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
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 連載中

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

來源:google 作者:緱華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周明 現代言情 蕭慕安

」昨日詭譎的端倪,到如今都有了解釋一切都已經變了這個欣嬪樂於討好成全,所以昨晚不管是酒還是羹湯,都沒有先下手為強的迷藥難為我本做好了侍寢的打算,這下反而因展開

《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章節試讀:

」昨日詭譎的端倪,到如今都有了解釋。
一切都已經變了。
這個欣嬪樂於討好成全,所以昨晚不管是酒還是羹湯,都沒有先下手為強的迷藥。
難為我本做好了侍寢的打算,這下反而因夕花的好心辦壞事,被蕭慕安嫌棄一般推遠了似的。
「你在想什麼?
這麼入神?」
稜鏡前坐着,先出現的是一隻骨節分明纖長的手,再然後那醇厚的聲音鑽入耳,那人狀若悠然地接過我的木梳,坐到了一邊把玩起來。
蕭慕安突然現身,還不動聲色遣退眾人。
我行禮站定,收回剛剛心裏對蕭慕安嫌棄我的論斷。
我問:「皇上怎麼會來?」
蕭慕安抬眸看我,反問:「怎麼每次過來,你都這麼狼狽,是故意的嗎?」
故意失態,故意不把他當一回事。
而此刻他看似故意刁難,但言語並無苛責,反而帶上孩子氣的彆扭。
「回皇上,這是……」我想如實回稟,話到嘴邊又換了別的說法,「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沾染了墨跡。
臣妾不才,但還是想為皇上作畫一幅,權當為昨晚的失禮賠罪,沒想到你會來。」
聞言,蕭慕安緊蹙的眉慢慢平順展開,連帶着俊朗的容顏也不那麼冷峻。
「朕還以為昨晚你是故意那樣……不願侍君。」
「……」這可憐的語氣。
「我還以為你生氣我把沈欣蘭也接進宮裡。」
蕭慕安一旦不再自稱朕,就會顯出脆弱不安的一面。
「臣妾不敢。」
我默默嘆息,為自己,也為蕭慕安。
我知道他一直是喜歡我的,熱忱真摯,到如今後位空懸也只是為我。
只是他做了我不能原諒的事,所以才造成了如今我倆心跡不清的局面。
因為我不能原諒,蕭慕安害死我們的摯友—監察御史楊周明這件事。
.我們三人打小相識,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彼時無憂長大,沒成想因一朝風雲變化,世間僅余兩人。
三年前不顧生父太傅阻攔,請命前往渠縣賑災的楊周明突遇山匪屠村。
山匪通敵異邦,引起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的楊周明突然承接蕭慕安十道密令以身犯險,馬背遙遙遠去的人最後被發現時已曝屍荒野,收回的屍體也因被狗狼啃咬而殘缺可怖。
事後我問蕭慕安,下的什麼令。
蕭慕安眼角猩紅,說楊周明只是做了臣下應盡的...

《血腥的廝殺彼時尚識武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