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連載中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來源:外網 作者:王嫵隱青淵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嫵隱青淵

我奶奶是名震江湖的草鬼婆,極為擅長養蛇蠱,方圓百里無人敢惹。大一暑假,奶奶把我騙回老家,繼承她的衣缽,從此萬蠱庇佑,我所向披靡。可直到當我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離奇死亡,我才發現,我已經陷入了一個恐怖的圈套……展開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章節試讀:

「啊!」我嚇得大聲尖叫了一聲:「爸,奶奶,快來救我,我床上有蛇!」

這蛇被我吵醒,對我吐出一根尖長鮮紅的蛇信子,嘴巴里發出那種恐怖的嘶嘶嘶的聲音!

我都快被嚇傻了,窩在被子里不敢動,生怕這大黑蛇會咬我!

我爸我奶奶聽到了我的聲音,趕緊的推門進來!

當他們看見一條這麼大的蛇盤在我身上的時候,我爸怕的臉都白了,倒是我奶奶,直接操起門腳邊的一根棍子,對着我身上的大黑蛇喊道:「黑蝦子,你咋大半夜的出來嚇唬人,還不快回去!」

這條蛇就叫黑蝦子?!我有點懵了。

我身上的蛇似乎聽得懂我奶奶的話,立起身子,轉過一個尖尖的腦袋,向著我奶奶看過去,但是並不理會我奶奶。

「反了你了!」我奶奶有點生氣,儘管她手裡拿着棍子,卻也不敢過來,像是十分忌憚我身上趴着的這條黑蛇。

現在我奶奶也沒辦法了,我慌得一下子就哭了。

而這條蛇見我哭的眼淚橫流,整個身子往下一俯,竟然一瞬間在我身上消失了!

這一時間,我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一條活生生的蛇,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

我慌忙的掀開被子,想尋找那條蛇哪去了!

可蛇沒看見,卻看見了我光禿的身子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斑駁吻痕!

我愣住了,我想起了剛才那個沒穿衣服的男人,難道我以為是幻覺的事情,竟然是真的嗎?!

我奶奶向我走了過來,往我身上一看,奇怪的問我說:「你跟黑蝦子睡過覺了?」

我心裏一緊,但嘴上倔道:「什麼嘛?我怎麼可能跟一條蛇睡覺?!」

我奶奶看了我一會,坐到我身邊,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不過也不怪你,黑蝦子已經入了你的身,以後你就要接奶奶的衣缽,自立門戶,以後就要給別人看蠱收蠱了。」

我有些丈二摸不着頭腦,一臉懵逼的看着我奶奶。

我奶奶見我不開竅,對我翻了個白眼:「你這孩子看着機靈咋腦子就這麼不靈光呢?黑蝦子是我養的蛇蠱,它現在不僅在你肚子里安了家,還跟你好上了,你以後必須要好好供養它,定時給他喂血和精氣,不然的話,死翹翹的就是你了!」

黑蝦子在我肚子里?

我驚得趕緊摸肚子,我手覆蓋下去的地方,果然有一個硬物拱了下身子。

這一瞬間我的世界觀都快炸裂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什麼玄門異術,放蠱害人的事情嗎?

而且一旦當蠱婆就意味着跟我奶奶一樣孤獨終老。

我連男朋友都沒談過,我不想一輩子當單身狗啊!

我嚇得眼淚吧啦吧啦的往下掉。

見我哭了,我奶奶摸了摸我的手:「孫女啊,雖然蠱婆名聲不好,你也別擔心,黑蝦子是經過數代草鬼婆傳下來的蛇蠱,已經有一定修為了,只要你把它養好了,以後可有享不盡的福。」

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養蠱這麼出名,還不是在這山疙瘩里窮苦了一輩子?

見我油鹽不進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終於生氣了:「小嫵你可別不知好歹,這黑蝦子性情十分兇殘,他要是不開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會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鬧得生不如死!」

我小時候也聽過不少我們這邊山寨里有蠱鬧人的事情,通常都是把人鬧的都是滿肚子蟲卵,把人慢慢的折磨死。

我頓時就嚇得連眼淚都不敢流了。

「這才對嘛!」

我奶奶滿意的對我笑了起來,一拍大腿,悠哉哉的從床邊起身,哼着小曲出去了。

在我奶奶走了之後,我爸這才敢向我探過身,問我說:「小嫵,你真被你奶奶下了蠱啊?!」

看到我爸這窩囊模樣就來氣。

就怪我爸,非要帶我來看我奶奶,我身上的黑蝦子,就是我奶奶故意下的。

搞不好當年我爺爺,還真的就是被我奶奶下蠱給害死的。

想到這,我又難過起來,總感覺下一個死的就是我。

當夜無眠,第二天一早,家裡就沒看見我奶奶的人了,她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收拾走了,像是出了遠門。

我爸找了一會我奶奶無果後,悻悻的帶我回家。

到家後,我媽聽說我中蠱了,立馬破口大罵,說我奶奶一定是把蠱放在我吃的那碗雞蛋面裡頭了,這死老太婆,連自己的親孫女都捨得下手。

說著又罵我,不是早就交代過了叫我別吃我奶奶給我吃的東西了嗎?

「是我爸逼我吃的。」我哭哭啼啼的回答我媽。

我媽是母老虎,聽我說這話後,氣的掄起巴掌就往我爸的臉上扇。

看着他們兩人打起來了,我進了房間,躺在床上。

這時,忽然一陣略微帶着嘶啞陰沉的男人聲音傳了過來。

「去把窗帘給拉上,我怕光。」

誰在跟我說話?

我驚得趕緊起身,往周圍看!

房間里除了我之外,一個人也沒有。

但當我看向窗外的時候,莫名覺得這陽光有些刺眼,於是就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裡一暗,有個東西從我身上滾了下來,還沒等我站穩腳,那東西整個身體就抵着我向著床上壓了下去!

我驚得還沒來得及發聲,我唇上立即被一片冰涼覆蓋,是昨晚的那個男人!

「怎麼又是你啊!」

我嚇得趕緊推開這人,驚恐的站在門邊,昨晚我都還沒找他算賬呢!

只不過今天這男人穿了件黑色的衣服,昏暗的房間里,我只能依稀的看見這男人的臉面很白皙,五官輪廓十分英氣秀美,有點像是古代的謙謙公子。

不過他此時被我推倒在床上,佝僂着腰,看起來有點弱不禁風。

「你奶奶應該把該說的都已經和你說了,既然你是我的主人,就要負責養我,你若是三日之內不放我出去吸食別人的精血,那我只能害你。」

有病吧!這人心眼咋這麼壞!

我雖心有不滿,但也知道這黑蝦子絕不是善類。

草鬼婆養蠱,一般都是先害自己身邊的人,於是我裝出一副哭喪的臉,對這男人說:「可是我朋友很少,沒人可以害啊?!」

男人聽罷,從床上起身,向著我走了過來。

此時我才發現他身形修長,我才到他胸口。

「不想害你身邊人也可以,你們城西六十公里外,在一個叫下馬鎮的一個診所里,有個男人渾身長滿了膿包,他是害了蠱,醫生治不好的,你要是不想死,就帶我去找他,把他身上蠱收來給我吃了,我就放過你。」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