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隋唐風雲錄
隋唐風雲錄 連載中

隋唐風雲錄

來源:google 作者:瘋狂的螳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瘋狂的螳螂 胡榮

胡榮以及其他幾個小夥伴全是府兵子弟,在隋末的洪流中逐漸成長為鐵軍楊廣三征高句麗,胡榮在血雨腥風中快速成長,創建青龍幫,經商大草原,轉戰大西北,打出一片天地胡榮不但自己得獲自由,還能公然抗衡皇權,蔭庇部眾,無所匹敵暢意快然本書展現鐵血傳承,處處權謀,鬥智斗勇,但不破壞歷史主脈,沒有穿越,沒有金手指歷史是多面的,本書不寫家長里短的小局,沒有顧念蒼生的虛妄,以虛構的故事展現其波瀾壯闊的一面展開

《隋唐風雲錄》章節試讀:

二天一早,胡奎一行開始收拾行裝,準備出發。住店的客商早看出胡奎一夥不凡,也紛紛趕來,詢問能否隨同一起走。胡奎同意了,當胡奎他們出發時,所有客商都跟了上來。

他們順利通過了山樑,下山後,各自散開。

胡奎一行來到了大興縣鹽場。胡榮第一次見到大海,看着一望無際的海水,心情振奮,真是大開眼界,心胸也為之寬廣。

胡奎和鹽場掌柜的一番商談,做成了交易,共計買鹽20包,每包100斤,其中16包精鹽,4包粗鹽,粗鹽每包140文錢,精鹽每包240文錢。共計4400文錢。

胡榮跟着學習,比較着精鹽和粗鹽的差別。從外觀上看,精鹽更白一些,粗鹽成色不太一致,有些偏青、有些扁黃,雜質也多。味道上,粗鹽比精鹽多了些苦澀的成分。

胡榮想弄明白這鹽是怎麼製作出來的,鹽場掌柜看到胡榮虛心好學,就領他來到海灘製鹽現場,進行講解:

在海灘上壘砌有儲蓄海水的池子,尺寸是長度20~50米的方形(大小視地勢而定),池子的底部是用石墩夯實的平面。

製鹽的步驟如下:1、制滷水:海水漲潮時打開閥門放海水入池,約50公分深時,關上閥門。此後靜曬4~8天,這個過程叫做制滷水。海水在太陽暴晒下,被蒸發的只剩下10公分時,這個滷水製作過程完畢。此時有一部分雜質隨着海水的蒸發,已經被析出,沉澱到池底。

2、煮鹽:將滷水放入大鍋里用火煮,滷水沸騰,純水揮發,海水變濃,潔白的鹽粒就從中析出。煮到後來,鍋內的滷水剩餘10%~20%時停止,將鹽撈出。再接着煮剩下的滷水,出的鹽雜質增多,質量降低,就是粗鹽。

如果放入鍋內的滷水濃度不對(如:天氣或技術的原因),過濃或過淡,煮出來的食鹽質量差,也歸類為粗鹽。

胡榮聽完鹽場掌柜的介紹,點頭領悟,再三表示感謝。鹽場掌柜看着胡榮圓圓臉龐,忽閃的大眼睛,天真純凈,着實喜愛,跟胡奎說,你兒子聰敏好學,是經商的好料。胡奎聽了高興,謝謝掌柜的抬愛。

樂天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想到胡榮殺人,就像打死一隻兔子般的若無其事的樣子,心道,我還認為他是當殺手的好料呢。

胡奎一行裝上鹽貨,開始了下一段旅程,奔赴奚族草原。

數日後來到出國的最後一道關隘—檀州(安樂郡)的石河鎮。關卡人員檢查了他們的貨物,收取出關稅,合計400文錢。樂天告訴胡榮,出關和進關都是要交稅的,出關稅是按商品價值的二十抽一交稅。

胡榮聽罷,低頭算了好長時間,說到:「按二十抽一交稅,應交220文錢。」

樂天笑了,心想這孩子真要經商呢,回答道:「收稅員不是按照你的買價收稅,而是按照商品的國家定價計算稅額的。」

胡榮靈機一動,說道:「那我們不交錢,交一包精鹽抵稅,不就少交了160文錢嗎。」樂天哈哈大笑,對大夥說:「這孩子要交鹽抵稅呢。」除了幾個對經商一竅不通的人外,其餘人看着胡榮茫然的樣子,引發一陣笑聲。(讀者知道胡榮錯在哪了嗎?)

樂天對胡榮說:「我們出關販鹽,就是因為能賣出更好的價錢!」

出關以後,胡榮面對茫茫的大草原,心曠神怡,真想策馬狂奔,任意馳騁。奚族(庫莫奚族的簡稱)是以游牧為主的部落,它的大部分疆域與隋接壤,南鄰遼西,東邊與契丹族相鄰,北邊是強大的突厥。奚族主體源於鮮卑族,上溯幾代,中原的宇文家族也出自於此。奚族和當今隋朝權貴世家,有着很深的淵源,在眾多草原部落中,也是奚族與隋王朝關係最好。

自從599年(開皇十九年)的兩年間,隋軍連續二次將突厥進犯之敵打的大敗而逃,此後突厥人再不敢犯邊,延續至今,邊貿生意逐漸繁榮。

奚有五部:阿會、處和、奧失、度稽、元俟折。胡奎一行來到了阿會部落,部落首領阿會日泰歡迎胡奎一行的到來,雙方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阿會日泰以1萬3千文錢收購了這20包鹽,並以平均每匹1千文錢的價格賣給胡奎15匹2歲左右的好馬(成年馬要貴一倍),賣鹽不足的錢就用五銖錢支付。(註:隋文帝時期鑄造的銅錢稱為置樣五銖錢,質量好用料足,比楊廣後期鑄造的銅錢(五銖白錢)質量好得多。)

草原的牧民多是以家庭為單位放牧,胡奎等人分頭去各家選馬,樂天小組與胡榮呆在原地照應。這幾天,胡榮與阿會日泰的女兒阿會明珠交上了朋友,兩人語言不通,但年齡相當,孩子們的世界簡單明了,心意相通。他們在草原上縱馬奔馳,阿會明珠想展示自己的馬技,卻始終拉不開距離。

傍晚,阿會明珠發現離家很遠了,叫胡榮一起回家。馬匹跑了許久,已經累了,放慢了腳步。夕陽西下,兩人騎在馬上並肩而行,都覺得愜意舒適,不知何時,兩人的手牽到了一起。阿會明珠感到一股**的暖流傳過,胡榮感到手中的小手柔軟嬌弱,彷彿要融化似的。

阿會明珠突然掙脫開手,驚惶地說道:「有狼!」

其實胡榮早就感受到了幾隻狼的跟蹤,他根本不怕,只是現在無暇理會。見到阿會明珠打馬加速,並示意他快跑,他笑了。只見胡榮一腳從馬鐙出來,整個人偏在一側,一手抓着馬鞍,一手拿着短刀,藏在背後,蹲下,栽歪着。

野狼看到栽歪着的胡榮,終於尋覓到了捕食的機會,一隻狼加快速度,追上後一躍而起,向胡榮的頸部咬去。胡榮手中刀突然刺出,正中野狼完全暴露出來的咽喉,該狼一命嗚呼,胡榮毫髮無傷。胡榮撿起死去的野狼,重新騎好,其它野狼嚇得轉身離去。

阿會明珠被眼前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胡榮和她並行了好長一段時間,她都沒有緩過勁來,到家分手時,胡榮把狼給她遞了過去,阿會明珠接受了這個禮物,暗自高興胡榮這麼待她。

阿會日泰看到女兒馬背上馱着死狼,聽了女兒講述胡榮殺狼的故事,難以置信。阿會日泰查看死狼的傷口,只有一處,看的出是一刀刺穿了咽喉。

阿會日泰當晚來到了胡榮他們的大帳,此時只有樂天等二個大人和胡榮在帳中,看到阿會日泰到來,忙站起相迎。

阿會日泰說道:「你們可知道,這孩子今天殺了一頭狼!」

樂天回答道:「這孩子沒說。」

在阿會日泰的要求下,胡榮只得把殺狼的過程敘述了一遍。

聽完胡榮的講述,阿會日泰讚嘆不已,問胡榮:「你多大了?」

胡榮答道:「12歲。」(比他父親最初說的大了二歲,自從胡榮跟高德的哥哥高道他們玩在一起後,就將自己的年齡報的和高道一樣了,省的人們說他小。)

阿會日泰感嘆道:「現在就如此了得,長大那還得了!」

胡奎他們買齊了15匹馬後,向阿會日泰告辭,阿會日泰設宴歡送,並在宴席上親自送給胡榮一把精緻的匕首。

胡榮上馬出發的時候,阿會明珠騎馬跑來,送給胡榮一把木梳子。這是阿會明珠最心愛的物件,毫不猶豫送給了胡榮,胡榮向伊露出純真的笑容,仔細地將木梳收好。胡奎一行返程時,胡榮遠遠見到一群野驢,策馬追逐而去。在這次商旅中,胡榮的超常能力不斷刷新大人們的認知,早就不把他當孩子看待,放任其任意施為了。胡榮想追上一隻野驢用大槍扎死,但野驢跑的很快、又靈活,胡榮一時難以得逞。胡榮正追逐着,看到前面有許多灰點出現,是一群灰狼,它們也在打這群野驢的主意,形成了二者合力圍獵的場面。

胡榮看到狼群逐漸分離出一頭年老的野驢,開始集體圍捕,胡榮覺得好玩,也參與進去,迫使野驢掉頭逃竄。幾經反覆,野驢的包圍圈越來越小,野驢跑不起來,不斷被追上的狼咬上一口,傷口流血,越來越弱。最終,被狼群一擁而上,咬翻在地。

胡榮在旁靜靜地看着,發現個頭最大的頭狼先吃,其次是母狼,最後才輪到年輕的公狼。頭狼在吃食的同時也不時抬眼看向胡榮,目光警惕。胡榮策馬近前一些,頭狼沖胡榮呲牙低吼,群狼同時響應,擺出扇形迎戰的架勢。胡榮撥馬後退幾步,群狼們又開始進食。胡榮感覺得到它們的心態,這是它們捕獲的獵物,寧願誓死守衛,於是策馬離去。

《隋唐風雲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