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婿不為奴
婿不為奴 連載中

婿不為奴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秋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夭炎 武俠修真 王花

什麼?上門女婿?吃軟飯的幹活!這難道就是師妹們口中的以肥為美的世界?肥婆為妻,兇悍霸道,非要逼他就範肥婆:快來伺候我!君夭炎:給我十天,我定讓你滿意……展開

《婿不為奴》章節試讀:

「炎兒?真的是你,你…你回來了?」

  門口之處,一個老婦人步履闌珊的走來,看起來十分的憔悴,面色蒼白,身上沒有多餘的華麗飾品,樸素自然。

  這是君夭炎的生母,也是君家的大夫人,水如蘭。

  「阿母,我回來了。」

  君夭炎的嘴角淺笑,腳步上前,卻被水如蘭拉住身子。

  「阿炎,你走吧,別回來。」

  「怎麼了?」

  君夭炎看着水如蘭的緊張神色,不禁疑惑,記憶里,水如蘭可是往司家傳了很多次話,讓君夭炎回家看看,可是,君夭炎沒有臉面回家,也就每次都拒絕了。

  這次,主動回來,應該歡迎他才是啊!

  「你…」

  「我還以為是那家的狗在門口討食呢!原來,是大哥啊。」

  輕蔑的聲音,一個少年從裏面走出來,在他的額間,有一顆紅色的硃砂。

  眉間硃砂,這是靈修者的標誌,他,難道就是君家不惜耗費精力培養的靈修者!

  「君夭古。」

  「怎麼?被司家趕出來了?」

  君夭古看着孑然一身的君夭炎,這小子,害怕君家問他要錢,每次傳口信讓他從司家回來,他每次都拒絕了,這次,一個人回來了,看來是被趕出來了。

  「也是,你一個廢物,司家怎麼可能一直把你當寶貝供着。」

  「別看了,進來吧!剛好,父親正找你呢。」

  君夭古看了看一旁的石獅子碎塊,眼神閃過一光芒,這小子,回來得正好。

  「娘,我們進去。」

  君夭炎看着水如蘭,這君家,他是一定要進去的,只是,不知道水如蘭為何兩眼愁緒萬千,一臉愁容。

  水如蘭看了一眼君夭炎,周圍還有那麼多看熱鬧的,算了,等回到了院里,她在見機行事。

  「好。」

  進入君家,君夭炎的第一印象就是…凸,離開君家之時這裡還是一片鬱鬱蔥蔥,院落裏面假山流水,花草旺盛,如今…一片荒蕪。

  院落裏面,只剩下地板磚了。

  進入大廳,君夭炎剛剛跨過門檻,一聲嚴厲的呵斥就迎面而來,還沒有反應歸來,身後就傳來兩股力量,踹擊在他的膝蓋後面的腘窩之處。

  身子猛的跪在地面上,大廳的房門也被關了起來,君夭炎抬起頭,看見的,是一張張怒不可遏的臉。

  「孽子。」

  君夭炎抬起頭,望着說話的男人,君家的家主,君林。

  「夫君。」

  聽到君林的呵斥聲,水如蘭立刻擔憂的走上前。

  「這不關炎兒的事,你別怪炎兒。」

  君林兩眼一冷,立刻有丫鬟上前把水如蘭扶住,坐到了一旁的主母之位上。

  「孽子,你還有臉回來。」

  君夭炎冷哼一聲,從地面站了起來,伸手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塵灰,絲毫不在乎君林說了什麼,在他的臉上,絲毫沒有膽怯的神色。

  「跪下,孽子。」

  君夭炎當著君家所有人的面,如此反駁家主的命令,完全是在挑戰家主的威嚴。

  「跪下?我是犯了什麼事?要我下跪?」

  莫名其妙的君家,一回來就讓他下跪,他堂堂藍靈修者,豈能被人境的這群小癟三給欺負了。

  更何況,就算要罰,也該有個由頭,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處罰他,他吞不下這口憋屈氣,他可不是以前的君夭炎,任由君家玩弄。

  「孽子,你…你為何一年,都沒有回家探望,你難道不知你弟弟夭古是靈修者,你作為哥哥,又是司家的姑爺,理應多多支持他。」

  「這一年,你卻把我們君家的口信都當做耳邊風,不曾回來一次,你可知罪?」

  君夭炎噗呲一笑,看着眼前的一群君家人,尤其是坐在嫡子之位上的君夭古,他高傲的抬起頭顱,不屑的看着君夭炎,高高在上,目光斜視。

  「噗呲,哈哈哈,好一個『你可知罪』。」

  本以為死肥婆已經讓他作嘔了,誰知,這裡的人,更加讓他倒胃口,君夭炎好歹也是君家的嫡子,嫡子回家,得到的不是關心,而是嚴厲的質問以及冷漠的人心。

  「敢問君!家!家!主,我在司家一年,你們可曾來過一次,再問君家家主,司家拿來的聘禮五千金,您可曾贈我一金。」

  擲地有聲,鏗鏘有力,一句話,讓君林的話卡在咽喉之處,看着眼前的君夭炎,一向膽小怯懦,唯命是從的他,說話怎的如此硬氣?

