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連載中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來源:google 作者:舒服億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潔 舒服億點 都市小說

大徒弟是只貓,二徒弟是只鳥,當然不止這些了,,,弟子☞入門☞雜役弟子☞內門弟子☞首席☞峰主☞執法弟子☞長老☞執法長老☞親傳弟子☞宗主主角開局會經歷全球降溫,消滅一半的人類,靈氣徹底復蘇,父母結局是轉世,妹妹也會掛,不過會變成鬼修就在建設正在進行時,挖出了屍王又一次的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口人類便開始尋找起了自身的潛能展開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章節試讀:

這次的舉動林潔也是有所準備的,再說了,自己這裡都快趕上一個福地了,在這裡待了這麼長時間了,要不是自己一直研究着陣法,說不定早就突破了。

但是林潔還是高估了自己的突破速度。

七天之後,林潔身周靈霧瀰漫,接着便是散去。

林潔睜開眼睛,入目的便是一隻頭上只有一隻角的山羊。

呼~

「突破成功,就是不知道過去多長的時間了。」

林潔從大殿走出,直奔書房,在那裡,自己放下了自己身上所戴着手機手錶之類的東西。

手機早就沒電了,林潔看的是手錶。

散步的走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到了,路上還看着一些自己從來都沒有打理過自己生長出的荷花,與蓮藕。

還有一些別的紅色,黃色的花朵。

走到藏書閣。

門剛一推開一陣灰塵撲面而來。

「看來要找個人過來打掃了」

拿起手錶結果這表也不走了。

額…

好吧!林潔只好準備下山,之前自己不下去也是有原因的,這陣法與建設雖然佔據了多數,但是自己靈氣不夠一下子就下到地面也是一個難題,不過現在好了。自己鍊氣二層,勉強可以一口氣的爬下山。

走出藏書閣,這藏書閣當時自己一個人建立的時候想的以後自己會煉製空間陣法所以建立的不是很高大,但是也有兩層樓的高度,看起來像是古代的一個飯館。

就是這個飯館他沒有窗子,只有一個大門。

站在藏書閣的門口,看向了自己五年多來自己建立的傑作。

有藏書閣,有擂台,有種植的靈地,還有傳功大殿。

還有一個建築,這是自己突發奇想。

自己在這個山峰的最中心,不過自己宗門大概也是在這個中心。

自己在這個中心建立了一把插入地下的完整的巨劍。全身都是用木頭製作,總高度大概有五十七米高,總寬度三米半,厚度大概半米多一點。

在這個上面自己打算就弄宗門防禦大陣,和宗門禦敵大陣的陣眼了。

林潔在這裡站的看了許久,畢竟自己這一次,是打算去村子裏去看看的,聽自己的大徒弟菊月塘說,自己帶來的這些人因為沒有自己應允,所以也已經有五年多的時間沒有去過島外的世界了。

「嗯,再見,下次來,這裡應該會比較現在熱鬧許多。」

看着還是沒有取名字的宗門,林潔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結緣……之後再加點什麼才好?」

「算了,前面就先叫結緣吧!嗯,好,之後再想。」

林潔下了山。這途中剛好碰到正要爬上山的菊月塘,之後兩人一起下了山。

到達山腳,林潔發現這裡的變化也很大,就五年前自己在的時候隨意建起的建築就變得不一樣了,當然不是變得高大上,也不是變成了什麼寶物,而是他們在那個基礎上改建了個新的建築。

用的是石頭,籬笆木屑,和樹葉建立的一個新的房子,有三層,這是被磊起來的。

並且裡頭的房間還多,就是中間很黑,但是到一間屋子裡後就好些了,因為有窗子。

走進去之後見眾人都在裡頭。

當林潔說自己要帶着大家離開這裡出去走走。

但是想要出去的沒幾位,

林潔自己是一個,錢澤農是一個,還有兩位是那道童中的其中之二,這兩個今年才算是成年所以想出去走走。也就在這個時候,林潔收了這兩人為雜役弟子。

拜脫了道童的身份,這個道童說好聽點是修鍊者身別的狗腿子,說難聽點就是沒有自由的奴僕,當然了菊月塘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也就這些道童跟的幸運。

