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王嫵黑蝦子
王嫵黑蝦子 連載中

王嫵黑蝦子

來源:外網 作者:王嫵黑蝦子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嫵黑蝦子

我奶奶是名震江湖的草鬼婆,極為擅長養蛇蠱,方圓百里無人敢惹。大一暑假,奶奶把我騙回老家,繼承她的衣缽,從此萬蠱庇佑,我所向披靡。可直到當我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離奇死亡,我才發現,我已經陷入了一個恐怖的圈套……展開

《王嫵黑蝦子》章節試讀:

「什麼是母子蠱?」我有點疑惑。

從小到大,關於蠱的我只聽說過金蠶蠱、蛤蟆蠱、竹篾蠱這些,如果被人下了金蠶蠱,拉出來的粑粑都是稀糊糊的蠶糞,如果中的竹篾蠱,如果得不到解藥,渾身奇癢潰爛而死,而這母子蠱,聽都沒有聽過。

「母子蠱,就是用死去的孕婦的子宮養成的。」隱青淵跟我解釋。

「養蠱的人必須在端午節那天抓上七七四十九隻待產子的毒蟲,放在死去孕婦的子宮裡,讓這些毒蟲吃盡胎兒與胚盤後,他們再相互殘殺,剩下的最後一隻,研磨成粉,只要餵給人吃了,就會成為蠱母,這個蠱母接觸到任何東西,就都會粘上它的卵,這些卵會吸食一切活物的精血,給蠱母吸取養分。」

隱青淵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然後再說:「這種母子蠱陰氣極重,是種邪蠱,能養這種東西的人,應該也十分歹毒,不過很合我的口味。」

說著伸出一條鮮紅的舌頭舔了下唇瓣,那是一條尖長的蛇信子。

我奶奶說隱青淵修為已經挺高了,不然別的蠱為什麼都是蠱,只有他變成了人,可是我從小就怕蛇,他又時不時的把他那y

形舌頭吐出來讓我很害怕啊,於是弱弱的問了句隱青淵:「哥,你的舌頭可不可以變成人的樣子啊?!」

見我挑他毛病,隱青淵不爽,皺了下他那雙漂亮的長眉:「就你事多,有機會讓你嘗嘗舌頭的妙處,你就捨不得讓我收起來了。」

我不屑,這蛇信子還能有什麼妙處?

不過隱青淵還是把他的蛇信子變回了人舌的模樣。

看來這隱青淵也沒我奶奶說的這麼凶神惡煞,只是我奶奶說這隱青淵看中了我,所以才讓我當蠱婆,那他什麼時候見過我?

不過比起這個疑問,此時我倒是挺擔心醫院裏的那個女人,才四十來歲,在醫院裏乖乖等着她老公回來帶她去醫院看病,老公還沒回來她就死了,也太可憐了吧!

於是我問隱青淵:「那個女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她嗎?她要是今晚死掉的話,她老公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

「已經晚了,那些子蠱已經將她的內臟全部吃完了,她之所以手指癢,是因為那些子蠱已經在吞噬她的手指了,至於她老公――。」

隱青淵說到這的時候,抬起頭看了眼四周,再對我道:「她老公已經在外面養了女人,不會再回來了。」

「啊?」我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

「但凡是有蟲蛇的地方,我都能與他們交流。」

此時除了牛逼二字,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詞誇讚隱青淵。

只是可惜了這女人,還在傻傻的等她的老公回來帶她去大醫院看病。

傍晚的時候,我打了個電話給我爸媽,跟他們說我在同學家住一晚,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然後找了個醫院附近的角落,呆了起來。

隱青淵說那母子蠱,一般都是晚上活動,而且聞氣味,這母子蠱在醫院裏已經潛伏很久了,那女人常年住在醫院裏,就算是沒吃那隻死雞,母子蠱也會在把那些雞全都吃完後,再轉到她身上去,而吸滿了精血的母子蠱,就是隱青淵想要吃的食物。

夜幕降臨,那個女人絲毫都不知道自己已經中了蠱,我看見這女人關了診所的門,去後院水井旁打水洗澡。

可是剛脫衣服,停落在診所後院里的鳥雀忽然衝天飛起,女人忽然七竅流血,身體筆直的向著井邊倒下!

