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連載中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來源:外網 作者:顧寧願薄靳夜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寧願薄靳夜

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球。渣妹,「馬甲再多,不還是浪女一個?生的孩子都父不詳!」財閥大佬,「孩子的父親是我。」展開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章節試讀:

當晚,顧寧願因為浴池那事兒,一晚上沒睡好。

第二天起來,一臉精神不濟。

星寒叫了早餐過來,見狀,不由關心詢問,「媽咪,待會兒吃完東西,您再繼續睡會兒吧?」

「看起來好累的樣子,媽咪昨晚又工作到很晚嗎?」

星辰眨着眼睛,憂心問道,心裏想着,是不是因為騙媽咪家裡快沒錢了,所以媽咪才睡不着?

寧寶也貼心道:「要不要我幫您按按?」

顧寧願捏了捏眉心,勉強打起精神,沖三個懂事的寶貝笑道:「沒事,可能是昨天下午睡多了,導致失眠,今晚早點睡就好了。待會兒陪你們吃完早餐,媽咪要出門一趟,你們乖乖在酒店等媽咪,好嗎?」

三小隻一聽,立刻乖巧頷首。

「媽咪是要去顧家?」

星寒給顧寧願遞了杯牛奶。

顧寧願接過,喝了一口,應道:「對,早點把事兒解決了,回頭還有不少事情要忙,不想和他們糾纏太久。」

星寒懂事地點點頭,「那媽咪早去早回,我會照顧好弟弟妹妹的。」

顧寧願心裏一軟,抬手輕捏小傢伙的臉蛋,語氣寵溺道:「乖,那就拜託你了!」

早餐後,顧寧願直接出發去了顧家。

大約半小時的車程抵達。

下車後,她立於別墅前,腦海中卻不受控地湧出六年前被驅趕的畫面。

當時的狼狽、不堪、無助,以及親生父親的冷漠,彷彿還歷歷在目!

不過,如今的她,已經無感,僅剩下冷漠。

顧寧願面無表情去按門鈴。

很快,就有人過來開門了。

是顧家的管家――李叔。

不過,他似乎已經認不出顧寧願,問了句,「您好,請問你是……?」

顧寧願對他,語氣還算客氣,「我是顧寧願,找顧安國。」

李叔略微驚訝,似詫異於顧寧願的轉變,很快讓開身子,「您快請進。」

顧寧願點頭,進了門。

一進大廳,就瞧見多年不見的顧安國和林素兮母女。

三人正坐在大廳沙發上,其樂融融聊着天。

李叔上前彙報,三人才扭頭看來。

猛地瞧見眼前這年輕漂亮的女子,三人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這……居然是顧寧願!!!

怎麼可能?

印象中的顧寧願,是個穿着土氣,沒任何亮點的鄉下土鱉,渾身上下都透着廉價的氣息。

可眼前的女子,卻不然。

一身幹練的套裝,包裹着玲瓏嬌軀,氣質被襯得優雅又知性。精緻的五官,美得過於扎眼,一雙波光瀲灧的眸子,帶着疏離和淡漠,紅潤的雙唇,微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整個人驚艷中透着點野性!

「你是顧寧願???」

率先回神的是顧若雪。

她表情無比震驚,似無法接受顧寧願這樣的轉變。

顧寧願怎麼可能變得這樣好看!

林素兮和顧安國明顯也非常訝異,以至於好一會兒都沒能開口說話。

顧寧願皺了皺眉,不欲在這浪費時間,開門見山便道:「不是讓我來簽字嗎?可不可以快點,我趕時間!」

她語氣冷冰冰的,沒半點溫度。

顧安國聞言,總算回神,眉頭直接擰起,連句慰問都沒有,就斥責道:「急什麼?這麼多年不見,也不知道打聲招呼?沒看到我和你阿姨、妹妹都在嗎?」

顧寧願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般,嗤笑道:「我跟你們很熟?還有……我沒有妹妹,別給我亂安什麼親戚。「

這話一出,顧安國面色驟沉,「顧寧願,你這些年跟着你姑姑在國外,就學了這些東西嗎?這就是你跟長輩說話的態度?」

「是,看不慣就憋着!」

顧寧願一臉硬氣,神情浮現些許不耐,「到底簽不簽?」

顧安國被氣得不輕。

林素兮見狀,佯裝好意,拍了拍顧安國的後背,「行了,孩子剛回來,有什麼好吵的。既然她要談正事,談就是……」

接着沖顧寧願假惺惺,笑道:「寧願,你坐吧。」

「不必了,勞煩速度快點就行,我時間很寶貴。」

顧寧願語氣透着淡淡的厭惡。

對於林素兮,她臉色實在好不起來。

這個女人,面上看着和善,實際城府極深。

六年前,初回顧家,她穿着廉價的路邊攤衣服,土氣十足!

林素兮佯裝好意,帶她去高級商場買新的。

當時,她對於林素兮投來的善意,還百般感謝,以為,這女人是真心誠意,歡迎她回顧家。

實則不然。

她的衣服,要麼不合身,要麼艷麗俗氣。

出門時,被人暗中嘲笑她品味低下!

這些年,被驅趕出顧家,倒是看清了這幅嘴臉。

所以此刻,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反感!

林素兮見狀,面色微微一僵,卻很快恢復,心頭一陣冷笑。

她倒是不在意顧寧願的態度。

終究是被掃地出門的喪家犬罷了!

此次能容忍她回來,也是看在能給自己帶來好處的面上。

所以,她臉上仍是溫和的表情。

顧安國卻是冷哼一聲,轉頭吩咐李叔,去書房取來文件。

李叔很快拿來。

顧安國接過後,也不拐彎抹角,「這股份雖說是你母親留給你的,但這些年,保管的人,終究是我,要交到你手中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的答應我一個條件!」

顧寧願早料到,拿回來不會那麼順利,很是冷淡問,「什麼條件?」

顧安國道:「完成我給你定下的婚約。當年,因為你的不檢點,導致和葉家的聯姻終止,顧家因此損失慘重。如今,也到了你補償的時候……所以,你必須同意這樁婚約。」

顧寧願聽了後,當場就冷笑出聲。

看來,自己真是猜對了!

股份轉移果然是個借口,這新冒出來的婚約,才是找她回國的重點。

只是,以她對這一家子的了解,對方恐怕不會是什麼好的人家!

她當下就問,「和誰的婚約?」

顧安國以一副施捨的嘴臉,回應,「薄家,薄靳夜!京都

第一豪門,以你的身份,能嫁進去,是你的福氣。」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