不過這也讓林潔看到了一個宗規,這畢竟是自己宗門,自己需要完善。

以後,什麼練器閣,練丹閣以後都會有,畢竟林潔自己早已經把這個島嶼劃作到自己的名下了。

見出去的人沒幾個人,自己的功力見長於是就想要歷練一下自己,幾人又重新做了個船,這是個木筏。

在走之前,林潔對着那五位道童說道。

「你們五人也是跟了我徒兒多年,求仙問道之精力也是不見消減,如此如今我便賜你們問道法訣。這是拿鬼之術,這是納氣之術,這是掌雷之術,這是鍛體之術,你們好好修鍊待有精進之時,可以到我這裡來我給你們教些別的。」

「謝宗主」

「謝宗主」

「謝宗主」

「謝宗主」

「謝宗主」

因為林潔是一個人跟着他們五人說的,周圍沒什麼其他人,而這五人見自己等人叫林潔宗主會讓林潔開心,於是就一人叫了一遍。希望增加好感。

至於自己為什麼只給了四部,這也是自己想要讓他們多多競爭。

此間事了

而林潔帶着已經修出暗勁的錢澤農,和兩位少年,划著木筏緩緩的駛向來時候的沙灘邊。

林潔則想到,自己身邊的這位與修鍊相對應的境界對應的是練氣一層。

名堂,入門,內力,暗勁,大師,宗師,先天,天罡這是普通武者的最高境界。

而與之相對的則是。

暗勁練氣一層,大師練氣四層,宗師練氣六層,先天練氣八層,天罡築基。

這分別統籌的叫法便是練氣前期,練氣中氣,練氣後期,練氣巔峰,築基。

林潔邊想着邊是翻閱腦海中的書庫一一對應。

四人很快的到了岸邊,主要是練武的力氣較大,而練氣的只要動用氣就會與練武的也差不多。

很長時間不來這裡這裡居然又被人開耕出了田地,而這裡不遠處還有個小木屋,錢澤農進去看了看,說是自己哥哥的字跡在裡頭。

這下子錢澤農一想到自己哥哥有可能年年都過來等着自己,就流起了淚。

林潔回想起來自己當時還是很不對的說是去兩三個月,結果這一走居然就是五年!

