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她甜的要命
她甜的要命 連載中

她甜的要命

來源:外網 作者:糖糖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糖糖

喬星沖鄧玉嬌友好的點了點頭,再得到回應之後也不看她,就對程澄道:「程醫生,我下午來接您下班。」程澄看見她,心裏就明白了。.........展開

《她甜的要命》章節試讀:

糖糖的這本《她甜的要命》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面為大家帶來章節片段:... 程澄沒有想到趙新月的反射弧那麼長,明明那天晚上說好了第二天就來她單位鬧。 結果整整推遲了一周。 她到的時候,已經半個醫院的職工都知道她是個勾.引人家哥哥的破鞋了。 院長找她去辦公室,雙手合十放在桌子上,斟酌語句:「程醫生,雖然醫院無權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在生活作風的問題上,還是得嚴謹一點。」 「我知道。」 程澄回答。 「這次陳小姐來鬧,希望你能儘快解決掉自己的私人問題。」 「陳小姐?」程澄皺眉:「不是趙小姐嗎?」 「她說她叫陳新月。」 程澄聽見這個名字,忍不住側頭笑了:「真有她的。」 來鬧都不敢用真名。 不過也是,好歹都是趙家的千金,不會親自來做這種潑婦罵街,貽笑大方的事情的。 這種丟人現眼的事兒,隨便找她身邊幾個狗腿子就把這事兒給辦了。 果不其然,從院長辦公室出去,鄧玉嬌就把今天來鬧的那個女人的照片給她遞過來了:「這女人說你勾.引她哥哥,他哥哥是誰啊?」 照片上的女人不是趙新月,也不是趙新月身邊那幾個玩得好的小姐妹花,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女孩子。 她不認識。 「一個富二代。」程澄回答。 鄧玉嬌看她不當回事,瞪大眼睛追上去:「真有這回事兒啊?」 「不是我勾.引他,」她開口,「是他賴上我的。」 鄧玉嬌好奇:「怎麼賴上的?」 「我的車不小心蹭了他的車。」 然後,她下車跟他道歉,商量賠償的時候,就被他看見了。 事情發生的很快。 就像是她一個晃神,蹭了他的車一樣。 等她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迫上了賊船。 「怎麼這事兒我不知道?」 鄧玉嬌有些生氣,「你都不拿我當朋友,根本沒跟我說過,他是什麼車,蹭一下就賴上你?」 「B開頭,最近被抓的那個偷稅漏稅的失德藝人罰款大概能買兩輛吧。」 「**,五千多萬的車?」鄧玉嬌一算,人都炸毛了。 程澄笑了一下,沒說話。 其實,趙其琛那兩個是以億為單位的。 「那他賴上你,是想跟你談戀愛?」鄧玉嬌不太確定的問。 「你覺得呢?」程澄反問。 鄧玉嬌垂下眼,嘆了口氣,「有錢男人身邊哪裡少得了女人,就算是你這樣的,也不算是門當戶對。」 她們兩個心裏都清楚,人家不過是玩玩。 「他說過什麼時候跟你拜拜嗎?」 鄧玉嬌問。 「膩了就拜拜了,」程澄往前走,繼續問:「今天那女的來罵了些什麼?」 「說你是破鞋。」 「還有呢?」 「劈腿的賤.貨。」 程澄看她一眼。 鄧玉嬌有點心疼她:「你跟高月分手,就是因為這個富二代?」 她沒否認,也沒承認。 「高月是個好男人,如果你跟他出國,其實可以過得很好。」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別說了。」 「你當初那麼喜歡他,追了她那麼久。」鄧玉嬌還在為她惋惜。 兩個人說著說著,就迎面撞見了被人推着出來散步的蔣顧。 鄧玉嬌看見蔣顧,閉上了嘴。 蔣顧沒看她,眼睛定格在程澄的臉上,「推我出去透透氣。」 他身後推輪椅的護士識趣的鬆開手,走到了一邊去。 