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薛凌程天源的故事
薛凌程天源的故事 連載中

薛凌程天源的故事

來源:外網 作者:八零佳妻忙種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八零佳妻忙種田 都市言情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凄涼悲劇下場。 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 自那以後,薛凌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展開

《薛凌程天源的故事》章節試讀:

傍晚時候,程天源回來了。

「村裡剛開了一家合作社,就在村委會那邊。合作社要兩個學徒工,給中午一頓吃,暫時沒工資。我給小芳報名了。」

程天芳起初不肯,說她要去城裡打工賺大錢,沒工資的工作才不要。

程天源解釋合作社是正規地方,環境乾淨,工作輕鬆,只要過了一兩年學徒期,上頭會給轉正,到時就會有工資,逢年過節有津貼。

「村長說了,如果表現好,還可以調到縣裡的合作社。學徒工起初看起來吃虧些,熬下去後未來肯定一片大好。」

程天芳聽到有大前途,才勉強同意。

接着,程天源去了父母隔壁的土坯房,直到夜有些深才回了新房。

薛凌正在清理她的嫁妝,抬頭道:「後方廁所還有半桶熱水,給你用。」

程天源微愣,淡淡點頭往後方走。

「這邊離帝都有些遠,之前跟薛叔叔商量好了,三天無法回門。明天我帶你去村委會掛個電話,給他們報個平安。」

「好。」薛凌利索應下了。

程天源腳步一頓,遲疑道:「我明天下午就回縣城去上班。你做什麼打算?」

薛凌裝傻眨巴大眼睛,「你要我陪你一塊去?好啊!」

程天源狐疑撇過頭,問:「你不是急着擺脫我嗎?做什麼跟着去?」

十幾年來,兩家的家庭地位和經濟情況差得實在太大了。

如果不是薛叔叔一直記着父親救過他這個人情,估計也不會捨得將女兒嫁到這樣的窮山僻野來。

薛凌知曉他一時不會對自己改觀,也不好着急。

「我上個月剛剛畢業,尋思去找份工作,誰料你家就上門提親了。這邊估計沒什麼適合我的工作,我還是跟你去縣城找吧。」

反正這輩子跟定他了!他去哪兒,她就要跟到哪兒。

程天源蹙眉問:「你哪裡畢業的?縣城那邊我還算熟悉,可以幫你問問。供銷社那邊是集體宿舍,你住不了,不方便。」

薛凌答:「外語學院畢業的,中英文秘專業。像外貿公司,或是中外合資企業,或是像雜誌社之類的文稿編輯也行。」

她這麼一說,程天源暗暗驚訝。

去帝都提親的時候,薛叔叔說她嬌生慣養,性子火爆,唯一一點兒可取的便是讀書成績不錯,人也愛學習。

當時他以為是王婆賣瓜自誇,竟沒想到竟是深藏不露!

程天源點頭,道:「那你收拾點兒,明天我帶你一塊去。」

「好嘞!」薛凌笑呵呵應。

程天源本想問一下什麼時候去民政局辦離婚手續,見她笑顏如花,巧笑嫣兮,一時不知怎麼了,竟噎在喉嚨口問不出來。

他鬼差神使般又開口:「家裡實在騰不出錢了,剛才爸說……把村口的那片荒地賣回村委會,我還沒應他。」

薛凌微愣――他這是要跟自己商量?

心裏一喜,卻又急起來:「不行!土地是固定資產,不能隨便賣的!」

程天源垂下眼眸,解釋:「咱家的地挺多的,我去世的爺爺是種田能手,開墾了好幾片農田。可惜這些年我不在,爸的手不好,所以家裡的田都荒廢了。爸說荒了可惜,不如將一半賣給村裡,也好緩一下家裡的經濟。」

「地在村口?臨近省道那邊?」薛凌問。

「嗯。」程天源答:「大概二十畝地左右。」

薛凌問:「能賣多少錢?」

程天源答:「頂多四五百塊,賣不了大價錢。」

薛凌轉了轉眼睛,道:「我前幾天在火車上看到一份報紙,上頭有一個報道說北方大城市郊外的偏僻農村,本來地價非常便宜,隨着近些年開發做廠房和商品房,地價一年翻倍增長,最高的足足翻了一百倍。」

程家村離縣城不遠,交通也方便,指不定土地以後也能值錢。

程天源搖頭解釋:「這邊偏僻,地也貧瘠,哪裡比得上大城市的郊區。」

不過她自小在大城市長大,見多識廣,她的話多少有些道理。

薛凌又勸了勸,只是程天源考慮家裡的情況太拮据。

「家裡地偏多,賣了二十畝,還有前面的二十來畝。村口的那二十畝離家遠,爸媽都沒法去打理,賣了就賣了吧。」

薛凌見他不鬆動,風風火火衝去後方,翻了翻行李箱,很快拿了五張嶄新的一百塊跑過來。

「那二十畝地,我買了!」

程天源愣住了!

……

隔天一早,程天源便帶着薛凌去村委會打電話。

薛家去年已經裝了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是薛父接的電話,叮囑女兒好好跟程天源過日子,好好孝敬公婆。

薛凌脆脆應好,讓他們注意身體,答應等她和天源穩定了,就去帝都看他們。

程天源站在一旁跟村長聊着話,等她打好了,就帶她往村口的荒地走。

「村口拐出去一會兒,就是剛建成的XX省道。這一帶都很荒,種不出什麼來,你確定真要買?」

薛凌堅定點點頭。

程天源濃密劍眉皺起,問:「你一個外鄉人,買這麼大一塊地做什麼?不能種也不能耕!」

薛凌似笑非笑盯着他看,道:「我都嫁你跟你領證了,怎麼我還是外鄉人啊?」

程天源仍沉着臉,眼睛卻突然眨多好幾下。

「我……剛才問過村長了,村裡的土地一向都是自由買賣。賣給外鄉人的話,還可以去村委會打個證明。」

「不用了。」薛凌眯眼看着雜草叢生的荒地,道:「我信你。」

程天源想不到她見了荒地後仍堅持要買,有些暗自生氣。

薛凌反而笑了,揚了揚眉頭。

「你可以將地賣給別人,為什麼不能賣給自己老婆?喏――錢給你了!對了,別把這事告訴爸媽和你妹,這是咱倆的秘密。」

程天源盯着她看了半晌,終於點點頭。

……

那天吃過午飯,程天源跟薛凌出發了。

程木海和劉英送他們到村口,老兩口依依不捨,很是心疼。

「凌凌,你剛嫁過門,怎麼能讓你就去打工?」

薛凌連忙搖頭,大大咧咧道:「爸,媽,咱們是一家人了。眼下家裡的情況還比較差,我應該去幫源哥哥賺錢養家的。」

程父和程母都淚目了,感動不已,叮囑兒子要好好照顧媳婦。

程天源沉穩應聲,拿過薛凌手中的旅行箱,大跨步領前走了。

薛凌笑呵呵跟公公婆婆揮手,跟在後方離開。

程家村不大,半天不到這事就傳開了。

眾人心裏羨慕得不得了,說阿源家娶到一個有錢又勤快的好兒媳婦,一個個讚不絕口。
,content_num

《薛凌程天源的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