四人很快出了這裡從當年進來的裂縫走出,這裡的裂縫好像被人為的修繕過。林潔想來,就只有王工頭和錢澤年了。

而錢澤年的可能最大。

四人在樹林中行走,錢澤農表現的很急迫。林潔到是沒什麼,但是兩位還是普通人的雜役弟子就遭不住了。

在走到村子裏的時候兩人的小腿肌肉都抽筋了,林潔看着這二人一路上豪無怨言,林潔自己已經在想要給這兩個人什麼武學了。

村子這些年大變樣,第一個就是人變多了,一些不認識的普通人在這裡。林潔是不認識,但是有人認識。那就好,都是村子裏的人。

還有些小孩子跑來跑去。

那笑聲,看的讓林潔十分羨慕,不過自己自從修鍊開始,就想的長生久視,在自己壽命不長的時候沒有天賦很好的弟子的時候,自己是不會有娶妻生子的念頭的。

兩位雜役沒地方去,所以一直跟着。

錢澤農拜離了林潔,而林潔也表示自己要回家了。

到了五年前自己的那院子中,看到了一家人,分工明確,這幾人見到林潔也不理睬,直到林潔想要打開主屋的時候,這幾人阻止了林潔的舉動。

「怎麼了嗎?」

「這是我爸的房子你不能進」

【什麼時候自己有了一個兒子?】

就在這時身邊跟着的一位雜役上前說道

「宗主,這是不是五年前那個王工頭佔用了宗主的居所」

「嗯~有可能就是這樣,見我五年沒有回來,便佔據了這裡,不過要是等他回來之後不讓出的話也沒必要存在了」

林潔說這句話的時候身上有很大的黑紅色氣體環繞在身周。

這倆人知道這一定是宗主發怒了。

三人在門口等了又等,直到一個小時之後見到王工頭和錢澤年錢澤農急忙趕來。

在場的人都說開了,林潔的火氣自然也降了下來,一時間林潔的身周環繞着一層淡淡的白霧。

讓別人看來更顯得神秘奇異。大家就只當是錢澤農說的天罡之境了。

因為林潔對錢澤農說過普通武者的最高境界就是罡氣外放,罡氣如臂膀一般動作。

夜晚,林潔坐在自己的房間內,外頭門口有兩打盹的兩位雜役弟子。

就這樣的林潔進入了修鍊。

修鍊的時候林潔可以感受得到這裡的空前中的靈氣實在是太少了,對比自己的山峰,就連十分之一都沒有。最多就是百分之五左右。

不由的想要回自己的山峰了,不過這一次自己是想出來收徒的。

在得知了錢澤年已經結婚並且還有一個剛誕生不久的女孩,林潔感慨不已。

【這樣的事情自己以後會經歷很多,看來有必要,要隱世了。】

林潔在錢家二人的說道下給了這個女孩起了個名字,

「錢容思」

但是這錢澤年居然加了一個字。

錢澤容思。

怎麼看怎麼不倫不類。

而林潔發現這居然很像一句話

【錢財太少,容易死去又或者錢財帶的身上太少容易思念一個物品。嗯!沒毛病】

不過林潔也沒有說什麼就是了。

錢澤農在林潔的允許下傳授自己所學的一些招式給了自己的哥哥,希望強身健體,而林潔對錢澤農說道

「你若是踏入武者宗師境,那麼這烈火拳的支配就由你來決定。」

「謝宗主!」

「以後在外叫我師父」

「是,師父。」

又在這裡待了很長時間,無意間聽到一個讓林潔感到訝異的事情,那就是龍國居然又建立了,不過這一次龍國的龍改名字了,變成了帝國。

現在帝國算是統一全球了,林潔說不出的心中有種驕傲。

不過這種驕傲在自己一天天的修鍊也淡化了去。

據了解,現在地球上有三個大勢力。

第一個是以死人組成的是喪屍十三氏族。只要有拋屍荒野的屍體基本上都會變成喪屍,除非把其粉碎成渣

第二個便是統一全球的帝國。真正做到了書同文,車同軌,每個人大都說普通話。

第三個是位於原鷹國的吸血鬼,血族中的一些貴族。目前由於靈氣的原因正在速度增長,好在人家內部有矛盾,也就沒有擴張過。

「好傢夥,這世界上居然還有血族?那這喪屍不管的嗎?」林潔感慨。

並對自己說道「現在還不是自己出去的時候。」

於是又是兩三年,林潔一直久居於這個屬於自己的房子,期間也讓雜役弟子對自己的大弟子菊月塘傳過話。不過這兩年林潔一直傾力於錢澤農,畢竟自己對他的一次複製能力還沒有用過。

自己修鍊的時候也給予了兩位雜役弟子打發時間的功法。

一個叫做善虎功,一個叫做惡虎功。

這是一套可以組合起來威力倍增的武術技巧。

這二人也從錢澤農那裡練習過鍛體法。

善虎功是一個主攻防禦的音波功。

惡虎功則是主攻擊力不防禦的音波功。

。。。。。。

。。。。。。

又是三年過去,林潔此時已是二十九歲。

錢澤農二十七歲。

而此刻正在關鍵時期。

錢澤農正在衝擊大師境。不吃不喝持續了一個月,這期間林潔一直為其輸送養份,讓其不至於被餓死。

武者所需營養可是很高的。

練氣的人是納天地之氣所以一般不會有這麼耗費食物的事情發生。

終於一道劈啪之聲從錢澤農身上響起,也就在這時,林潔複製了錢澤農的武者修為,不過自己有靈氣做補充所以不會表現的太能吃。

林潔此刻也是大師境了。相當於練氣四層,但是林潔自己的真練氣修為是練氣二層中期。

【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徒弟菊月塘現在是練氣幾層?要不要讓善虎去問問?】

林潔最終搖了搖頭,現在烈火拳已經不適合作用與進階武者級宗師境了所以,林潔從書庫中又找了個一個厲害點的武學功法。

「為師觀你已然突破,之前的為你奠定基礎的烈火拳已經不適合你在進一步」

「還望師父賜法」

「嗯,與明日午時來我屋中一說,此時那烈火拳便就提前給你吧,此後烈火拳便是你的。如何處置為師不會去管。」

林潔當然不是每天都是這樣說話的語氣,這只不過是在一些重要的場合自己所做所說,這樣更顯得正式一點。

【讓我找找,那年給他匹配的功法有哪些?】

「嗯那就這本了。看名字逼格還挺高的」

待到時見來到林潔說出了所要這功法的必要條件。

「第一,你要擊殺一百位惡人,練武者沒有見過血怎麼行?