程澄走過去,推着他的輪椅往外走。 蔣顧其實跟程澄沒有什麼好說的,兩個人走走停停,最後在花園裡的紫藤畫廊下停下了。 蔣顧看了看盛開的紫藤花一言不發,好像在回憶什麼人。 而程澄這時候手機響了。 她跟蔣顧說了一聲,轉頭走遠幾步,去接電話。 看到打來的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她忍不住擰了擰眉頭。 接起來的時候,卻是一個熟悉的聲音,「澄澄……」 程澄愣住了。 眼眸失神,一瞬間,眼淚幾乎就要從眼睛裏面流出來。 但是,她敏銳的感覺到了有人在盯着她看。 她轉頭,看見了蔣顧。 蔣顧在盯着她。 她馬上把眼淚壓了下去,冷漠的開口:「你打錯了。」 隨後,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然後走過去,推蔣顧的輪椅,「起風了,我送你回病房。」 蔣顧沒反對,只是被推着走的時候,也難得的八卦了一句,「早上有人說你是破鞋。」 程澄擰眉,看向他。 蔣顧抬頭,問了一句跟趙其琛很像的話,「你是嗎?」 程澄冷笑,眼底不帶一絲溫度,「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蔣顧若有所思。 程澄將他推到病房裡,後退一步,立刻就把病房門關了。 至於他是自己從輪椅上爬到病床上,還是喊人扶他過去,她都懶得管。 她是醫生,可不是他的使喚丫頭。 蔣顧有點心理疾病。 進醫院的原因是自殘。 至於自殘的原因,程澄沒有去打聽。 不過醫院這個地方人多,要是稍微上點心,就能從來看他的親屬口中聽見點蛛絲馬跡。 再把這些蛛絲馬跡一條條的拼起來,粘合住,那就能理出來一個大概。 鄧玉嬌在本職工作之餘,最愛的就是瞎打聽。 沒過幾天,就把蔣顧本人不想說,但是親戚們卻出了門,就唏噓不已的事實給扒了出來,然後帶着一袋子奶香瓜子去找程澄分享。 「你知道那個蔣顧自殘的原因嗎?」 鄧玉嬌欲揚先抑,還得先拋出問題引他的好奇心。 程澄不吃瓜子,喝了口茶提神,一邊翻病人的過往病例一邊配合的問:「為什麼?」 「因為他前女友!!」鄧玉嬌按住桌子,表情神秘,「你猜他前女友為什麼跟他分手?」 程澄依舊配合,但是毫無好奇心的問:「為什麼?」 鄧玉嬌習慣了她這幅冷淡的樣子,興緻勃勃的繼續說人家的八卦,「因為他前女友喜歡他舅舅,跟他舅舅搞在了一起。」 程澄翻病歷的手指停下了,顯然,她覺得有點意思。 甚至,將手中的鋼筆轉了一圈。 「前女友跟自己的舅舅搞在了一起,確實挺奇葩的。」 鄧玉嬌繼續譴責,「他這個舅舅也真不是東西,自己親外甥的女朋友都搶,俗話說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他這真是一點也不忌諱。」 程澄笑着將背往椅背上靠去,「我是說,有沒有一種可能,是那個女的自己貼上去的?」 鄧玉嬌一怔。 程澄分析道:「蔣顧也算是天之驕子了,他的這個女朋友,如果跟他門當戶對,應該也不會完全不在乎名聲而去找了外甥找舅舅,畢竟還要臉的。」 鄧玉嬌恍然大悟,順着說下去,「攀高枝兒的!絕對是個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的小門小戶的女的,仗着有點姿色就想飛上枝頭變鳳凰!所以才不要臉的勾搭了外甥又勾搭舅舅!咱北城圈子裡那些真名媛要是敢幹出這種出格的醜事兒,絕對被打斷腿!」 程澄淺笑不語,繼續去翻病歷。 鄧玉嬌則磕着瓜子道:「既然這女的放棄蔣顧去勾搭他舅舅這個老男人,那他舅舅一定很厲害!」 程澄笑着,沒有再去附和。 倒是門口,響起了一聲咳嗽聲,打斷了鄧玉嬌的八卦。 程澄聽見這熟悉的咳嗽聲,抬頭看去。 果不其然,是趙其琛身邊的那個傳信助理喬星。

《她甜的要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