋發現鑰匙不見了。這也是早該想到的,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誰還會再意小小的鑰匙呢。

「果然,我早就該料到了,現實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我的。到底還是要露宿街頭。」被折騰了一天的盧森保的承受能力可以說是十分強悍了。

「什麼!」盧森保看着一擰就開的門,「這傢伙是白痴嗎?出門連門都不鎖。」

震撼還在繼續,打開房門,看着房間里中華古風的布置。盧森保突然像是想到了,大步衝進屋子裡翻箱倒櫃起來。

「果然是這樣!」原本整齊的房間被翻得底朝天后,盧森保終於在一個抽屜里,找到了自己想找的東西貼有自己頭像照片的中華聯邦護照。

早就一直在想了,盧森保這個名字,怎麼看都不像是日本名字,更不是不列顛名字。還有東京租界的高級公寓,想來也不會讓低賤的十一區人住進來的。再接合這具身體的殘存記憶,自己果然是中華聯邦的僑民嗎?

想到這兒盧森保又是氣不打一處來,重重的把護照摔到了茶几上,「明明是中華聯邦的人,怎麼苦大仇深跑去參加什麼反**武裝,到底是國際主義者,還是想找刺激玩呀!」

「你一死倒是乾脆!把這爛攤子全丟給老子了!」盧森保罵罵咧咧的接着亂翻着東西,希望能找出什麼日記什麼來看一下自己的背景。心裏還在想着:一定要退出那反動組織,趁着它還沒被魯魯修打造成國際品牌之前,趕快退會。魯魯修這面具男雖然厲害,但難免沒有滑鐵盧,不!肯定有滑鐵盧。找個機會還是逃回中華聯邦吧……

「找到了!這就是寫日記的筆記本嗎?不過,這,總感覺它很是詭異。」盧森保拿着一個黑皮的筆記本粗略翻了翻,裏面寫的密密麻麻的大半本,而且還有都日期,這應該就是日記吧。

「算了!打開看看吧。希望這傢伙家裡是在中華聯邦是有錢有勢的人。」就在盧森保打開筆記本的一剎那,筆記本的文字彷彿迫不及待的炸了出來,整個房間都充斥着詭異的幽光……

「原來如此呀。」盧森保瞪着眼睛喃喃自語道。他只翻了幾頁就知道這日記的中心思想了,筆記本上寫着的有「今天看到她那火紅的頭髮,那英姿颯爽的背影我又一次沉淪了……」

「偷偷注視着她那雄偉的胸岸,我不止一次想肆意玩弄……」

「今天我終於加入了她的社團,看着她戰鬥的英姿,我快受不了!我真想不顧一切的把她按在地上,撕開所有遮掩,深深地……」。

「哦!原來是為了卡蓮才加上反抗組織,真是痴情的純真少年呀……」盧森保咂咂嘴又翻了翻這本文筆不錯的推人筆記。下一刻又重重把它摔在地上,驚天動地吼道:「瘋了嗎?要女人不要命了!」

不過注意到摔出一份夾在裏面的東西,仔細一看是阿什福德學園學園的入學通知書。盧森保愣了愣,又撿起快筆記翻到最後一頁。

「我知道了她在阿什福德學院上學,我不僅要與她並肩作戰,還要和她成為同學,然後再步步為營……」

「哈哈。這傢伙的勇氣讓我感動了。」盧森保重重合上筆記,這次他出奇的沒有憤怒,而感到深深的悲哀。

難怪這麼早就掛了,跟主角搶女人的人,有以下幾個結果,下場一:不知不覺的陣亡,挺可悲的,連臉都露過,個彆強悍的能在女主的記憶篇里露露臉,說個那麼一兩句。下場二:有很崇高的思想境界,懷着什麼「相愛不一定在一起」或者是「只要她幸福就行」等俗人窮極一生都無法到達境界,一聲不吭的給主角賣着命。下場三:很壯烈,很唯美的為保護女主而死。

這傢伙顯然是第一種,而且最可能是那種女主根本不屑一顧的,連記憶篇都出現不了的傢伙。

雜兵生存手冊第六條:身為雜兵就應一心一意的戰鬥,及對主角系無限忠誠,心懷不軌是大忌中的大忌的。

盧森保把筆記扔到一邊重重的坐在沙發上,這本筆記上好像根本沒有關於他家庭的記錄。不過看這房間里的布置,還有衣櫃里那幾件,看也知道價格不菲的中華華服。這具身體的身份應該不是普通的留學生。

可現在一點線索也沒有,即使回到中華聯邦也不知道該回那裡去。還有自己現在的身份真的沒問題嗎?看那日記怎麼感覺這傢伙不太對勁,怎麼像是一個變/態……別是在中華聯邦犯了事,然後跑路到十一區來的。

再進一步說,回了中華聯邦又能怎麼樣,自己能在那種兵荒馬亂里保住命嗎?

不自覺的又拿起茶几上入學通知書,翻了翻發現入學期就是明天了,不如先……

《史上最強雜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