這第二,需要你擊殺一百位惡人之後還可以保持本心就可以,到時候,你再來我這裡,現在給你一個道家法門清心決你先記着吧!」

「是,宗主,弟子一定不會辜負宗主對弟子的期望。」

「嗯!那便去吧!」

林潔現在是練氣二層,所以自己二十九歲的容貌自己控制不了,讓自己永遠保持年輕,必須自己築基了就可以控制自己的面貌了,到時候林潔自己就可以,讓自己在少年,中年,老年之間隨意切換了不過換的樣子都是自己的,除非自己練一些可以易容的法術,便可以變作他人。

看着錢澤農離去,林潔也打算弄個說走就走的旅行,現在手機又可以用了,所以等有錢澤農的消息的時候,林潔會讓錢澤年告知自己的,而林潔在錢澤農走後對着錢澤年說道。

「殺沒殺夠一百位惡人,從一個眼神,和舉止動作都看得出來,還有我會點望氣術,殺過人之後那個身上會有煞氣的,這種氣對於武者來說也算是補品。」

林潔就這樣對着錢澤年說著,錢澤年也放低姿態小心的聽着。

自己的弟弟對自己演示過大師的力量之後,錢澤年就對林潔不再有之前的那種朋友的感覺了,眼中都是敬畏,與懼怕。

林潔看的出來,還好這裡還有一個王工頭,不知道自己如何厲害平時自己到也很感到欣喜。

林潔帶着兩位頗有天分的雜役弟子走出了這個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

出來之後才發現那村子真是一片凈土啊!那邊由於距離森林大山近,有一些猛獸存在,又因為距離鎮子遠,所以就是個桃花園了。

而三人出來之後也得知了這裡的人對於那村子的叫法

「小源村」

修善虎的雜役弟子已經入門了。

修惡虎的雜役弟子還只是一名堂,只是大概弄懂了惡虎功都講了什麼。

不過林潔也是由於好奇所以對這個修惡虎功的雜役弟子用了一次複製。

(正在複製中…已成功)

而林潔複製的是惡虎功的入門級修鍊經驗,系統不會出錯,林潔複製完之後,用莫名的目光看向了這位雜役弟子。

惡虎惡的便是那三虎之一的彪。

而善虎善的是一家獨大的虎王。

據林潔了解道,這善虎功從這兩功法之中最後一招略強一點。

善虎的最後一招叫做蓋世虎嘯。

而惡虎最後一招叫做虎嘯山林。

林潔越研究越發現這兩門功法的獨到之處。

練的好了,居然有可能晉陞武者天罡之境。這倒是把林潔嚇了一跳。

當時給這功法的時候只是看這是個組合功法,覺得有趣而且還很難就把這分開給了二人,現在林潔自己倒是改變了這兩人的態度了。

「本宗觀你二人頗有天分,若是誰晉陞到了武者大師之境,本宗便把他升格為外門弟子。再若是晉陞到了天罡之境,本宗可以讓拜入成我宗內門弟子,並且他有一個舉薦名額可以給我。」

「謝*2宗主」

「嗯~」

林潔三人一路直走,很快到了原先的京都市,現在這裡叫做帝都,並且還動用了歷代皇帝的宮殿。

現在的人們大多都在研發科技,這讓三人覺得自己毫無用武之地。

不過林潔開導了幾下就不去管了。

林潔這裡看看,那裡瞅瞅,帝國現在沒有什麼身份證一說,可以證明的就只有房產,地產,畢竟帝國建立之初還不完善。

不過這期間倒是讓林潔看到了世俗間也是有練武的人。不過途徑不一樣。

林潔自己對於練武就是看在武功的好壞,與品質。

而這個學派,則是每天愁着找不到打熬身體的材料發愁。

雖然這樣的基礎十分紮實,攻擊力在同級很強,也可能接此用武修仙。但是有個十分強的弊端,出錯了之後身體會被留下不可逆轉的創傷,再者就是耗費太大,普通武者承受不起。除非有什麼機緣。不然這就是個看天賦的和毅力的。