一股像是腐肉或者是死老鼠的味道,瞬間從院子里瀰漫了過來,熏的立馬捂住了口鼻。

我又害怕,又緊張,向著隱青淵挨近了些,問他這是什麼味道?

「屍臭味。」

隱青淵淡定的回答我。

「這女人剛死,怎麼就會發臭?」我有些不解。

隱青淵比我高很多,他低頭看了我一眼,那雙漆黑的眼眸,在夜色的籠罩下,顯得更加幽邃神秘。

「有東西要出來了。」

隱青淵回答我。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我看見吊在井裡的繩索忽然開始劇烈的動了起來,就像是有個什麼東西正抓着井繩從井裡爬出來!

隨着這根井繩的晃動,屍臭味愈發嚴重!

現在天已經昏暗了,我死死的盯着井裡的井繩看,也不知道是天太熱還是被嚇的原因,我的腦袋上已經湧現出一層薄薄的密汗。

這井裡到底有個什麼東西?!

忽然,一隻烏黑枯瘦的人手,伸出了出來,抓住了水泥砌成的井沿,緊隨着一個極度腐爛的男人頭,出現在了我的眼裡!

我嚇得差點大叫,不過就在我要叫出聲的時候,隱青淵的手捂住了我的嘴,一股淡淡幽香,從隱青淵的指縫中向著我鼻尖瀰漫了進來,讓我安定了不少。

這男人看起來就像是已經死了很久了,在院子里昏暗的燈光照耀下,那個男人帶着滿身濕漉漉的腐爛膿血的從井裡爬了出來。

他該不會就是隱青淵要找的那個男人吧!果然就在醫院裏!

當這男人從井底爬出來後,我看見明明已經死了的女人,忽然又很詭異的反弓着身,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向著這個男人走了過去!

兩具屍體就這麼面對面的站着,我看見女人頭上的七竅里,鑽出無數只有米粒大小般的黑蟲,這些黑蟲就如同螞蟻過道那般,密密麻麻的在空中架起一座橋樑,向著這滿身膿包的男人的七竅里爬了進去!

這男人的腐爛發臭的身體,在這些黑蟲進入到了他的體內後,他身上皺巴的皮膚開始逐漸變得光滑,明明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可他這會卻逐漸的恢復健康皮膚!

「我就說怎麼還會有人養這種蠱,原來是有人想讓這男人起死回生。」

隱青淵鬆了捂住我口鼻的手鬆了下來,隨即變成一條足足有手臂粗的大黑蛇,向著這男人爬了過去!

那男人看到向著他爬過去的大黑蛇,明顯就感覺到有些恐慌,慌慌張張的就想往着井裡鑽進去,但是已經晚了。

黑蛇已經游到了這男屍的腳下,向著這男屍的腿上纏了進去,消失在了這男人腿上的腐肉里。

痛苦的嘶吼從這男屍的口中發出,他僵硬的舞動着四肢,想要將我的蛇蠱從他身上趕下來,但是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在大黑蛇的吞噬下,那具男屍好不容易長出來的新肉,就像是乾癟的氣球,瞬間凹陷了進去,只剩下一副皮包骨頭的身軀,在被吸盡最後一滴精血後,直直的倒在了那女人的屍體旁邊。

一陣清風向我飄了過來,隱青淵已經在我身邊站着了。

可能是因為吃了那些母子蠱,他的氣色要比剛才好了很多,唇瓣也更鮮潤光澤了一些,那顆病懨懨的淚痣依舊在他眼瞼下,散發著淡淡的令人忍不住疼惜的假性柔弱。

「真噁心。」

隱青淵吃飽還不忘吐槽,伸手纏在了我的肩上吐槽那母子蠱,半個身體的重量都向著我身上壓了下來。

從我見他那刻起,就沒見他好好的站過,不是靠牆就是靠我,該不會是條軟皮蛇吧!

不過就在當我想將隱青淵從我身上推下來時,我一轉頭,看見醫院微掩的後門門縫裡,有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紅着一雙眼睛,正惡毒的盯着我和隱青淵看!

「隱清淵,你看,那有個老奶奶,在看着我們!」

隱青淵不屑轉眼一掃,可是那老太婆,竟然就在隱青淵看向她的那一剎那,瞬間就消失了!

《王嫵黑蝦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