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寧厲北琛
溫寧厲北琛 連載中

溫寧厲北琛

來源:google 作者:溫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寧 溫思柔 現代言情

婚禮前夜,她和繼妹同時被綁架,她的准丈夫卻只救小夷子......溫寧被綁匪拖進大雨里!他們要撕票了她仍然不敢相信,傻傻等待,「求你們再等等,許逸說會給贖金......」...展開

《溫寧厲北琛》章節試讀:

瑞天公司樓下,溫寧深深望着大樓。
瑞天珠寶原身是外公留下的股權,20歲那年她接手,用三年就發展壯大,原來一心支持許逸,讓他當總裁,她屈居總經理,默默無聞的幫助他,總覺得以後與他是一家人啊,可短短十天……物是人非!
溫寧攥緊雙拳,直接來到頂樓股東會議室。
門沒有關,溫寧走進去,猛然就看到會議桌上纏棉的兩道身影。
溫思柔被許逸架在桌上,男人頎長身軀,低頭在女人脖子里熱吻。
溫思柔嬌亨,得意的眼睛卻在看着溫寧,嘴裏柔弱,「許逸哥哥,這可是姐姐最愛的一張桌子……」
溫寧在綁架那天已經心死。
可眼前的一幕還是刺痛到了她。
曾經她傻傻的以為,這張會議桌許逸坐在主位,而旁邊坐着她,他們相愛般配,她最喜歡在這張桌子上畫稿,因為這張桌子是以前外公用過的,留給她的遺物。
他們羞辱過它多少次?
溫寧直視溫思柔諷刺的笑,既然她挑釁,她就成全她。
她端起一杯水,冷然潑了過去。
「啊!」溫思柔滿頭全濕,她扭頭驚呼,「姐姐?」
許逸猛地轉頭,看到溫寧,俊臉一僵。
眸中閃過一片複雜。
溫思柔弱弱躲入他懷裡,驚醒了他,低頭就看到女人故意露出的手傷。
許逸擰眉問,「思柔,你的右手怎麼回事?」
溫思柔委屈的看了眼溫寧,「昨日我和爸媽接姐姐回家,姐姐生氣不小心刺了我……」
「什麼?」那傷口不小,許逸頓時陰沉,「溫寧,他們好心接你回家你還傷害思柔,你太過分了!」
溫寧簡直想笑。麻木的心還是會泊泊流血。
她望着這個曾經愛過的男人,他們把她綁架不過分,而她劃破溫思柔的手很過分。
溫思柔躲在許逸懷中,不免得意。她最知道許逸愛弱者,曾經的溫寧不就是優秀把他壓得太狠嗎,不然他怎麼會上了自己的床。
昨日這賤人吊打她和媽媽,今天有她好看。
「許逸哥哥,你也別怪姐姐。」溫思柔啜泣道。
溫寧走過去嗤笑,「聽到沒,她讓你別怪我,可能是不疼。」
她說著,抓起溫思柔的手往桌上,用鋼筆在傷口狠壓。
「啊啊!」溫思柔發出豬叫。
「溫寧!」許逸陰鷙臉。
溫寧朝他伸出自己被踩穿還沒癒合的右手,「一報還一報罷了。我的命,你們什麼時候還?」
許逸望着她瑩冷的小臉心裏一驚。閃過一絲愧疚,如果不是她對公司不放權,他不會動那個念頭。
溫思柔柔弱哭泣,「許逸哥哥,姐姐還是怪我們。」
實則提醒許逸,溫寧是來討債的。
許逸對溫寧的怔忪又收起來,冷聲問,「你已經不是瑞天的總經理了,你還來幹什麼?」
溫思柔依偎着許逸,露出了胸前『總經理『三個燙金大字。
溫寧的眼神尤其冷了。
曾經,男人在她面前許下諾言,「寧寧,你永遠是我的總經理。」
她諷刺一笑,眼睛裏的冷刀穿透許逸,霍然去打開大門,門外面,站了全部股東。
顯然大家都聽到裏面溫寧來了,一時不敢進來。
溫寧漠然走回去站在總經理位置,心平氣和抬顎,「大家都請坐。」
她的氣勢是多年淬鍊的經商手腕,與她嬌柔絕美的臉完全不同,大家忌憚她,可她現在已經下台,不少股東就沒聽指揮,看向許逸。
許逸冷睨了眼溫寧,最煩她這股強勢,以前就沒給過他面子。
溫思柔小意溫柔安撫男人,「別生氣,姐姐她歷來這樣。」
溫寧絲毫不理會他倆,她帶着點冷笑面對大家,「瑞天的法人是我,聽說今天股東投票要變更給許逸和溫思柔?我沒死,各位,一份偽造的遺囑它也作廢了。」
許逸看着她傲然的天鵝頸,目光怔忪,嘴唇卻一抿。
溫思柔立刻站起來,楚楚憂傷的拿出一份病例,「姐姐,你沒事大家都很高興。只是,你已經病了很久了,許總也是迫於無奈才讓你回家養病,神經衰弱和重度精神創傷,不能管理公司,這都有病例實證。」
溫寧猛地扭頭,眼裡的冷光殺的溫思柔下意識一僵。
但她看了眼許逸,男人沒做聲,她底氣十足,將病例遞給溫寧,「你自己看。」
溫寧看到那份『病例』,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許逸。
那是她以前為了幫他拿單壓力大患了短期焦慮,當時就診過,留下病案,只有許逸一個人知道。
他將這病拿給溫家人,偽造成她神經衰弱,精神病。
殺人不過頭點地,她最美好年華為他的付出,成了他日後把她驅逐的刀刃。
溫寧冷笑,幾乎笑出了眼淚。
馬上就有股東驚呼,「有醫院蓋章,是真的啊。」
「假的,我語調清晰,思路明確,大家看不出來嗎!」溫寧冷喝。
她從容的氣勢向來驚人,股東們一時間竟被她震得答不上來。
這時一個小股東暗暗看了溫思柔一眼,發言,「溫寧,你剋扣我們分紅,管理公司不利,公司的飛速發展,誰不知道是許總和溫思柔設計師的功勞!」
「沒錯,公司這幾年能撐下來,都是靠許總接單,溫思柔設計暢銷珠寶,就算是你沒病,也沒資格管理公司了。」
溫寧頓住,冷然一笑。
是啊,她以前是背鍋大俠,為了讓許逸有面子,她拿的單子全部給許逸。
為了許逸一句我愛你,她更是不斷的畫稿給溫思柔,因為許逸說,要把溫思柔培養成公司標牌,這樣她才能有更多時間做他的妻子。
可這一切,都是謊言!
「溫寧,你管理公司太嚴,又沒本事,就好好養病吧!同意溫寧退出的舉手!」
場上,四五個股東舉起手,其他股東趨炎附勢,也慢慢全部舉起了手。
溫思柔看向溫寧,眼角的得意滲着劇毒。
溫寧臉色發白,冷漠看盡這一場世態炎涼。也不難理解,溫家現在大勢,而她被污衊成精神病,誰敢站在她這邊。
這場剝奪溫家蓄謀已久,今天她怕是討不到好,但公司,她遲早要奪回來。
這時許逸站起來,宣布,「公司法人變更成功。」
「我提任溫思柔為總經理,大家以後服從她工作!」
溫思柔暗暗炫耀地看過來,她走到溫寧面前,假惺惺地握上來,「姐姐,你好好養病,將來還是可以回公司。」
溫寧一把甩開她的手,「別碰,我噁心。」
溫思柔臉色難看,「你!」
正要發作,外面走來一行人。

《溫寧厲北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