而林潔自己這派武者,他只看毅力強就好,但是林潔自己加了一個本心。

派人接觸過之後得知這明顯的弊端就不在去理。

倒是修鍊惡虎功的雜役弟子冷鋒,天天為了增進自己的修鍊進度,一直去踢館。

這也讓林潔三人小火了一把。

「林潔,你當真不管你家弟子的生死?」

「說了不管都說多少遍了,這是我對他的歷練,成則進一步,敗則就此消亡而已,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你們該做什麼,出了什麼結果,我都不會去理會。」

「哼!但願如此。」

在冷鋒踢館的第八天之後失蹤了。

這裡的人又恢復了平靜。

善虎筆單,倒是為這事對林潔擺了幾個臉色,耍了個脾氣。

「這是他的選擇,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也會的」

林潔說完之後,就待在出租屋裡,修鍊。

直到第二個年頭,惡虎居然又回來了。

林潔早就知道,徒弟死亡系統會有提示的。

筆單高興了很長時間,又敘說著冷鋒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林潔看在眼裡詭異在心裏。

【喂喂喂!你倆個大男人這麼親密不好吧!!!難不成長時間沒有接觸女性轉性了?】

林潔也是沒有說什麼不過這一年裡,冷鋒倒是突破到了武者暗勁境界。

一邊的善虎也才武者內力境界而已。

「宗主,我的行蹤不小心暴露了,所以…」

「我可不管啊!你能跑到那算哪裡去。」

這京城裡有個武館裏的館主是武者宗師境界,就差半步就可以進入先天,是一位老者。叫做熊霸,不過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言說這人以前崛起的時候曾用名熊大,也不知道誰傳的,熊霸也沒有出來澄清過,就當默認了。

林潔離開京都去下一個地方的時候已經是三十五歲了。

這期間錢澤年一直都沒有消息。

倒是冷鋒成了外門弟子,筆單可能看到壓力太大也是後來者居上。

二人都成了武者大師之境,每次看着自家宗主的眼神都不對不過,看到自家宗主每個動作之間都會顯現出氣力外放,也就都只當作是在隱藏實力了。

二人顯的還是很尊敬的,這就苦了林潔,每次不管做什麼動作都要有意無意的使出靈氣,這讓林潔天天臉色潔白。

看到冷鋒快要宗師了,林潔打發走了冷鋒

「本宗觀你心性不穩,再次突破恐有壞事,你便獨自去歷練吧!」

「是,弟子這就走了」

筆單看冷鋒走了,一整天的就開始沉默寡言少語了有一天的路上。

「宗主,您有沒有那種可以…可以變成女人的功法」

???

【這傢伙要幹嘛?】

「轉性有醫術,你可以去做個手術」

「不…我…我沒錢。」

呃。。。

好吧,這個理由,說實話,林潔現在也是身無分文。

有時候自己與筆單都要住在破廟裡。

「有是有,這個武功還可以讓你看起來更有魅力。但是你需要有大毅力才可。」

「弟子願意。」

林潔也沒別的勸阻方法了,就給了兩本武功。

一個是耳熟能詳的葵花寶典,另一個是換肚醫術。

這本醫術概括了任何與肚子有關的疾病,並且都有解決方法。

筆單拿到之後,善虎功便不再適合他了。

林潔最終讓她自己決定,這善虎功的去處,在林潔想來,這武功雖然自己不用,但是自己也得拿着啊?

結果筆單不是,在拿到兩本武學之後,筆單便把善虎功放入了這廟裡的佛像坐下。

林潔看到這個,這也是緣吧!林潔上前一步在書內隱晦寫了一句,

「練武極天者,可尋水邊木寸之屋」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自己這裡傳出去的,到時候,它的殘滅之家,也必須回到自己的手中。

筆單在快要突破宗師的時候也被攆走了。

「這是歷練,待你何時武者天罡之境時在何時回宗吧!」

「弟子…多謝宗主的傾心之力,弟子…走了。」

目送着筆單離開,林潔心中到時有點鬱悶,自己這外門大弟子錢澤農怎麼一直沒有動靜?

繼續啟程行走,期間林潔途徑了很多小村落,林潔自己也在其中住了幾月,還看到幾個眼緣的人,收為外門弟子,並且都是說了讓他們練習到了天罡之後,來小源村。

一本蛤蟆剃頭功,一本塵劍訣,一本算天術,一本水雷咒術。算是其中大大小小的品質最高的功法。

時間也匆匆過去,林潔在四十五歲的時候終於聽到了錢澤農的消息,而林潔也打算回去了。

結束了這一直線的旅程。

再次回到小源村的林潔也不由得感慨這裡變化很大。

見到錢澤農的時候發現這傢伙居然宗師了,身上一身的殺氣與煞氣。

聽錢澤年說,這傢伙去當兵了,這現在退役,也拿了不小的官職,也見識了這個世界的一些別的怪物。

身上有很多的抓痕。

因為感覺到了這傢伙宗師境了,擔心自己被看出來,所以林潔給功法的時候是轉交的,而林潔自己借口說是要回宗門一趟。

錢澤農也沒有懷疑,林潔還囑咐了讓他沒有到天罡境不準進島。

「謹遵宗主教誨。」

錢澤農拿到了一個龍神吸氣決。

練到極致可以成為築基五層修士。

這也算是普通武功中的第一了。與之齊名的林潔在書庫中還看到了一些別的,不過這種級別的還是勁量不要現世的好。

林潔做好了回島的準備。

這一次,林潔自己一個人回來,到裂縫那裡的時候,看到這裡居然被人修繕的弄成了一個雕像,也不知道是誰這麼閑,裂縫的外部雕刻出了一個岔開腿的林潔人身雕像,不過還好,那面部還沒有完工。

【等等找人在這裡等等看,到底是誰?】

踏上木筏,這具木筏看起來都快散架了,突然撇了一眼看到了那湖邊小屋。

林潔緩步走過去,在書庫中拿出了一個輕身功,放下。

這也算自己沒有食言。

林潔轉身繼續踏上木筏動用一些微弱的靈氣,划動這木筏向前而行。

「咦?」

林潔快接近岸上時,看到登島的地方,被建立出了一個碼頭,又或者說是個大門。

很是氣派。

林潔越看越覺得這門就像是自己小時候唯一一次去動物園的那種感覺。

嘭!木筏靠岸。

「你是?」

「是…宗主嗎?」

「嗯」

「也就只有宗主喜歡隱藏修為了」

呃。。。【你這麼直接說出來有點不太好吧?】

「宗主,在下是您親傳大弟子的座下道童之一,小人叫金龍」

「金龍?」

「是您弟子給我的名字,為了好記」

呵呵呵呵呵呵

林潔也是無語,不過確實,這名字是很好記的。

「修鍊的如何?」

「回宗主,已至宗師之境。」

【我去⊙∀⊙!怪不得他剛剛說我喜歡隱藏修為。】

「嗯~不錯,你們五人都是如此?」

「回宗主的話,我們基本都是。」

林潔更加驚訝了,這當時的無人真是天賦很高啊!修鍊這麼快,雖然自己的功法只看毅力,但是具有天賦還是可以加快速度的。

林潔又對着這金龍問道

「你修練的是哪一術?」

「回宗主的話,弟子修鍊的是,淬雷鍛體功」

「嗯?」

林潔記得自己沒有傳過這個啊?

金龍見林潔有疑惑於是說道。

「這是菊月塘,菊主人,為我們改建的。」

「他這麼閑的么?不修練?」

「啊?」

林潔看這傢伙驚疑了一句,林潔知道自己不小心把心裏話說出來了。

「額,沒什麼,你來給我說說你們無人分別都修鍊的事什麼吧!」

「是!木龍,水龍,修御鬼納術心決。火龍,土龍修淬雷鍛體功,小的二者皆修。」

【複製親傳大弟子菊月塘座下道童,木龍修鍊境界,水龍修鍊武者功法境界。火龍武者功法境界,土龍戰鬥經驗。。……複製成功】

一時之間林潔熟知了這倆本功法的內在,和木龍的修為,土龍的戰鬥經驗。

一下子林潔變成了武者宗師半步先天境界。就是發現這戰鬥經驗少得可憐。

在一細細想來,也是,這島上也沒什麼可以打的動物。

林潔又對着金龍說道。

「本宗觀你無殺氣在身,本宗便讓你出島一練,回去告知你們其他四人,一併去吧!不到天罡之境,勿要回來。」

「是!宗主,在下領命。」

「嗯,你去吧!」l

林潔撇眼看了下建築,就是個亭子。但是裡頭有一些床之類的。

看着金龍離去,林潔進入森林,這裡被人踩踏走的人多了,出來了一條幽靜小路。

島上有些別的動物,但是有山頂上溢出的一些靈氣,讓着森林中的一些動物看起來很靈動。

路上還見到了一些有了點靈智的動物。林潔就看到一隻兔子在使用一個非常粗糙的工具。

走了很久,但這也都是路上的一些奇異吸引了林潔得注意所以走的久了點。

還沒見到人影,林潔就感應到了靈氣產生的戰鬥波動,是金龍,和其他幾位。

一些人見來了人都停了下來看了過來,金龍第一個對着林潔作揖道「宗主好」

其他人見狀也趕忙行禮。

林潔都一一回應。

又走了幾步便看到盡顯風霜的建築,當年自己看見的那個住所。

咦?菊第呢?

入目的就只有在建築頂上盤腿而坐的柳青青,看起來有練氣四層,快入五層了。

這倒是讓林潔好奇了,自己並沒有給她什麼修練法門,妖族的也可以讓人修鍊嗎?

林潔上前接近,柳青青就醒了過來。

「宗主好!」

「你又不是我宗門弟子。不必這樣」

「是嗎?」

林潔這下又有疑惑了,自己難不成有收過柳青青?

「難道我親手收過你?」

「那到沒有。」

「小菊呢?」

「大概在山崖邊」

「哦!我去看看。你繼續」

林潔說完便向著山峰走去。

呼~

林潔抬頭看着這抬起來看不到頭的山峰,漏出了一絲笑容。

「爬吧!」

林潔上前,一點距離一點距離的朝着上頭爬去,又爬的過了一會兒,林潔發現,自己可以再用力一點。

如果我們站在遠處,就可以看到林潔一次前進個一大段距離,不過也只有兩三米而已。

林潔在爬了一會好適應了現在的力量,又覺得自己可以再次加點速,於是山崖上就有個十分快速向上竄的黑影。

很快林潔就超過了自己上一次來爬山地時候看到的樹枝。

在那樹枝處停頓了一下之後,林潔便繼續起了自己的爬行。

不一會兒,山崖邊林潔伸出了最後一步。

「嗨呀!真是,暢汗淋漓」

林潔在爬上崖邊之後就躺在了崖邊,說了一句,自己這般速度還是很累,雖是說不是上不接下氣,但是也是氣喘吁吁。

在緩了一會兒,林潔坐起身,回過頭便與正好看着自己的菊月塘目光相之交互。

呃。。。我剛剛。。。

還好菊月塘並沒有提着方面的。

「師父,您給我的修鍊法訣我好像修行到頭了。」

???

聽到這話,林潔自己滿臉不可思議的。

畢竟自己給的是最基礎的練氣法訣,練到頭那不就是練氣九層巔峰?

【不會吧!這傢伙,最基礎的也可以練習這麼快的嗎?】

林潔獃滯的看了幾眼菊月塘那感覺到無辜動物小眼神。

「師父,我哪裡做錯了?」

菊月塘以為自個練錯了連忙進入內觀的狀態。

在菊月塘退出這個狀態之後,也就是大概菊月塘盤腿而坐了五分鐘之後又一次的站起,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林潔對着其說道:

「不,你沒有練錯,相反,你到如今這個境界,讓我很吃驚。現在你的確是需要換**法,不過你現在還不到時候,給」

林潔從書庫中拿出一本御劍訣,遞給了菊月塘。

菊月塘連忙雙手接過,並翻開看了起來。

「你現在對敵方法不足,用的全是一些蠻力,雖然這樣也可以,不過多學點技巧,應付一些或者保護一些人比較方便一些。這本御劍訣,其實也可以控制一些別的物品,不過這本用來御劍效果最大。」

「謝師父賜法。」

「別,我也是有要求的。」

「師父請說,弟子一定做到。」

「嗯~你找些紙和筆來,之後吧這本御劍訣抄習一百次,不得漏得一字,也不得寫錯一字更不得書寫不工。」

「是,師父,弟子這就去。」

「唉~等等,你那五個道童我讓其出去歷練了,所以別讓別人來幫忙,你的字跡我還是記得的,到時候,抄寫完畢之後把那些寫完的抄本,放到藏書閣之中。」

「是,弟子不敢,弟子謹遵師命」

林潔看着菊月塘走開,突然又想起來一個事情。

便對着快要下山崖的菊月塘說道

「等一等~」

「哦!是。」

「你去那呃。。。那被砸出來的湖邊的那山的裂縫處,讓那修建雕像的人不要把我的頭再給雕刻上去。」

「明白了。」

「嗯,快去吧!」

「是。」

林潔見菊月塘直接跳下山崖幾個騰挪之間,不見了影子。

林潔站在這裡,欣賞了一會白雲,之後轉身去往傳功大殿。

【嗯~又有了些建造的靈感】

林潔走在路上,看着這一路走來,路上十分空曠,於是又有了一些有關建造的靈感。與想法。

又一次的推開高有三米高的傳功大殿的正門,開門之後,這一次,沒有上一次推藏書閣的那樣的灰塵。

【看來有人常打掃。】

進門之後,看到大殿中居然有幾個白色的蒲團。

走上前去,看到這質感好像是羊毛。

「我去⊙∀⊙!不會吧!算了這也是緣分,天命吧!」

林潔抬頭,眼光環繞,這裡的蒲團有十六坐。

嗯~

【這是嚯嚯了幾隻山羊?】

林潔又抬起頭,朝着大殿中的上面看去,那裡也有個蒲團。林潔走了過去,坐下,別說還挺舒服,這山羊毛做的值。

林潔閉上眼睛,開始修鍊,自己要突破練氣三層了,自己這麼慢的原因自己也知道。

大弟子是妖修,給他的練氣決是妖族的,雖然人也可以練,但是修鍊起來,容易走火入魔。自己這多年這樣慢的天賦,自己是知道的。

所以自己是不敢去接觸的,再者說,自己在收錢澤農之後,看到了幾本有關修真的法決,這才開始修鍊。

林潔自己覺得自己已經很好了,再說了自己撒出去那麼多看的上有較好的天賦毅力的人才,總有一個可以修鍊到武者天罡境吧!那樣自己就可以直接複製境界過來。

所以自己只需要等就好了。

不過這等待的時候肯定過的很慢,再說了自己現在的半揦子宗門,只才建立了一半,還不夠完善。

自己的事情還挺多的,列如,建立丹閣,器閣,弟子住所。宗主住所,議事殿等等之類。

想的想的不由得入了神,林潔再次回過神之後,已經是晚上了

「咦?我什麼時候把鞋帶系成了死疙瘩?不過說起來,我有多久沒洗澡了?」

【宗門裡還缺個澡堂子。】

林潔腦海中突然想起,宗門的後頭不遠處還有一個小湖。清澈見底,泉眼自中心冒出水來。

這水,大概是被暗河給擠上來的。

林潔起身,出了傳功大殿,向著宗門後邊走去。

也晚,還是很涼的,不過林潔用武者血氣抵擋感覺也不是太涼,自身的熱量讓自己只覺得這冷,很是涼爽。

褪下衣服,脫下自己不知道多久沒有脫過的鞋子。

慢步走進水中。

淋着水洗着自己光溜溜的身體,看着這裡

【這裡有時間也要修建一下才好。】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