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水月洞天續集
水月洞天續集 連載中

水月洞天續集

來源:google 作者:阿卿過法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童博 豆豆

作為一位多年的水月迷,默默潛水多年,忍不住開坑,虐虐童大哥本文延續第一部水月的人物性格,童大哥依舊沉穩睿智,豆豆依舊純真活潑,再次重溫最美好的童大哥展開

《水月洞天續集》章節試讀:

三年後。

水月洞天。

「族長,不好了,地獄岩的火全熄了」天行長老慌慌張張的跑進了童戰的房間。

「什麼,怎麼回事,地獄岩的火全滅了,當年大哥好不容易才將尹仲封印在地獄岩中,如今地獄岩的火滅,難道是尹仲要出來了」

「我也不知道啊,如今其他長老們正在地獄岩的出口處守着,尚未見到尹仲的身影,但若是尹仲當真破地獄岩而出的話,恐怕我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天行長老捋了捋鬍子。

童戰一臉肅穆,猛然間想起了什麼。

「靈境,兩年前大哥回來的時候說過他用自己的生命跟靈境交換,希望靈境協助他將尹仲永世封印,如今靈境還在,尹仲該是無法衝出封印才是」。

「靈境?」天行長老望着童戰。

「族長,靈境近日有何異常出現嗎?」

「我去看看」童戰急匆匆跑了出去。

幽暗的室內,靈境一如既往的擺在最恭敬的位置,只是不知何時開始,周圍卻散發起一股濃濃的黑氣,揮之不散,隱隱有股邪惡氣息擴散。

「靈境,怎會變成如此?」童戰很是驚訝。

「這……」天行長老也是不知所云。

兩人正不知所措間,靈境猛然間發出一陣黑光,竟然自動懸空而起,像人那般飛躍而出,徑直的飛入河中,順流而下去了。

「靈境?這是怎麼回事?」兩人急忙追趕而去,卻是眼睜睜的看着靈境順流而下,無可奈何。

「天行長老,通知眾長老,繼續守在地獄岩出口處,以防尹仲衝出,我去尋找靈境」。

「族長,不可」天行長老攔住了他。

「族長也發現了吧,靈境周身所散發的黑氣乃是邪惡之氣,雖不知原因為何,但族長一人前去恐怕會有損傷,何不告訴童博……」

「不可」童戰即刻打斷了天行長老的話。

「大哥他為水月洞天付出的已經夠多了,為封尹仲幾次三番面臨生死,兩年前甚至還送了性命,最後還是龍婆用自己的一條生命將大哥給換了回來,如今他再出事的話,我們怎麼對的起龍婆的在天之靈,怎麼對得起守護我們數百年的龍神」。

「天行明白了」天行長老默默的嘆了口氣,還是說到了一句「族長,是不是該去看看童博了」。

「也是啊」童戰苦笑。

三年了,豆豆已經去世三年了,大哥他……

龍澤山莊。

陽光和煦,微風輕起,吹動岸邊的柳枝徐徐飄動,在水中映出一片斑駁的樹影,有魚兒在水中緩緩游過,激起一片片的波瀾盪起漣漪。

雲亭之下,一襲白色的身影正對水而立,臉色沉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身影尤為的悲傷。

「大哥」童戰望着童博的背影,一陣的心酸難忍,這幾年他的身影越發的消瘦落寞,臉色也愈加蒼白,仿若隨時就會離去一般。

「童戰,怎麼了?」聽到童戰的聲音,童博回頭,收起臉上的悲傷落寞,換了一副溫和的笑臉。

「哦,沒事,我只是來看看大哥,最近好不好」

「大哥沒事」童博上前拍了拍童戰的肩膀,臉上盪着和煦的笑容,問道。

「有童心的消息了嗎?」

「還沒有」童戰回道。

「那,天雪呢?」

「也,沒有」童戰低下頭,掩飾着滿心的酸楚,已經五年了,沒有天雪的任何消息,心底的那份思念是不是已經快到極點了呢。

「放心吧」童博安慰着他。

「大哥一定會幫你找到她的,還有童心,童心也一定安全回來的」。

看着童博那張和煦的笑臉,童戰心中突的浮現一抹怪異的感覺。

「大哥,那你呢?」

「什麼?」

「大哥,你是不是很想跟着豆豆一起走」

童博的身子猛然僵住,眸光低垂,隨即再次揚起,嘴角依舊盪着溫暖人心的笑意,輕拍着他的肩膀「說什麼呢,大哥這條命是婆婆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來的,就算不為自己,為了婆婆,為了龍家,大哥也不會輕易捨命的,放心好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打聽童心的消息」

說完,童博錯過童戰的身邊而過。

「真的嗎」童戰轉身,望着童博的背影,呢喃而語。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我在大哥你的眼底看不到一絲生的渴望呢」。

三年前,童博將豆豆安葬在了龍氏夫婦的墓旁,便也在龍澤山莊住了三年,這三年里,童戰跟隱修偶爾回來這裡住上一段時間,而其餘便只有童博一人,因為豆豆在這裡,他便也從未來過過。

只是,龍澤山莊近日裡卻不知為何來來往往的住了不少人,總是匆匆忙忙的來匆匆忙忙的走,童博往日里也沒有對這些無名的客人加以約束關注,近兩日里便也沒有對莊裡住入的一男一女兩人多加了解,甚至連那位男子的容貌都沒見過。

沒成想,今日卻與那端葯的女子撞了個正着。

「童公子好」那女子粉面明眸,嬌小的臉帶着幾分乖巧,眼神清澈見底。

「月牙姑娘好,不知貴夫君究竟身中何疾,在下或可幫忙」童博看着她手中端的湯藥,說道。

咳咳……

房內突然傳出男子的咳聲。

「不必了」

月牙擔憂的望了那身影,急忙端着葯往房裡走去。

這聲音?

童博探究的目光往房內望了一眼,雖然有些沙啞,又刻意壓低嗓音,乍聽起來像是男子,但細究,那聲線細而溫和,柔而輕緩,卻又有些像是女子,有些莫名的熟悉,不禁的,他對這室內住入的兩位女子產生了點興趣。

於是,夜晚的時候便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童戰在童博的示意下故意在兩位姑娘的門口待滯,啞着嗓音喊聲敲門,數次未果後,便來來回回在門口踱步,不停歇的咳嗽亦或是打噴嚏,終於在半夜時分,不止月牙姑娘,連房裡的那位女扮男裝一身黑衣面帶黑紗的女子都一同閃身而出,對着童戰就是一掌沖了過去。

童博及時的出現,接住了那一掌。

眸光不經意間與那女子的目光相撞,那是一雙瀲灧的絕美瞳眸,清澈大氣,出塵脫俗,與他記憶中的那雙瞳眸如出一轍。

黑衣女子眼見是童博,立馬收手,帶着月牙閃身便逃。

「童戰,是天雪」

《水月洞天續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