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蕭靳御桑年
蕭靳御桑年 連載中

蕭靳御桑年

來源:外網 作者:私寵甜妻:蕭爺,你又被夫人拉黑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私寵甜妻:蕭爺,你又被夫人拉黑了 都市言情

不知廉恥勾*引蕭二少爺被趕出蕭家的孤女回國了。原以為她沒了蕭家做依靠,必定餘生慘淡,寸步難行。誰知搖身一變,竟成了炙手可熱的香餑餑!曾經看不起她的人瞬間打臉,不屑嘲諷道,「再怎麼厲害,那也是蕭董吃完就扔的貨色!」桑年微微一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昨天剛被拉黑的男人突然出現,語氣森寒:「誰在說我夫人的不是?」眾人:那是蕭夫人?!!展開

《蕭靳御桑年》章節試讀:

bc2上不少設計大觸,基本都是在國際設計大賽上有過獎項,其中也包括桑年。

桑年風格獨特,每個看過她的作品都能產生不同的見解,不少人模仿,但卻都模仿不到精髓。

每年大賽都邀請她參加,甚至要給她頒發獎盃,就是想見一睹真容,可本人卻從不露面。

不少專家分析了風格以及技術,都覺得應該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

殊不知她今年也不過二十三。

桑年掛斷了電話,剛準備處理幾條訊息,卻收到了蕭老爺子病危的消息,地點在雍城私立醫院。

她顧不得那麼多,拿了件外套準備出門,恰好碰見池妮。

池妮一臉錯愕,「這麼晚了,你這是要去哪?」

「醫院。」她神色匆匆,眼睛看向門邊的位置。

「我送你過去吧,大晚上的你叫車也不安全。」

二十分鐘後,桑年趕到了醫院,到了病房走廊,恰好碰見蕭家的人坐在外面焦急等待。

五年來第一次跟蕭家人見面,他們就像是貓見了老鼠,一下子炸了毛。

蕭家人都一致認為,離開了蕭家的桑年肯定過得窮困潦倒,凄涼慘淡。

可瞧着眼前一身淺色修身風衣,長發披散如墨的年輕女子竟是說不出話來,五年前還有些青澀的面容徹底長開後,艷若桃李,美的驚人。

明明沒怎麼裝扮,也嬌妍得像是會勾人一般。

「桑年,你怎麼還有臉來這?」

蕭靳御的妹妹蕭洛雅已經忍不住跳了起來,從桑年剛進蕭家就跟她很不對盤。

當年她被趕出去的時候,蕭洛雅也不少落井下石,煽風點火。

那副得意的嘴臉,桑年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

她沒有理會蕭洛雅,目光卻落在了坐在她身後的貴婦身上。

蕭夫人保養得當,美艷動人,讓人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

唯一沒變化的大概是她看桑年的眼神,依舊不屑一顧的蔑視。

「桑年,你不是蕭家人,你沒有資格出現在這!」

蕭洛雅不依不饒地攔在桑年的跟前,生怕她得到什麼好處。

桑年淡然的眸子掃了她一眼,不疾不徐地回道:「有沒有資格,也不是你說了算的。」

些許是仗着蕭家在雍城的地位,蕭洛雅從小橫行霸道慣了,認為所有人都要在她面前卑躬屈膝,冷不防被桑年回懟,一時間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她怎麼都沒想到,滿是污點的桑年怎麼還敢抬頭做人?再看着那張格外讓人嫉妒的臉,頓時口不擇言起來。

「你還是真的不知廉恥啊,難道忘記了當年你爬上我二哥的床被趕出去的事嗎?」

「聽說你被送回你叔叔家裡後,還去勾搭你姐夫才被送出國去,就算是你現在裝得再清純無害,也掩飾不了你下賤的本性!」

蕭洛雅唇邊揚起得意的笑,故意在眾人面前提起桑年的醜事。

這些事迹在當年可是鬧得人盡皆知,淪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但凡要點臉,現在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免得自討沒趣。

可惜桑年早已不是當年那個被人污衊和陷害,就只能紅着眼承受的孤女,深知面對辱罵和詆毀,最好的方式就是反擊,但現在她沒這個心情。

「人云亦云,現在蕭爺爺還在病房裡,我不想與你爭辯什麼。」

蕭洛雅卻以為桑年不敢,整個人更加囂張,瞬間咄咄逼人起來。

「是不想與我爭辯還是不敢啊,像你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我爺爺也是你配叫的么……」

蕭夫人語氣冷淡,提醒道,「洛雅,注意你的身份,沒有必要理會無關緊要的人。」

蕭洛雅頓了頓,沖桑年冷哼一聲,「母親說的是,跟她計較也沒意思,畢竟像這種下賤放蕩的女人,這輩子都別妄想能進蕭家的大門!」

就跟螻蟻一樣,就算是踩死了也沒有一點成就感。

話音剛落,病房走廊里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詭秘。

一時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都將目光望向從不遠處走來的男人。

他身材頎長偉岸,黑色的西裝襯得他更加嚴肅,一張俊美無儔的臉沒有任何錶情,卻令人望而生畏。

原本還對桑年不屑一顧的蕭洛雅頓時跟變了個人似的,立馬安分守己,不敢放肆。

蕭靳御邁着沉穩的步伐走到他們身邊,完全將她忽略得個徹底。

病房內走出個中年男子,是跟在老爺子身邊的李管家。

他看也沒看其他人,卻徑直走到了桑年跟蕭靳御面前才停下。

「二少爺,桑小姐,老爺請你們倆一起進去。」

《蕭靳御桑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