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這個世子不靠譜
這個世子不靠譜 連載中

這個世子不靠譜

來源:google 作者:燕子樓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世離 殷雨晴 穿越重生

葉世離莫名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身懷極寒之脈,無法修行任何武學,然而他卻逆天改命,且看一個廢柴世子如何醉卧美人膝,最終問鼎天下展開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試讀:

葉世離當下示意瓶兒在外面等候,他徑直走進殿內。

大病初癒似的捂着嘴咳嗽了兩聲,葉世離躬身有氣無力道:「參見父王,兒臣……兒臣給父王請安了!」

「你這孽子!還有臉來請安?」

葉宗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指着郭恆幾人,怒聲說道:「看看你乾的好事!」

卧槽,不問我昏睡三天三夜醒來以後怎麼樣了,一上來就興師問罪?

看來這便宜老爹是動了真怒啊!

「父王,剛才你們所說的,我在殿外都聽見了……」

葉世離撓了撓頭,道:「那個……我說我是被誣陷的,你們信么?」

「世子殿下的意思是,小女為了誣陷你,不惜自毀名節?!」

林夕柔的父親林長清氣得渾身哆嗦,一臉悲憤道:「世子殿下,你這簡直是欺人太甚!」

「林家主稍安勿躁。」

葉世離的目光落在林夕柔身上。

只是一眼,就暗道一聲乖乖。

這女人果然是國色天香,哪怕此刻俏臉上梨花帶雨也掩蓋不了她的嬌柔嫵媚。

生的這麼好看,可惜是個心機婊。

葉世離似笑非笑道:「林小姐,你說我辱了你的清白,我怎麼不記得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向林夕柔眨了眨眼。

意思很簡單。

別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裡呢!

私自販鹽可是重罪,你林家擔得起么?

「你……」

林夕柔的臉上浮現出羞憤欲絕的神色,咬牙道:「好!既然世子殿下忘了,夕柔就幫你好好回憶一下。」

話音落下,只聽「撲通」一聲。

林夕柔跪在了在葉宗明面前,決絕道:「王爺,民女有罪!」

「民女私自販鹽被青州守軍扣押,聽聞那將軍之子乃是世子殿下的故交好友,這才私下請世子殿下出面斡旋。」

「哪知世子殿下以此為要挾,強行侮辱了我……」

這話一出口,葉世離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媽蛋,這妞真夠狠的!

按林夕柔的說法,販賣私鹽乃是重罪,兩人見面必然不會帶太多隨從。

葉世離平常荒淫無道,林夕柔又是人間絕色,見色起意不足為奇。

林夕柔不過就是個弱女子,如何能反抗?

這一手傷敵八百自損一千,若非不是真被辱了清白,林夕柔何必在自毀名聲之後又自揭重罪?

眼看林家主馬上跪下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葉世離也是服了。

要不是擁有這具身體前主人的記憶,此刻恐怕連他自己都信了。

什麼仇什麼怨?

為了算計我,你自己直接暴雷了?

甚至還不惜拉上你林家滿門?

至於么?

葉宗明冷哼一聲,並沒有立刻去追究林夕柔私自販鹽的重罪,而是把目光轉向葉世離,沉聲道:「孽子,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葉世離淡淡的笑了笑,不慌不忙道:「林小姐是否被真毀了清白,找個驗身婆來驗證一下不就知道了?」

對啊,口說無憑。

葉宗明心中一動,吩咐下人找了個經驗豐富的驗身婆過來。

看着林夕柔跟在驗身婆後面走進偏房,葉世離冷笑不已。

古代女子最重貞潔,尤其是大戶人家的女子,斷然不會輕易**。

只要能證明林夕柔未經人事,辱人清白的謊言便不攻自破。

大概半炷香後,驗身婆和林夕柔從偏房裡走了出來。

「啟稟王爺。」

驗身婆躬身說道:「老太婆已經驗過了,林小姐她……她確實已非完璧之身。」

納尼?

這下葉世離徹底傻眼了!

但即便形勢急轉直下,他還是注意到那郭景煥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震驚和屈辱。

「混賬!」

葉宗明將一枚茶盞狠狠的摔碎在地上,怒聲道:「孽子,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父王,兒臣當然有話要講。」

眼看局勢對自己不利,葉世離並沒有自亂陣腳。

他瞥了瞥神色似乎有些複雜的林夕柔,向自己的便宜老爹躬身道:「林小姐雖然元紅不再,但是這並不能證明破了她完璧之身的人就是我。」

「她畢竟和郭景煥有婚約在身,兩情相悅之下情難自持,說不定就會做出苟且之事——」

「世子殿下!」

葉世離的話還沒有說完,郭景煥不幹了。

「景煥讀聖賢書近二十載,一直潔身自好,即便和夕柔兩情相悅,也是發乎情止於禮。」

郭景煥陰沉着臉,說道:「世子殿下侮辱夕柔清白在先,質疑臣下品行在後,難道在你眼裡,我等為人臣子,就是任由欺辱的嗎?」

草,這狀元郎還真是生了一張伶牙俐齒。

葉世離微微皺眉。

今日之事,不管怎麼看都是他這位世子殿下仗勢欺人。

倘若葉宗明包庇,等事情傳揚出去,不說百姓不明所以會失了民心,文臣武將恐怕也會頗有微詞,以至於離州的朝政不穩。

葉世離略微思忖了一下,看向自己的便宜老爹,說道:「父王,可否借一步說話?」

葉宗明微微一愣,旋即點了點頭。

父子兩人來到偏殿,葉世離開口道:「父王,兒臣雖然一向頑劣,但是有些事情能做與否,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頑劣?豈止是頑劣?你荒淫無道的事情還少么?

自己的兒子是個什麼德行,葉宗明心裏最清楚不過了,他冷笑一聲,道:「這麼說來,你確實是被冤枉的了?」

「我敢發毒誓,真不是我乾的。」

葉世離說著便舉起三根手指做發誓狀。

葉宗明趕緊伸手攔下。

開玩笑,自己就這一根獨苗,萬一毒誓應驗了怎麼辦?

而且仔細回憶一下,葉世離雖然沒少闖禍,但哪次都是哭哭啼啼求他這個父王大發慈悲小懲大誡,卻從未如此賭咒盟誓過。

葉宗明責怪道:「好端端的,發什麼毒誓?」

見便宜老爹的口氣緩和了幾分,可見還是很在意自己這個寶貝兒子的,葉世離正色道:「父王,此事頗有蹊蹺。」

葉宗明眉毛一挑,道:「說說看?」

「表面上看,他們確實沒有誣陷我的理由。」

葉世離沉吟了片刻,說道:「畢竟我沒有兄弟,就算我被褫奪了世子之位,也沒有別人有機可乘,但是仔細想想,還是有人能從中獲得天大的好處。」

葉宗明略顯詫異的看着葉世離。

我這頑劣兒子一向荒淫無道,怎麼今天轉性子了?

葉宗明捏了捏下巴,道:「世離,你繼續說。」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目錄: