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當兒子是你的事兒
他當兒子是你的事兒 連載中

他當兒子是你的事兒

來源:google 作者:柯柏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彥白 杜宏宇 現代言情

我異父異母的哥哥死在了出租屋,繼母咬死是我謀殺了他但警方卻說,除了一個紅衣女人當晚來過,並未有其他人精疲力盡的我回到家後卻發現,我的衣櫃底部,竟然多了一件血紅色大衣和一個波浪假髮展開

《他當兒子是你的事兒》章節試讀:

我帶回家見他的父母,而我臨陣脫逃了。
回去後我聽說杜宏宇出殯那天,方玉琴攔在棺材前死活不讓人抬走。
後來**來了,是方玉琴報的警。
她跟**說杜宏宇不可能是死於意外,他是被人謀殺的。
警方重新展開了調查。
我從我爸那兒了解到大概。
警方證實出事當晚杜宏宇與幾個狐朋狗友喝酒,醉酒後一個人回到租借的住處。
他的單元門完好,沒有破門而入的痕迹,屋裡也只有他一個人的指紋。
他死前的手機里有兩個通話記錄。
頭一個是他打給方玉琴的。
方玉琴告訴警方杜宏宇晚上點半給她打電話,醉醺醺地翻過來調過去地說他忘不了我,想娶我,還要約我見面。
方玉琴只當他是喝多了,罵了他幾句「看上那個賤丫頭哪點兒了?
趕緊睡覺去!」
第二個是打給我的。
**找我取證。
我確實在當晚點0分接到杜宏宇的電話,他說要約我見面,被我罵了,然後就掛了電話。
這點與我同住的楚彥白可以作證。
他從浴室出來,正看到我在接電話,對着手機說「你死了這條心吧,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然後我們就睡了,一覺到天亮。
杜宏宇租住的住宅區老舊,樓道里沒有監控,只在小區門口有一個監控攝像頭。
回查的錄像里可以看到當晚0點到凌晨點間只有零星幾個住戶進出小區。
0點分時一個紅衣女人,穿着高跟鞋,身姿妖嬈地走進小區,沒過多久就又出來了。
只是由於天黑,加之那個女人留着**浪的長髮,監控里看不清臉。
同樓層的鄰居證實當晚點分左右,他打開門把垃圾放在樓道里,就見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一邊踢着杜宏宇的單元門,一邊咒罵:「混蛋王八蛋,談好的買賣,敢放老娘鴿子!」
鄰居讓那個女人小點兒聲,女人還跟鄰居吵了幾句,然後氣急敗壞地離開了。
半個小時後樓下的鄰居發現洗手間天花板漏水。
屍檢報告也出來了,杜宏宇後腦水腫,肺部有積水,真正的死因是被水溺死的。
警方推測杜宏宇掛了電話後去浴室洗澡,他打開浴缸上的水龍頭放水...

《他當兒子是你的事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