  君夭炎看着君林的沉默,走到一旁的空位上,坐下之時,腳抬起放在一旁的茶桌上,雙**疊,伸手拿起一旁的茶壺,直接飲茶,不顧形象。

  「你…你…」

  「夫君,消消氣。」

  「炎兒,快給你父親道歉。」

  水如蘭看着君夭炎,眼神閃爍,示意君夭炎不要惹惱了君林,向他服個軟。

  君夭炎直接無視了水如蘭的話,把手中的茶壺扔在地面,茶壺破裂,茶水四濺,君夭炎百無聊賴的摸了摸鼻頭。

  「君夭炎,你放肆,你一個廢物,也敢在阿爹的面前如此失禮。」

  君夭古站起身子,伸出手,指責君夭炎,一副替君林鳴不平的樣子,倒是讓君林對這個庶子多了幾分讚賞。

  「我身為君家嫡子,一個庶子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畫腳,這是何道理。」

  「難道雲氏不知道布諾國的倫理綱常?若你教不好你的兒子,我不介意代你好好的教導一番。」

  君夭炎此時把目光轉移到君夭古的母親雲氏身上,他進門之時,就已經觀察了這裏面的所有人,這個妾室雲敏,是君林的第八房小妾,一身華麗服飾,十分張揚。

  在他看來,雲氏就是一個跟司玲瓏一樣的小肥婆,目測有一百五十斤,摺合五鈞之重,也不知道布諾國什麼審美,喜歡這樣的「肥婆」。

  君家的八房,也唯有大房水氏和第八房雲氏誕下了兒子,因此雲氏的地位,僅次於水如蘭。

  不過,君夭古成為靈修者之後,這個雲氏的地位顯然已經爬到了主母的地位,那耳朵上的金絲燕飛耳環,是君家主母獨有的佩戴之物。

  如今,戴在她的耳朵上,這已經足夠說明水如蘭在君家的地位大不如前了。

  「夫君,你看這個孽子說的什麼話。」

  雲氏驕哼一聲,撒嬌般的看着君林,那模樣,就好像承受了百般委屈一樣。

  君林心疼的看着雲氏,不悅的朝着君夭炎大聲呵斥。

  「孽子,怎麼和你母親說話的?」

  「君!家!家!主!我沒記錯的話,她,好像只是一個姨娘吧,怎麼?雲氏不懂規矩,您!也不懂了嗎?君家主母,乃是我母水氏如蘭。」

  君夭炎此時收起了剛才的痞子脾性,站在大廳中間,凌厲的目光凝視君林,其餘的姨娘看着君夭炎,都暗暗的在心裏幸災樂禍。

  君夭古成為靈修者之後,雲氏可是十分的囂張,絲毫不把她們這些先進門的「姐姐」放在眼裡,如今,君夭炎這話,簡直是替她們出來一口惡氣。

  布諾國一向重視倫理綱常,她們這些妾室,只配讓家主的子嗣叫一聲姨娘,唯有主母配得上「母親」二字。

  「夫君…」

  雲氏委屈的看着君林,楚楚可憐的模樣,讓君夭炎忍不住繼續貶低她。

  「對了,我有個摯友恰好是律典司的判官,若是君家的人不懂國家律典,我可以請他來教導一番。」

  君夭炎的嘴角微微勾起,那黝黑的眼眸之中,透露出來的,是一絲得意,布諾國律典司,最剛正不阿的執法之地,裏面的人,可謂六親不認,只認法典,大義滅親對於律典司的人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君夭炎雖然膽小,但他心善,當年君夭炎十歲,遇見一個十五歲的乞丐,見他有氣無力,便給了那乞丐一串糖葫蘆和一金,本是一件小事。

  誰知,後來他在司家的時候收到了一封律典司的信,正是小乞丐所寫,說是在司家與君家的婚宴之日認出他的身份,想要報答他,邀他一敘,但君夭炎覺得臉上無光,便直接燒了那封信,斷了聯繫。

  如今,倒是有了那麼一點利用價值。

 「如蘭,炎兒剛回來,為何還不帶他去休息?」

  水如蘭莫名其妙的看着君林,這態度轉變,是不是太快了?

  「炎兒,先去好好休息,既然回來了,就在君家多住幾天,好好和你母親說說話。」

  君林的態度讓雲氏瞪大了眼睛,按照計劃,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不是說好了,這次嚴厲質問君夭炎,先打壓他,然後讓他回司家撥些銀兩過來,給夭古買靈藥的嗎?

  「我確實累了,娘,走吧!」

  「好。」

  水如蘭點點頭,有些忐忑的看了看君林,見君林點頭,水如蘭立刻從主位上起身,走到君夭炎的身邊,任由君夭炎攙扶着她,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

  離開大廳,經過拐角之處,就聽到了大廳裏面傳來的杯子破裂聲,水如蘭的身子一個激靈,身子愣住,害怕的回頭望了一眼。

 「沒事,不過是狗打翻了茶杯,娘親不必在意。」

  「炎兒,那可是你爹,你不該如此無禮。」

  君夭炎無奈的聳聳肩,繼續帶着水如蘭離開,這樣的爹,不要也罷,自己兒子在司家經歷了苦楚,他還百般壓榨,這可不像是親爹所為。

《婿不為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